標籤: 黑科技制霸手冊

超棒的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第六百七十章 虛虛實實展示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这群混蛋!”
怒不可遏的谭斯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嘶吼着。
稍稍发泄了一番之后,冷静的谭斯又重新打开报告,上面赫然显示着最近神国方面的动向,其中着重表明了神国的重心正在向物质主宇宙内转移,大量的物质与人员纷纷自夹层空间中运出。
如果是在这之前,谭斯可能还会认为神国方面又有了什么新的动向与把戏,再不就是准备与帝国方面展开新一轮的冲突。
可现在,帝国方面才刚刚通过了战略中心转移,准备建造超大型船坞,所以仅仅从前线探子传来的信息来看,神国显然是与打着与帝国一样的想法。
特别是在谭斯的角度看来,那群神棍动员起来甚至要比帝国更加果决。
虽然还没有达到全面收缩与帝国的战线,可在资料显示出的物资却是要超过神国的数倍。
一座远超于谭斯对帝国方面规划的超大型船坞正在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兴建着。
“它们到底要做什么?”
在谭斯的心中,神国就是一个疯子的结合体,里面存在了各种偏执的信徒,如果说帝国方面当初选择作战的起始点是故土难离的话,那么神国方面就绝对是神权不容侵犯。
所以谭斯一直都认为,哪怕真的出现了另一方强大敌人,需要神国倾国作战的话,那么他们也绝对不会有丝毫后退的行为,因为那就是一群疯子。
但此刻,谭斯面前的报告却是在等同于告诉他,神国的那群疯子竟然也会思考,畏惧了,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相信的事情。
“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让他们领先!”
无论是处于帝国人的尊严,还是说作为整个迁移事件的发起者,已经做好了准备承当奠基人的角色,谭斯都不允许在这个事情上落后帝国。
更何况,
宇宙虽大,但宜居的星球终归还是少数,虽然帝国现在有能力对任何星球进行改造,甚至是建造,可这其中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与资源完全不对等。
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谭斯的想法就是以太阳系作为中心,开始向周边的恒星系进行辐射。
如此一来的话,不仅能够以最少的资源做到利益最大化,更是可以彼此守望作为阵线,将太阳系化作牢笼,将整个神国都囚禁于其中,而帝国就是这牢笼最坚实的守卫。
可若是神国也有向地外空间扩张的想法,那么这一切都将回归于原点,无论是出发点如何,两房都会对周边辐射的恒星系展开抢夺,这样一来的话,神国于帝国之间的竞争将会进入另一个阶段。
一个近乎永无止境的死循环之中。
“我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瞪着通红的双眼,谭斯立即选择联通了各个前线的将军。
不同于之前的全体会议,这一次谭斯是准备让这些人对神国施压,以求在进度上获得更多的时间。
与谭斯此刻所做的事情相差无几,神国这边也开启了属于他们的高层会议,并且相比于帝国的人多势众,神国这边的三巨头就显得有些清减许多了。
不过作为针锋相对了数万年之久的两个积怨老贼,彼此之间的探查自然是免不了,虽然渗透这东西无法明说,但其实在神国与帝国之间的确是存在着某种夹缝中生存的灰色第三方。
所以帝国那边既然能够得到神国的情报,那么没有理由神国这边就不可以。
“看来帝国这群异教徒也是抱着与我们同样的打算!”
大祭司的话语也是说出了其他二人的心声。
特别是贝尔,她作为这次迁移事件的主导者,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失败,但如果说是帝国方面也是如此打算的话,那么这个最不希望就要加上一条——不希望帝国成功。
“这群异教徒!根本就没有任何坚持与底线,恐怕他们并非是探查到了底层深渊的异状,只不过是在看我们开始之后,他们也就跟着做了。
甚至还很有可能,他们早就已经觉得无法抵抗我神国的力量,为此这次逃跑谋划了许久!”
恩,
如果是在之前,大祭司与大主教或许还会认同贝尔的这番话。
但今时不同往日。
无论是神国还是帝国,他们其实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甚至说不好听一点,几乎都是要成了丧家之犬,哪里又有什么坚持与底线。
见着两位同僚都没有说话,贝尔的表情更加不满了。
“你们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就这样坐视不理?让那群异端得偿所愿,我是绝对不同意!”
虽为女儿身,但无论是在神国与帝国,经历了数万年的发展后,早就没有什么男女之别了。
毕竟科技到了这一程度,始终被人类当做最重要的子嗣传承这个事情其实早就不用女人来完成,甚至都不用人类亲自完成,故此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界限早就已经消失。
特别是在神国之中,裁定司所代表的是神国无力,是神灵无坚不摧的长剑,而相比较而言,祭祀与主教则是相当于内务,所以最起码在神国这里,贝尔是占据了对外战争的绝对话语权。
“你们倒是给个说法啊!”
贝尔倒是没有独断专行,毕竟神国三巨头之间的关系还是非常稳固的,男主内女主外这个模式也是运行了上千年,哪怕贝尔是真心想要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但她也是需要听从另外两人的建议。
彼此对望了一言,最后还是大祭司缓缓开口道:“今次危机是我神国前所未有的困难,本意上我是不支持在这个敏感时期发动大规模的对外……”
这话很明显是在推脱,以至于贝尔直接打断道:“什么叫敏感时期!什么又不是敏感时期!与那群异端都打了多少年了,在我看来现在才是最终的关键,绝对不可以放任那些家伙就这般顺利进行。”
大祭司并没有因为贝尔的突然插嘴而表现出任何不满,反倒是一副苦口婆心的表情继续道:“贝尔,我尊重你的想法,所以也请你尊重我,让我说完,好不好?”
原本还怒不可遏的贝尔在听到了大祭司的这番话之后,竟然是难得的感受到了一阵清明,她也意识到了自己刚刚是多么激动。
“抱歉,大祭司,刚刚我是我着相了,还请您继续!”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这边是三巨头自神国成立以来,历经数万年不变的根本原因。
“好!那我就继续!在本意上,我其实并不支持在这个敏感时期对外开启大规模的战争,毕竟这会牵扯我们很大一部分的精力。
但是,亦如我们在夹层空间方面的竞争一样,这一次也同样是在竞争。
在来之前,我也对迁移计划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对于宜居星球的争夺。
我们与帝国的那群异端不一样,在行星环境上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所以这也就导致我们很可能会落后。
所以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拖延一下他们的进度,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这其实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只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掌握好其中的底线。”
话,
贝尔听明白了,但她还是无法彻底理解。
“那您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得是可以打,但不能打的太狠,甚至是不能真打?”
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的想法,所以贝尔也就无法理解大祭司话中的深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不过这也已经很好了,相比于之前的大司长,贝尔已经算是非常出色了,故此大祭司与大主教此刻的脸上都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贝尔你理解的还算是正确,的确是如你所说的这般,我们可以打,但不能够打的太狠,因为这样就会牵扯更多的事情出来。
至于是不是真的打,这个就需要你来决定了,不过我们两个还是建议你能够以骚扰为主,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掌握主动权,不然让那边反应过来的话,我们就很可能陷入被动!”
“原来是这样……”
虽然其中的过程可能有些不同,但这个主意的宗旨与贝尔的想法却是出奇的一致,两者皆是想要阻止帝国,超越帝国,故此贝尔也没有什么异议。
“这样就有些难办了!”
一直以来,神国对于帝国的战争都是全力而为,能够投入多少兵力就投多少兵力,只要不是重新开辟新战场的话,两者就始终都是出于拼死的状态。
但今天大祭司所提出的这个想法,就是相当于将一个铁血硬汉改造为一个特工,这其中所存在的专转型问题才是最困难的。
不过对此大祭司与大主教却是并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他们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出个大方向的主意还行,可在细节方面却是需要贝尔掌控才是最妥善的选择。
“你们……”
看了一眼相对无言且带着微笑的两个老家伙,贝尔真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好!就按照你们说的办!”
战争,
来的便是如此突然。
完全没有任何预兆,原本已经进入平流期的两个巨头竟是同时行动,分别在夹层空间打响了新一轮的遭遇战。
以帝国数个集团军为首,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对神国方面进行了新一轮的突袭,无论是烈度还是投入的数量都是近千年来前所未有的庞大。
而神国方面对此反应也非常迅速,在贝尔的号召下,大量神国信徒被投入战场,在应对帝国武力的同时,也是从另一方面环节了神国突然爆发的信仰危机。
这次战争无论是烈度还是涉及层面,亦或者是投入兵力而言,都是前所未有的庞大。
毕竟两方都是七级文明,还是经过了数万年发展只有的巨头文明。
不同于当初的星河贵族们,神国与帝国彼此辐射的范围及其庞大,再加上有着吴冬之前所开发的夹层空间纵深作为底蕴,它们两者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甚至都已经超过了当初的星河贵族们。
甚至于之前面对两方还能够抵抗一二的原住民们,在这一次战争的爆发之下,完全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只能够待在自己的空间内瑟瑟发抖。
并且这战争一打就是将近近百年的时间,其中帝国打空的六个集团军,神国方面的信徒损失也是以兆为单位。
可就这,
两方都并未拿出自己的家底。
毕竟从一开始,神国与帝国就仿佛是达成了共识一般,战争只是为了牵扯对方的精力,因为它们都了解,想要彻底阻止对方的迁移,除非是一鼓作气动用所有力量,彻底打一场灭国之战,不然这一切都只是预演罢了。
“终于成功了!”
帝国所属的超巨型船坞内部,谭斯望着整齐停在船坞中的那些载具,脸上露出了难以言表的兴奋。
近百年的煎熬,不仅要面对神国的不断施压,更是要承受越来越频繁以及剧烈的空间震荡。
终于在这一天,船坞的第一批载具已经建造完毕,此刻谭斯甚至有一种身为救世主的觉悟。
“这第一批的载具数量总为四千五,不仅能够容纳10兆以上的人口,其中还肩负着改造行星的强大功能。
这,
就是我帝国的未来!”
上百年的战争,帝国的人口不减反增,已经快要突破8000兆大关,其中有一部分是这百年来的自然人口,但其中的大头还是这些年各个夹层空间的归档。
以往,夹层空间的人口都是来自于所属行政长官与将军的统计,最后在一起合流整理出来,不过在这其中还是存在很多不实的情况。
所以在谭斯提出了迁移计划之后,这些行政长官们便开始抓紧统计各自麾下的帝国陈臣民,只因在当初六十四位最高长官的共同商议后决定,只有帝国的臣民才可以乘坐载具迁移,其他附属种族根据情况而定。
故此,曾经未曾重视过的统计又被众多行政长官列为了第一要务。
而今,
第一批载具已经彻底完成,虽说相对于8000这个数字而言,10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但载具这东西可是能够重复使用,且船坞还在不断生产中。
只要时间允许,别说是8000,就是这个数字再多十倍也没有问题。
“各位!”
船坞中的谭斯对着其他六十三人的虚影举杯道:“让我们来共同见证这历史性的时刻!”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就见船坞中的载具齐齐开动,在剧烈的空间波动下,纷纷驶出船坞。
没错,
巨型船坞所在的地点并非是物质主宇宙,而是帝国统治的一个夹层空间,至于物质主宇宙的那个,虽然也是巨型船坞,但那也只不过是用来迷惑神国的诱饵罢了。
望着四千五百艘载具齐齐开动,谭斯的嘴角甚至无法回落。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黑科技制霸手冊笔趣-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分享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它?
是的,
就是它?
从始至终,无论是张浩然还是吴冬,都没有将什么卜抱子这个所谓的什么当时第一真仙放在心上。
特别是对于张浩然而言,哪怕在这种吴冬意识沉浸的情况下他都没有将卜抱子当成对手。
只因唯一,也是一直以来被张浩然所警惕的也不是什么卜抱子,而是元央界的天地意志。
所以说有的时候不是事情变复杂了,只是人的理解有限,将其想简单了。
卜抱子,
就是这方天地的一条看门口,吴冬当初不会将其放在心上,今日的张浩然也不可能。
下方,
斜月三星洞的厮杀还在继续。
且相比于张浩然这边的轻松获胜,斜月三星洞的修士们显然已经陷入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该死!”
司徒杀生的法宝器具已经没有当初那种惶惶大,日,一出几百轮的璀璨辉煌,在厮杀之中或是损毁,或是与敌人同归于尽,倒是司徒杀生与其弟子已经是弹尽粮绝,此刻唯有龟缩在一个角落,靠着阵法师们的掩护才能够顽强坚持。
“挺不住了,要撤吗?”
白慈悲也失去了曾经的仙意盎然,浑身都是鲜血污渍,且最后他也没有成功清理门户,不是心有不忍,而是没有做到。
孽障的修为完全超出了白慈悲的预料,也不知道他们是谋划了多少年,虽修为上与白慈悲还相差了一个境界,但其身上的各种器物法具,再加上两人擅用合击之术,竟然与白慈悲斗了个不相上下。
且或许是还对他这个师叔,师祖保有一丝同情,这二人竟然只是与白慈悲缠而不决,打定主意将白慈悲锁住却又没有分生死的地步。
而这对于白慈悲来说却是无法接受的,不是说接受不了门下孽障与他斗了个旗鼓相当,实则是今日的这个情况不允许白慈悲困守一地。
所以就算白慈悲心里是千不甘,万不愿,他最后还是不得不放弃了与孽障们的纠缠,转而去帮助更多的斜月三星洞的底子对付修士大军。
此刻,
斜月三星洞已经是被杀的人丁凋零,最后还是以白慈悲这三位星主,还有十几名相同修为的长老护住门下底子,靠着阵法苟延残喘。
“败了!只怪我斜月三星洞崛起时日尚短,若是再多一些时日,山门底子再多一些,很可能结局就不会这般了!”
“怪只怪洞主行事太果断,也太隐秘,一点消息都未曾透露出来,若非如此吾等也不会这般被动!”
“闭嘴!都到了今日再说这些还有用吗?若是没有洞主,吾等可曾有机会享受这顶级山门的荣光,若是没有洞主,吾等也只能是蹉跎度日罢了!”
“说的没错!现在说什么都玩了,山门已破,吾等最后能做的就是只有坚守此地,让门下底子尽可能的逃脱,也算是为山门留下了一丝血脉。”
抱怨?悔恨?不甘?
在此刻这种情况下而言,这些情绪自当都是在所难免。
毕竟一个顶级山门崛起的快,还成为了修行界的第二大圣地之美名,但它崩塌的速度更快。
端是让世人瞧了一番什么叫做且看他铸高楼,且看他宴宾客,且看他……楼塌了。
这正是那些修士大军心中的想法。
亦如人类有一种将美好事物玷污的快感,这些修士大军们也非常享受这种将一个顶级山门,且在不久前还是元央界第二大圣地的斜月三星洞摧毁的快感。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線上看-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熱推
或许在几百,几千,甚至是万年之后,当有修士提起这曾经的修行界第二大圣地,他们也可以毫不避讳的说一句:嗨,不就是当初的斜月三星洞吗?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老子当初就在,还杀了好几个斜月三星洞的底子。
能够参与这等修行界万年不遇的大事件,本身就是一种值得吹捧的谈资。
以至于这些修士大军每每想到这里都会不由自主的产生某种享受的表情,当然他们现在更多的不是为了事后,而是在这次事件中他们会获得多少好处。
怎么说也是有名有姓的山门,其中的功法,资源,财富万万是少不了的,哪怕修士大军的人数众多,但一个顶级山门的底蕴若是分润到他们头上,最起码也要抵得上几十年苦修。
所以这群修士大军无论是散修,还是门派之人,皆是杀的毫不留情,毫不手软,特别是为首的那些红尘仙,于他们心中斜月三星洞已经犯了整个修行界的大忌。
几千,上万年都没有红尘仙陨落,却是在斜月三星洞这里一口气损失了整个元央界多半的红尘仙,这已经不是让他们感到震怒这么简单了,更多的还是惊恐,畏惧。
若这次不能够将斜月三星洞斩草除根,那么一旦这种秘法传了出去,对于红尘仙们而言就是最大的威胁。
什么真仙不死,红尘不灭,到时候就是个笑话。
所以红尘仙们也是对斜月三星洞杀戮最坚决的一个群体,也是在他们的带领下,修士大军们才能够将斜月三星洞的高阶修士一一斩杀,最后更是将斜月三星洞仅存的修士们都逼入了最后的阵法之中。
“尔等已经没有退路了!还不束手就擒,若待吾等攻破了这最后的阵法,尔等面对的就是刀山火海之刑,抽魂灭灵之苦!”
这是一位红尘仙,名云中君。
白慈悲清楚的记得,当初他是如何死皮赖脸,如同一个甩不掉的膏药一般也要留在斜月三星洞。
按理说云中君这般痴迷云纹的红尘仙理当如老王他们一样,在张浩然的计谋下异化,最后成为了养分灵韵。
可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般巧妙,云中君所在的门派于这等关键时期出了变故,使得他不得不回去主持大局。
且这一去便是五十多年,完美错开了研究平台红尘仙们的异化阶段。
后怕自然是有的,不过之后就是止不住的愤怒。
如果不是门派出了变故,如果不是这一去就五十多年,那么云中君今日很可能就难以站在这里耀武扬威。
且并不只是云中云一位红尘仙有这种想法,当初有志留在斜月三星洞,又因为这样那样原因没有异化的红尘仙皆是如此。
以至于云中君这些红尘仙们当初多么死皮赖脸的要留在斜月三星洞,此刻他们就有多么想要毁掉斜月三星洞。
“咳咳……”
面对着诸多红尘仙带领下的修士大军,身为丹师的秋高叶自知在劫难逃却也没有失了一个门派长辈的身份。
“生既饮一江水,死寂于吾山中,何等幸事,快哉,妙哉!”
生死之间大恐怖。
同样,
生死之间亦有大觉悟。
放眼望去,斜月三星洞这边能够坚持到现在的修士们,又岂有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并且他们重的不是自身地位,也并非是张浩然这个星主,而是斜月三星洞这个山门,是师长兄弟的爱戴。
这是一个门派的凝聚力,除非是那种烂到根系的山门,不然所有门派在这等强压之下都会反弹出众多可歌可泣之辈。
这与立场,与富贵,甚至于生死无关。
“说得好!”
平日里与秋高叶最不对付的司徒杀生此刻也是高声叫好,更是让身后那些小辈修士体会到了什么叫人固有一死,却有轻于鸿毛,重于泰山之别。
言情小說 黑科技制霸手冊 愛下-第六百四十八章 成王敗寇!鑒賞
不过这并不能够改变斜月三星洞的处境,只不过会是将原本注定到来的灭亡延迟一些罢了。
“冥顽不灵!”
秋高叶的话对于斜月三星洞的修士而言是一针强心剂,但对于修士大军而言,这边却是最看不得这等情况。
当即在红尘仙们的带领下,修士大军们就要对斜月三星洞的最后残余发起进攻。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蓦然传入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呦!还打着呢!”
声音清澈,却无比陌生,在场的所有修士都非常确定,这是话是出自一个陌生人之口,只不过这语气却是让人熟悉到颤动。
不会!
不应该!
不可能啊!
唰!
动作要比想法更快,特别是红尘仙们第一时间就将目光望向了天空,望向了之前那个他们记忆犹新的位置。
一无比陌生之人面带冷笑的伫立在高空之上。
相貌上虽然与元央界的生灵有着九成以上的相似,但在眉骨之间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
域外天魔!
这一刻,所有红尘仙的内心都出现了这四个字。
且更加让他们难以置信的想法也同时浮现。
为什么只有域外天魔?
真仙卜抱子呢?
难不成……
所有红尘仙们都认为这个想法非常荒谬。
毕竟那可是卜抱子啊!
是存世唯一真仙!
是镇压了元央界修士无数岁月的大能!
他怎么会!
他怎么可以!
虽想法纷杂,可事实却是在向红尘仙们还有修士大军说明,此刻高空就只有一个疑似域外天魔的家伙,那么结果也就是不言而喻了。
“卜、卜抱子真仙?”
事实虽以摆在眼前,可还是会有一些不信邪的修士抱着一丝妄想。
“切!”
高空之上的张浩然撇了撇嘴。
“还卜抱子呢?那老东西早就连渣都不剩了!”
咔嚓!
这一句话无异于惊雷想着在修士大军之中,特别是那些红尘仙们感受最为真切。
作为仅次于真仙的修士,这些红尘仙们可是真真切切感受过卜抱子所带来的强大,威压,那是难以升起抵抗之心,更是整个修行界的红尘仙所加在一起都难以力敌的强大。
可就是这般强大,这般难以抵抗的存在,此刻竟灭亡了?
“不可能!你在说谎,你在说谎!”
大喜大悲非凡人专利,特别是在这等时刻,红尘仙们的内心无比清楚,真仙卜抱子消亡,域外天魔胜出这个结果对于他们,对于整个修行界所代表的是什么。
故此还是有红尘仙昏了头,对着天空之上的张浩然发动了攻击,且这样的修士还并非一人。
但就是在这些共同出手的一瞬间,
嘭嘭嘭嘭……
有若众多鞭炮声齐齐炸裂一般的声音蓦然出现在修士大军之中。
只不过这炸裂的内核并非是烟花,而是一团团的血雾。
无视境界,无视修为,红尘仙也好,普通修士也罢,皆是在他们对着张浩然发动攻击的那一刻齐齐爆开。
浓重的血腥味甚至要比之前的双方厮杀更加剧烈,更让人作呕,感到畏惧。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某些心境低微的修士在这等剧烈的刺激下甚至已经有了失智的征兆。
这是信仰的崩塌,更是意志的崩溃。
真仙卜抱子就如同是一面旗帜,无数岁月以来始终屹立在众多修士的心中,无论是经历何种变迁,何等的风吹雨打,它一直都在。
可今天,
旗帜倒了。
这不仅代表着修士们的信仰与意志的崩塌,更是代表着自今日起,元央界,修行界的声音也会被改变。
呆如木鸡者,悲喜难控者,失魂落魄者,这些都有,但还有一种则是心志坚定,眼见事不可为便要明哲保身的家伙。
“咦?”
高空之中的张浩然在见到这一幕也非常感兴趣,不为其他,是因为他看到了熟人。
唰!
没有任何征兆,张浩然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再次露面的时候已然是到了斜月三星洞众修士所维持的最后大阵之内。
看着突然出现于阵中的这个貌似陌生,却给予无比熟悉感的域外天魔,哪怕是白慈悲三人的心中亦是百感交集,他们实在是不知以何等态度对待。
是洞主?
可他是域外天魔啊!
是域外天魔?
可它是洞主啊!
好在这种纠结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在秋高叶一句:“拜见洞主!”呼声中瞬间明了。
“拜见洞主!”
“拜见洞主!”
虽心中有诸多疑惑与不解,但斜月三星洞的修士们都知晓一点,那就是如果没有洞主的话,就没有他们今天。
域外天魔?
这个事情还不一定是非正确,所以洞主还是曾经的那个洞主。
坦然自若承受了众多门徒的参拜,张浩然随即便将手里提着的两个家伙仍在了白慈悲的面前。
“我记得这两个家伙!”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