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風雪雲中路

熱門玄幻小說 定河山 線上看-第五百零六章 別負了她相伴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也许在认清楚自己这个情郎真面目后,是真的伤的狠了。杨曼儿说这番话时候,神色与语气无比的凄厉。别说同为女人的段锦,便是黄琼也微微有些动容。只是几经犹豫,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对于这个女人,黄琼不知道该可怜,还是可恨。
他唯一做的,只是在被揭了老底,恼羞成怒的宋之唤,想要冲过堵住杨曼儿嘴的时候,用虽说表面上平静,但却冰冷的让人一听便不禁打寒战的语气,淡淡的道:“若是心中没有鬼,你心虚什么?让她说下去。说完了,本王自会给你一个结果。”
宋之唤此时快要疯了,而被他刺激的同样快要疯了的杨曼儿,对于想要再一次冲过来的宋之唤权当做没有看到。只是不管不顾的继续道:“怎么了,我只是说了几句实话罢了,这你就受不了了?你心高气傲,可你别做出那些下作的事情来啊。”
“宋之唤,我跟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什么荣华富贵。我只是以为遇到了一个,可以让我摆脱这种以色侍人生活的良人。这些日子里面,我一直都一心一意的对你。你说王爷给你的体己不够用,你将来为官需要多交一些朋友。需要请人吃饭、喝酒。”
“我便把到英王府那些日子里面,积攒下的体己都给了你。而我自己平日里面,连一些胭脂水粉都不舍得买。你说不会浆洗衣物,我怕人看到,只能每日里面半夜去你那。陪你上完床,你呼呼大睡,我却还要给你洗衣服。数九寒天的,因为担心被人发现影响到你。”
“给你浆洗衣物,我连点热水都不敢烧,就用冰冷刺骨的井水,两只手现在满是冻疮。你说你结交朋友,需要做几件华丽的衣物。我自己已经没钱,你让我去找赵姐借。赵姐那些月例钱,都是给她那个苦命儿子积攒的。又有那个人好意思去借?可为了你我硬着头皮去了。”
“却没有想到,你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也是我太傻了,原本早就该认清你的真面目,可惜却一直被蒙蔽了双眼。其实王爷从郑州回来,你一而再的鼓捣我,让我想法多找机会给王爷侍寝,好给你吹吹枕头风,以便你青云直上时,我就该认清你真面目。”
“可笑,我还自认为已经是你的人了,秉承着一女不侍二夫的心思,一心想着要为你守着。我现在真的是好悔那,恨我自己为何会被你的花言巧语迷惑,恨自己当初为何听不进忠言。更恨自己,刚刚还自不量力的想要在王爷面前,替你顶下这些罪名。”
杨曼儿的这番呵斥,宋之唤却是死不认账:“我什么时候去过你们的院子,什么时候勾引过你们?明明是你借着为我浆洗衣物的名义,主动勾引的我。是我意志不坚定,才会被你勾引,做出如此背叛王爷的事情。都是你,你这个贱人,毁了我后半辈子,现在还要污蔑我。”
就在宋之唤还要骂下去的时候,实在有些听不下去的黄琼,突然开口道:“够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宋之唤,当初你为父伸冤,本王以为你是一个有情有义,有担当的人。但现在,本王却不得不承认看错了人。原本本王想着,如果你有担当,本王非但不会难为你。”
“虽说不能在这英王府继续待下去了,但本王也会妥善给你一个安置。只是你今儿的表现,实在太让本王失望了。告诉你,杨曼儿的异常,本王自郑州返回,她找种种借口不想侍寝,甚至连这英王府的家宴都不愿意参加,本王就已经看出来了,她有了其他的想法。”
“本来,本王还想着好聚好散。只要你将此事承担下来,本王甚至还会成全你们。可你怎么做的?出了问题,不去想着承担,而是一味的推卸责任。杨曼儿身为一个女人,为了保你的命和功名,将所有的罪责都揽了下来。你却如此对她,你还有人性吗?”
“对一个女人尚且如此,若是让你做官,你又会如何对待你治下的子民?你这种人,让你去做官,那是在祸害这天下的百姓。看在京娘的面上,本王也不会太为难你。但你的功名,你也不要再想了。你走吧,本王这里断然不会再留你这种人。”
说罢,黄琼站起身来,看了一眼听完他这番话后,瘫软在地的宋之唤。没有在说话,只是派人直接将他连夜赶出了府。至于此时悔恨交加的杨曼儿,黄琼让段锦先派人送她回房。她是一个女人,即便要撵出去,这大晚上的也不适合。就算是送走,也要第二天再说。
但有一点,黄琼却是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这个女人也一样不能留在府中。至于今后她是另外嫁人,还是出家为尼,那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了。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黄琼回到了何瑶的屋子。看着已经困得坐在那里直打瞌睡,但却依旧坐在梳妆台前,等着自己的何瑶。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何瑶抱到了床上。将屋子内的丫鬟、婆子打发出去,亲手为已经抬不起头来的何瑶宽衣后,才搂着何瑶躺到了床上。而全靠勉强支撑,才等到黄琼回来的何瑶。原本想要问问黄琼处理结果,但实在耐不住疲惫。依偎在黄琼的怀中,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一夜,黄琼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搂着何瑶静静的睡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天亮,黄琼醒过来,却发现原本在一起同寝时,除非被自己折腾狠了之外,一贯都是起得比自己早的何瑶。却是还依旧的紧紧抓着自己一条胳膊,依偎在自己怀中睡得很沉。
若是今儿无事的话,黄琼真想什么都不做,就这么陪着佳人。但没有法子,作为主考官的自己,还要去礼部阅卷。尽管满心不情愿,黄琼也只能小心翼翼的抽出自己胳膊,准备下地穿衣。只是黄琼动作虽轻,却依旧将睡梦中,还紧紧搂着他胳膊的何瑶给惊醒。
睁开眼睛,见到天色已经放亮。急忙就要起身伺候黄琼穿衣的何瑶,却被黄琼又一把给按住了。轻轻的吻了吻尽管还睡眼朦胧,却依旧要固执起身的何瑶。黄琼又是心疼又是有些埋怨的道:“你现在有着身子,多睡一会便是多养足一分精神。离了你,我就不会穿衣了?”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五百零六章 別負了她熱推
听着爱郎关心的话,何瑶像是一只猫咪一样,懒洋洋的蹭蹭了黄琼的胳膊后,很是满足的道:“我是你的妻子,怎么可以起的比自己男人还晚?没事的,等你上朝去了,我再补眠就是了。放心,我的身子把过脉了挺好的。只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都有些贪睡。”
看着勉强睁着眼睛,还是坚决要起身的何瑶。黄琼将何瑶搂在怀中道:“既然知道我还是你丈夫,怎么不听夫言?做一个贤妻,首先要做的便是听丈夫话才是。听话,再睡一会。什么时候睡够了,什么时候再起便是。你现在不养足精神,到了生产的时候怎么生孩子?”
只是还没有等黄琼话说完,发现怀中的何瑶,依偎在自己怀中,已经又沉沉的睡了过去。无奈笑了笑,又将何瑶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轻轻的退出了屋子后。黄琼才对着外面候着的丫鬟、婆子,语气不善的吩咐道:“怎么搞的,是不是你们没有小心伺候,让夫人累到了?”
外面服侍何瑶的几个丫鬟,听到黄琼的话吓得连忙跪下。只是还没有等她们解释,从外面进到院子里面的段锦,却是摇头道:“你不要乱发脾气,与她们没有关系。我问过玉姐了,也找李大夫把过脉了。玉姐说,这是怀孕的正常现象。李大夫也说过,小瑶与孩子都很好。”
挥手示意几个丫鬟起来,退下去后,段锦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常言道女人产前产后,都是一道鬼门关,此话果然不假。十月怀胎,真的实在不易。小瑶,现在不仅整日瞌睡,便是腿脚都有些浮肿。虽说这是大部分孕妇都要经历的,可小瑶毕竟不能与那些十七八的女人比。”
“爷,你真的要好好珍惜小瑶。她这个年龄,又是以晚清她们师傅、师叔的身份。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留在你的身边,还要为你生儿育女,真的为你吃了太多的辛苦。如果不是她,我甚至都没有这个勇气。留在你身边我也许还有些有勇气,可生孩子我是真的没有那个勇气。”
“还是小瑶说的,全心全意对一个男人。只有肯为他生儿育女,才算是真正的喜欢他。给自己丈夫哪怕只生一个孩子,才算是做一个完整的女人,也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那怕是真的要鬼门关走上一遭,可也值得了。所以,我昨儿才鼓起勇气,也想着给你生儿育女。”
段锦这番话说完,黄琼爱怜的一把将这个女人搂在怀中,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后道:“锦姐,我知道,为了我,你与瑶姐都付出的太多。放心,这一辈子我绝对不会负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无论是你,还是瑶姐,还有含烟、晚清、杏儿她们几个,我都不会负你们的。”
“我这些日子还要去礼部阅卷,在殿试之前实在有些无暇分身,不能一直留在府中陪你们。瑶姐这里,你还要多费一些心思。一会等瑶姐醒了,你与她说一下昨儿的事情。至于那个杨曼儿那里,你们两个合计一下,也不要难为她,多给些一钱打发出府便是了。”
“我知道你们两个都是心善之人,若是实在不放心的话,就先给她找一个庵堂,让她暂且能安置下来。锦姐,你也不要怪我狠心,不容人。我昨儿不过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今后要认清人,不要在那么轻易的上当。这次咱们能帮着她识人,下次可就靠她自己了。”
“若是真的想要做什么,也就不会有昨晚那么一出了。直接将他们二人,一并都赶出去就是了。有些事情,只有痛彻心扉才真正的记得住。否则,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会被她认为挑拨离间。若不是看在她毕竟伺候了我大半年,也是一定缘分的份上,我又哪有那么多的闲工夫,去处理这种事情?”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定河山 愛下-第五百零二章 五十少進士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他们这些搜检的人,搜查的再仔细,也总不能将举子裤子扒下来检查,那样这些举子估计要当场造反。而黄琼也说话算话,对于这些主动交出来夹带的举子,只要交出来还是给予了放行,让他们可以接着考完这场科举。至于能不能中举,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有主动交出来的,当然也有抱着侥幸心理冥顽不灵,想要继续顽抗下去的。黄琼又一连枷号了一个头上带的文士巾,夹层中写满了小抄。一个衣襟下摆内衬之中写满了小抄,一个肚皮上写满了小抄的举子。这五个人在考试的时候,就在贡院之内连着被枷号了三日。
黄琼在考场之中除了大抓作弊之人外,也同样见到了参加会试的司马宏那位小公子。对于这位司马公子,看向自己时的火热目光。黄琼只是微微一点头,便转过头不在看向此人。见到英王没有理会自己,这位司马公子倒也识趣的未敢上前打招呼。
本朝科举之中,向来不试诗词歌赋,所以会试的重点是策论。而看着五个被自己枷号的家伙,黄琼直接改了第三科论述的题目,直接将其变更为科举作弊对国家取士的危害,而且要求有述、有辩,引经据典。对于黄琼的此举,两个副主考、一个提调脸都被吓青了。
按照定制,题目一旦出了,绝对不允许在有任何的变动。如果必须要变动,需要请旨方能动用备用考题。可今儿这位英王,不仅之前出的考题极为刁钻、生僻。现在更是居然连早已经密封好,上面还盖着玉玺的第三科考题看都不看,张嘴就直接出了一道新考题。
这是不是实在有些过于儿戏了?可黄琼是主考官,他决定是最终决定。几个副主考与提调,便是反对也没有用。而看着几个副主考铁青的脸色,黄琼却只是笑了笑,连一个解释也没有给这几个人。无奈之下的几个人,也只得硬着头皮陪着考下去。
而黄琼却没有理会他们心中想着什么,只是看着在自己出了新题之后,贡院之中或是在奋笔疾书,或是凝神思考的诸举子之中,有不少头发已经花白,身上衣衫还补丁连成片的举子,却是摇头不语。虽说科举也存在着很多的偶然性,可已经是这个时代最为公平的选拔方式了。
至少比以往的举孝廉、征辟制、察举制,或是九品中正制,对那些寒门子弟,已经是公平了许多。本朝科举,举子不用取得公荐,不重门第出身。只要有才华,哪怕只是一个要饭的,也可以一路考上来,相对于前唐更加的公平。但不是每一个人,都要抓住每次机会的。
本朝虽说对读书人厚待,几乎只要考中举子,基本上便由朝廷养起来。而且每次参加会试,不仅可以住在沿途驿站免费吃住,各地官府也都赠给足够往来的盘缠。但常年读书而不事生产的费用,对一些家庭来说依旧是巨大压力。毕竟官府给的钱粮,也仅仅足够勉强糊口罢了。
常年什么都不做,只是为了一心中举只读书。依旧可以让普通的家庭入不敷出,甚至是倾家荡产。其实在黄琼看来,科举这东西中举是必然性中,具备极大的偶然性。哪怕在死板教条的朝代,那些只会死读书,只会把文章做的锦绣如花。
但在具体事务分析与理解上,都缺乏灵活性的人,都是未必能够中举。真正中举的人,都还是有一定天分,或者说不是只会死读书的那些人。就好比几千年后,只会死记硬背的人,是很难考上名牌大学的。真正学霸,都是那些会读书的人,而不是只会读死书的人。
只可惜,大部分人还不明白这个道理。想起了考了多年,不仅考的倾家荡产,最终连自己命都搭进去的贾权父亲。在看看面前这些头发已经花白,身上衣襟补丁都连片了,还在拼命考的老举子,黄琼心中也无限的感慨。这是真有不肯服输的气质,还是想要做官想疯了?
都已经五十多岁知天命年纪的人,就算考中了又能怎么样?考中之后,再加上六部观政一年。外放去做县官,若是再有一个隐疾啥的,搞不好一任都未必能做完。这些人回去,开办一些私塾多教出来一些学生,多挣一些钱粮补贴家用不好吗?或是参加举人选官也可以。
干嘛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进士及第,真的就有那么好吗?想到这里黄琼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将心中某些想法压制住了。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自有科举以来进士科便是最难考的。本朝又将明经与进士科合并,更是加大了中举的难度。
若是再将年龄的上限向下调整,那么科举这条路也就更加难走了。会试共计要考三场,对考生是一个煎熬,对主考官也同样是一场煎熬。考生要吃喝拉撒在考场,主考官也一样要吃喝拉撒在考场。
考生出不去,主考官一样也出不去。等到三场都考完了,被折腾的疲惫不堪的考生可以回去休息。同样疲惫不堪的黄琼,与几个副主考、提调还要亲自监督,对试卷的弥封、眷录,待这一切都做好了之后最后还要阅卷。
不过在弥封、眷录完成之后,黄琼总算可以回府了。当换下朝服的黄琼返回英王府后,得到消息诸女,早早便等在了府门之外。自从在郑州跟了黄琼后,诸女还从来都没有与黄琼分开这么长时日。一个多月的时间,黄琼惦记着这些女人,这些女人又何尝不惦记这个男人?
见到诸女都在等着自己,一个个的眼圈都有些红了,黄琼也上前挨个的抱了抱、吻了吻。等来到一个多月不见,肚子几乎是又大了一圈的何瑶面前,也顾不得身边的一众丫鬟和仆人在场。实在有些克制不住思念的黄琼,一把将佳人抱起来深情了吻了上去。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定河山-第五百零二章 五十少進士推薦
一直将何瑶吻到有些上不来气,才松开家人的小嘴。不过,黄琼却没有将何瑶放下,一直抱回到客厅,才舍得将这个这段在宫中的时日,自己最惦记的女人放下来。而又看了看眼圈都有些发红,身材都有些消瘦,模样却是越发俊俏起来的诸女。
黄琼实在有些心疼的,又挨个的抱了抱之后。拍了拍死赖在自己怀中,不肯下来的林晚清的翘臀,才有些生气的道:“本王这段时日不在府里面,你们一个个的都没有好好吃饭?怎么都消瘦了这么多?难道,你们就不怕本王回来之后,看到你们这个样子生气?”
听着黄琼这番明着生气,实则心疼的话,年长的何瑶与段锦还好一些。可年轻一些的林晚清几女,撅着小嘴有些撒娇道:“还不是想爷想的?谁曾想爷这一走便是一月有余,一个月没有见到爷。爷回来也不说安慰一下我们,就知道冲我们发脾气。”
轻轻的拧了拧黏在自己身上,不肯下来佳人坚挺的俏鼻,黄琼哈哈一笑道:“爷就是心疼你们,才生气的。下次可不许这么作践自己,爷不在家更要好好的吃饭,养好了身子才能更好的伺候爷。否则若是真把你们饿瘦了,爷还不得心疼死?”
看着黄琼虽说表面很高兴,但骨子里面都透露着疲惫,何瑶连忙制止了几女继续撒娇下去,对着林晚清与朱杏儿道:“行了,就先别撒娇了。晚清、杏儿,你们两个先去伺候爷沐浴,让爷好好的放松一下。大萍、小萍,你们吩咐下去准备晚宴,今儿咱们全家吃一个团圆饭。”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第五百零二章 五十少進士推薦
听到何瑶的话,几个年轻女孩子不敢在造次。林晚清与朱杏儿去陪着黄琼沐浴,其余的几女也在何瑶的指挥之下忙碌了起来。在黄琼与诸女都离开之后,何瑶与段锦相对苦笑。黄琼平日里在府中的时候,倒也没有感觉出什么来。
但黄琼不在这段日子里,府中却是一点生气都没有了。大家的脸上,都没有了笑容。更为重要的是,黄琼不在府中这段日子里面,作为管家人的何瑶,才感觉到这个小男人真的是这府中的天。没有了黄琼,就真的好像是天塌了一样,做事都没有了准主意。
现在黄琼回府了,诸女脸上才有了笑容,她的心中也才多了一些底。看了看身边,虽说掩饰得很好。可眼梢一丝喜悦,仍然暴露了内心想法的段锦。何瑶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曾经如此高傲的蛇女剑,大理国云霄长公主,现在也变的与自己一样,成了一个地道的小女人。
对这个男人,也一样越来越依赖。想到这里,何瑶眉毛微微一皱,对着段锦道:“你不去陪陪他?这个时候,浴室里面想必也早就开始春宵了。看得出,他这段日子可是一直在熬着。晚清与杏儿两个人,肯定折腾不过他。你也过去吧,别搞得一会吃饭时候,又有两个缺席的。”
虽说心中想的很,可终究还是有些放不下面子。对于何瑶的好意,段锦是既没有回答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看着何瑶笑了笑道:“你怎么知道,他这段日子里面没有去找野食?这个宫里面可是美女如云,别说以他现在的地位,就算只是一个亲王。”
“那些宫女,也都巴不得能与他同床共枕呢。不管怎么说,做一个亲王侧妃,也比在宫中苦哈哈的熬着强不是?这些时日,他一直在宫中,身边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就他那个性子能熬得住?没准,过几日这府中又要多了几个姐妹。到时候,我看你还能这么大肚不。”
对于段锦的调侃,何瑶却是抿嘴微微一笑道:“自己的男人,你自己还不知道什么性子,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吗?就宫中那些黄毛丫头,能入得了他的眼睛才怪。他这个人,若是自己不喜欢的,打死都不会去碰的。你没有看到,他回来的时候看着咱们,那眼睛都在冒绿光吗?”
“还有,想去就去,你我姐妹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直说,又不是没有在一张床上伺候过他。晚清与杏儿,两个过去虽说按照辈分来说,应该是你的晚辈。可现在大家都成了姐妹了,你也就别那么讲究了。别说你了,就是我这个做师傅的,他性子上来了,不是也得由他吗?”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