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青島可樂

火熱都市小说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59 小酒鑒賞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萧寒身为火器研究工坊的缔造者,对于这些林林总总的程序早就熟络无比,毕竟这里面得有一大半出自于他手。
在房间里穿上特意为他准备的新衣服,戴上帽子,再汲上一双草鞋,最后一整理!
一个原本衣装华丽的少年俊彦,瞬间就变成了乡间地头上的傻小子,借着屋里备着用于灭火的水缸一照,似乎连平静的水面都被他的这股傻气吹的皱澜起来。
“呸!”
知道自己这辈子估计都成不了李世民那样:即使穿着粗布麻衣,也会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高贵感觉。萧寒很没公德心的朝缸里吐了口吐沫,悻悻然的走出房间。
推门而出,这时候,旁边的一间房子正好也有两人互相拥挤着走出,等看到萧寒,三人六目相对,皆是一脸的错愕。
萧寒不用说,模样本就不甚出众,再穿上这么一身衣服,活脱脱的乡下佬。
而另一边,与愣子挤在一起的小东生的削瘦,穿一件大号衣服跟披风一样,整个人都直打晃,活脱脱泼猴偷了袈裟。
至于愣子,也不知道这傻小子是怎么想的,自己多胖不知道?偏偏穿了一件小号衣服,跟紧身衣,夜行服一样!白花花的肚皮都露出好大一截!他不当猪八戒,都委屈了这副尊容。
三个人如今站在一起,好家伙,整一套西天取经的班底!就差来个唐僧带领他们启程取经了。
“哈哈哈……”
短暂的错愕过后,萧寒终于忍不住,指着俩人哈哈大笑起来,而向来知道他心意的小东很快也明白了过来,跟着一起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只留下摸不着头脑的愣子,以及大眼瞪小眼的任青,管事等人。
“侯爷?咱们去不去工坊……”
管事看着笑的跟发癔症一样的萧寒,眼皮子上下直跳,小心的上前问了一句,在得到确切的答案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在前面领路。
————
受限于这个时代的明火照明方式,这座建造在半山腰的工坊,依旧把实验室和工坊都放在了露天明面上。
对此,那个话痨管事很惋惜的摇头,告诉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容的萧寒:就在那座大殿佛像的后面,就有一个极为宽敞的天然洞窟,可惜里面没办法采光,太黑了,所以只能充当仓库使用。
当然,对于这一点,他告诉萧寒也没有用。
像是防爆灯那种高级货,还不是萧寒这个半吊子所能做出来的!
而要想采用油灯照明的话,那座佛像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白日飞升,给后世留下一个新的神话传说。
摸过了被匠人亲切称为铁姑娘的大铁柱子,萧寒在管事的引领下,挨个工坊的房间都转了一圈。
其实,在萧寒看来,这里的一切,跟三年前的西院没什么太大区别。
三年前,西院初创,一切都是最原始的状态。
过不因为有萧寒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作弊器,在过后的三年里,不管是研究器具,还是研究成果,都绝不是如今的这里所能比的!
今天在来这里之前,萧寒就听西院的人跟他吹嘘过:小李子当初定下每半年一次的成果汇总,西院从来都是第一!压的东院死死的,根本看不到一点翻身的希望。
就连主管东院这里的人,都因此引咎辞职了好几位,甚至到最后,主管一职,都成了无人敢接的烫手山芋!
对于这个现象,萧寒其实也是早有预料,甚至心中还有些小小的得意。
他不是圣人,也有着人类该有的七情六欲!
当初东院的突然建立。
与其说是为了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不如说是小李子的帝王心术在作祟。
在帝王的世界里,哪怕是与自己再亲密无间的兄弟,也不可将这么重要的帝国命脉交给他一个人统辖,所以东院才,应运而生。
只不过这座由帝王心术而出现的产物,明显干不过前知五百年,后知一千年的萧寒。
只是短短的三年时间过去,它的地位就已经尴尬到了极点。
像一开始那般,指望用它制约西院?
别逗了,只能生产加大号大菠萝的东院,连给西院提鞋都不配!
提供备用武器?
貌似新火卫自从装配成军,就没用过它制造出来的东西,不是不好用,是怕杀敌一千,自损两千……
撤销它?那么多知晓机密的匠人,管事怎么办?还能全杀了?
所以李世民在很早前就发现这一点后,为此头疼了好久,到最后,还是决定一并交给萧寒。
这样既能让工坊再延续下去,也可以为三年前,分立两院的馊主意划一个句号。
同时变相的告诉萧寒:看,我还是信任你的,看,这东西,不都全部给你管嘛!
当然,对于这里面的道道,萧寒也不想分的太清楚。
人生烦恼多半都是计较的太清楚,自既然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背叛小李子,所以还是糊涂一点好,糊涂是福,难得糊涂嘛……
围着各个工坊走了一圈,等走完最后一间,恰好也到了饭点。
山崖边上,几个膀大腰圆的匠人摇着辘轳,将一个硕大的竹笼从山下提了上来,竹笼里面,就是一份份用木质餐盘装的午饭。
在这处仿佛被刀切去一块的半山腰上竟然还有泉眼,这一点是萧寒没想到的。
亏他刚刚还在寻思那个三个和尚没水喝的著名电影,感情当初建寺院的时候,人家就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并且来了个一劳永逸,直接找到了一个泉眼!
借着清凉的山泉水洗净了手,萧寒甩着手上的水,晃悠到了发放午餐的地方。
火器工坊的餐饮向来不错,甚至比衙门里的公餐都强上几分,这一点,也是萧寒当初拍板定下的。
因为地处偏僻,干的活又隐秘,所以这里的匠人长年累月的不能跟家人团聚。
在这种情况下,换做任何一个人,心里都会有些情绪,所以每天的吃食,就显得尤为重要。
试想一下,要是把你关在一个地方,不准外出,不准见家人,每天都要干活,吃的还是猪食,怕是用不了多久,就会生无可恋了吧?
所以,火器工坊不仅每天吃三顿饭,这三顿饭还做的很考究。
不说每顿都大鱼大肉,却也差不了多少,甚至中午和晚上,还各有二两小酒做调剂。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線上看-1358 換衣服的規矩推薦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你们…你们竟然把佛祖的家给拆了?”
萧寒有些呆滞的把目光从那座宫殿式建筑收回来,然后又突然发现在前面的一片空旷中,还有着几处依稀可见的建筑残骸凸起在平台上。
看这样子,那些残骸毫无疑问,就是原先的寺庙的院墙和前殿!也不知道这些建筑是早就坍塌了,还是被眼前这些家伙给强拆了!
“回侯爷话。”
看到萧寒牙疼般抽着冷气,身侧一个约摸五六十岁左右的管事走上前来,恭敬的拱手回答道:”这儿原先确实是一处隐匿在山中的寺庙,不过在前朝的时候就已经毁于战火混乱,我们当初在接到命令,寻找作坊地址的时候,意外发现这里地处隐蔽,且山上只有一条路可供进出,易于监管,所以就选择了这里。”
“原先就是废弃的?”萧寒听到这个答案,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敬鬼神而远之!
在这世上有些东西你可以不信,但是最好也不要去随意诋毁!
比如这座寺庙,人家要是好好的立在这里,你们一群人土匪一样占了人家的地方,赶了人家的信徒,再拆了人家的家,最后把这里做成研制杀人武器的地方。
天知道会不会触怒冥冥之中的神秘,从而降下奇祸?
“不是我们毁的就好,冤有头债有主,佛祖神仙应该是讲道理的!”
低声嘀咕了一句,萧寒正想要问问是谁毁了这里,突然间想到管事刚刚说的话:“等等,一样条路进出?就刚刚我走的那条路?”
“是的!这样不管是谁想上山,都逃不过守卫的眼睛!完全符合作坊安全的条件。”
管事闻言笑着拱拱手回答,神情极为得意!根本没发现萧寒那古怪的眼神。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線上看-1358 換衣服的規矩展示
“那个,我问一下,就那么一条路,还那么难走,你们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怎么解决?”
看着这个被他划归到“二百五”里面的管事,萧寒嘴角抽搐了几下,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因为他刚刚想:就现在看来,这座山上最少有一两百个人,别说其他,光要供应这么多人的饮食,每天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这家伙可千万别告诉自己:这里人每天都到点去山下吃饭!那样的话,好家伙,一天三顿饭,来回六趟山路,别的活就不用干了,光溜腿了。
“回侯爷话!”
面对着萧寒怪异的眼神,那管事却越发的得意,他伸手一指远处平台边上,笑着扶须答道:“山上不得开火,所以饮食都是从山下做好,用绳索拉到山上的,喏,就在那里,有个辘轳,当然人也可以从那里上下,要是侯爷觉得上山下山太累,不妨试试乘坐那个,很快的!”
“哦?绳索?”萧寒随着管事的指点看去,果然在平台边上看到一架很大的辘轳,侧面把手还配着棘轮,一条粗如手臂的绳索缠绕在上面,另一头垂下山崖,随着山风不断摇曳。
“呃,还是算了,走山路就挺好!”看着在空中抖动的绳索,萧寒的脸有些黑。
在经历过纤绳被人动了手脚呃事情后,他这辈子可算是长了记性,在铁丝绳出来前,绝不轻易信任这时候的绳子!
上次纤绳断了是他命大,死里逃生!
要是在这里再来一次?
想想在山路中途看到的云雾,萧寒觉的自己就算是天选之子,掉下去也得回归到主的身边……
“侯爷您放心,这个绝对安全,小老儿腿脚不灵活,经常坐这东西上下,绝对没有问题!沿途还可以看看山景,绝对是美不胜收!”
管事不知萧寒对绳索生出了恐惧症,还在极力鼓吹着“人工电梯”的好处!,殊不知萧寒在心里已经把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你丫的都五六十岁了,就算是死了也够本了!可小爷才二十来岁,未来大好的生活在等着我!
平日里小爷走路都不沿着屋檐下走,生怕掉下片瓦砸头上,你却让我去坐那连个保险都没有的玩意?
“您看,这个辘轳上有棘轮,就算是上面的人失手,也不会滑落,安全方面……”
“好吧,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说,我们先看看工坊?”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58 換衣服的規矩相伴
萧寒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管事的殷勤劝导,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训斥他,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所以最后忍无可忍,只能把公事搬出来封住他的嘴。
这一招果然有效,那个管事见萧寒要先忙公事,虽然有些遗憾,却也只能悻悻的闭嘴,不再推销他的“伟大创举”,专而领萧寒一行人去到一侧专门用作换衣的木屋,准备更换衣服。
自当初李世民分立后,秦岭东面和秦岭西面的两个火器研究工坊虽然在研究方向,以及研究成果上天差地别,但是在有关安全的条例来说,却是完全一样的!
不管哪个工坊发现对安全有利的方法,必须无偿提供给另外一个工坊使用,绝对不准藏私!
眼前的这一条:想进火器工坊,必须在外面脱下衣服,换上葛布麻衣,带专用帽子,同时身上不准携带任何金属,火源,甚至配饰,就连固定头发的发簪也不准带!就是两院一模一样。
当然,这不是刻意难为人,而是明明白白写在条例里,作为任何一个进工坊的人,所必须遵守的铁规!
换句话说,就算是皇帝要来,也必须遵守!
一开始,还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穿自己衣服进去能怎么样,还怕弄脏了衣服?
结果,那些被特意安排在附近的守卫在听到他们的抱怨后,也不与他们废话,直接揪着人去看了一个实验!
一个丝绸与毛发摩擦,打起火花的实验。
当那些人看到摩擦生出的火花出现在空中时,所有的异议就全部都消失了!
等再看到那摩擦生出的火花,直接点燃了火`药,将无比坚实的山石都炸出一个窟窿后!这些人恨不得连自己的兜裆裤都一并给换了!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58 換衣服的規矩閲讀
换个衣服,能费多大事?哪有小命重要?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44 還是醉了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萧寒来的时候是坐老刘的马车来的,走的时间,却是顺了柴绍的马,没办法,总不能让李世民前面骑马,而自己坐车吧?
就这样,与一身便装的李世民一前一后骑马在长安街走过。
看着周围繁华的街市,萧寒就算明知里面肯定已经暗藏了无数侍卫,但是心里依旧在不停的打鼓。
要知道,历史已经被自己这只大扑棱蛾子成功的扇成了一片糟糕。万一街头再蹦出个荆轲之类的人物,自己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不过幸好,这一路过来,直到前面的李世民勒住马,想象中的危险也没有出现。
“呼……咦?不是回宫么?怎么…来这里了?”
暗地里松了一口气,萧寒刚跟着勒住马缰,突然间就愣住了!因为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皇宫,而是以前的秦王府。
“走,进去吧!”李世民很明显听到了萧寒的嘀咕,不过他也并没有回答,而是笑了笑,一纵身从马上跳了下来。
“哦,好!”萧寒见状,虽然心里泛着嘀咕,也只好跟着下马,把缰绳交给早已经恭候在旁边的仆人,跟李世民一同走进了这座曾经的秦王府。
迈过熟悉的门坎,虽然已经有三年多没踏入过这个宅子,但是现在萧寒眼前的一切,似乎跟三年前没有任何区别。
“这里我也有很久没来了,是不是有种故地重游的感觉?”身边,传来李世民感慨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俩人已经由一前一后,变成了并肩前行的模样。
萧寒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刚想缓缓步子,使自己稍落后半步,没想到李世民却伸手揽住他的肩膀,亲密的一如过往。
记得那个时候,李世民还是秦王,萧寒也还是一个半大的小子。
两人间从天下大事,说到地方美食,从行军打仗,说到捉鱼摸虾,绝对堪称无话不谈!
“别跟我见外。”
李世民感觉出萧寒的身子有些僵硬,不禁对他苦涩一笑,不知怎么,萧寒在这笑容里,竟看出一丝深深地疲惫!
“你刚刚也看到了,以前的那些兄弟朋友,现在只把我当成一个皇帝,而不是以前的兄弟朋友!我只是稍露不快,他们就噤若寒蝉,我不想你也变得跟他们一样,那样我就彻底变成一个孤家寡人了。”
看着目光中带着疲惫的李世民,再听到他说的这席话,萧寒心中一颤,原本僵硬的身子迅速软了下来。
他在过去一直以为李世民就该是一个圣斗士!
因为他的一生都在与天斗,与地斗,与敌人斗,也与他自己的亲人大臣斗!
但是他却从没想过:人始终不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就算他再坚强,也有疲惫的时候!也有需要朋友安慰的时候!
垂下的手臂慢慢抬起,直到也同样揽住李世民的肩膀,萧寒这才坚定的说道:“我们是朋友,一直都是!永远都是!”
原本,他在回长安之前,就已经无数次告诫过自己:现在的李世民是皇帝!不再是以前的小李子,更不能再和以前一样随意!
但是直到此时,他才豁然发现:原来,这些年里,改变的,只是一个人的身份,而不是他的本质!
他,依旧是自己的朋友兄弟,这一点,从不曾变过!
“好,今天带你来这里,就是打算抛开一切,痛痛快快的醉上一场!”
事实证明,人都是感性的动物!尤其是在特殊的环境,特殊的气氛下,这种感性,更是很容易就会化为了酒兴,李世民哈哈大笑的拉着萧寒在一颗树下席地而坐做,又从树后变戏法一样,摸出了几小坛酒。
“来,这一杯,我敬你!敬你用陶朱之道,解社稷之危!要不是你的那些钱,前线的军队就要饿着肚子打仗,后面的关中蝗灾,无数百姓也要流离失所!”
“这一杯,敬你不顾安危,驱除海寇!知道吗?当初我听到你自己跑出城应战,我在长安是又气又急,足几天都没睡着觉!你说你,连你家的驴子都打不过,也敢随便上战场!”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起點-1344 還是醉了推薦
“这一杯,敬你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运粮到京师……”
“这一杯敬……敬……管他娘的敬什么!喝!”
很快,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李世民和萧寒坐在抽满嫩叶的树下,身边已经空了好几个酒坛子。
一笔功劳一杯酒!
李世民很快就已经喝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而萧寒也是难得的没有偷奸耍滑,把所有的酒一滴不剩的灌到了肚子里!这种时候如果再偷酒,那才是对友情最大的侮辱!
“酒?酒呢?”
摇摇晃晃的抓起最后一个酒坛子放在耳边晃了晃,听着里面空空如也的声音,李世民惺忪着眼睛朝一旁伺候的人大吼。
“陛下,您醉了,可不能再喝了!”一旁,肃手而立的小海公公苦着脸上前,对着站都站不稳的李世民连连作揖拱手。
话说自从成为李世民的贴身太监后,他就从没见过皇帝什么时候喝过这么多酒!以前那次酒会,他不是浅尝即止?哪有如今天这般,鲸吞牛饮!
“胡说,我没醉!”
李世民彻底的醉了,他大着舌头,涨红着脸庞看向也有了七八分醉意的萧寒:“老弟,你跟他说,我没醉!”
萧寒这时也是喝的有些晕头转向,不过骨子子里还有最后的一丝清明。
“二哥!”
晃悠悠的抓住李世民,萧寒接连喘了几口粗气,这才说道:“今天不能喝了,再喝就真的醉了!”
还别说,小李子有一个很好的优点,那就是听人劝!
哪怕是现在已经醉了!见萧寒也不让他再喝下去,李世民也没再继续坚持要酒,但这一点,就比那些酒蒙子不知好上多少倍!
“不喝…就不喝了!今天还有正事要办,走!我这就带你去老六那个兔崽子家里,亲自打断他一条腿给你赔罪!哼哼,当初接到信报的时候,我就猜这事是他做的!没想到今天还不打自招了!这次一定要打断他一条腿,让他长长记性!”

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21 夫妻夜話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夜色渐渐降临,与众大臣又在出兵细节上商议了足足一天的李世民,终于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立政殿。
立政殿是长孙皇后的寝宫。
虽然李世民有三宫六院佳丽无数,但是每当他感到心力憔悴的时候,总是会不知不觉会来到这里。
似乎在他的潜意识里,只有这儿,才能让他感到一丝心灵上的宁静。
“二郎来了?”
听到外面的声音,长孙款步从内间走出,迎面看到李世民疲惫的模样,她心里不由微微一疼,赶忙上前扶李世民到一旁的软塌躺下,又吩咐贴身侍女去里间,取她亲手熬制的粥过来。
“观音婢,不用这么麻烦,我没有什么胃口。”李世民半躺在软塌上,微闭着的眼睛,含糊说道。
长孙轻皱了皱眉,小步转到李世民的身后坐下,一边轻轻为其揉着太阳穴,一边低声在他耳边说道:“没有胃口也要吃一点,我听内侍说你今天一天,都没吃过东西了,这样身体怎么能受的了?”
李世民长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却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享受这一片难得的宁静。
大殿里逐渐安静了下来,直到一会过后,长孙的贴身侍女才端着一盏精致的八瓣莲花小碗,从内间走了出来。
“皇后,粥……”
轻轻把粥碗端到长孙身边,侍女刚要开口说话,却被长孙以眼神拦住。
“嘘,陛下太过于劳累,已经睡着了,你把粥再端回去热一下。”
“喏~”
侍女偷偷看了眼已经闭目熟睡的皇帝,端着粥碗倒退着离去,将这座宫殿,让给眼前这对天底下最尊贵的人。
李世民有头疼的毛病,一旦发作,很难入睡!这一点,在与他亲近的几个人里都知道。
萧寒当初为此,还特意邀请孙思邈为其诊治过,结果孙思邈的诊治结果是“风疾”,药石难医,只能以针灸,配合食补缓解。
这个连老孙都难倒的“风疾”是个什么东西,萧寒不知道。
但是他却知道这个病,曾经也有一个很出名的人得过!
而那个人,叫做曹操!至于当初为曹操治病的那人,则叫做华佗!
你看看,这事就这么巧,萧寒的师傅也姓华,据说还是华佗的后代!
所以萧寒当即就兴冲冲的跑回去问师傅,想知道他祖上有没有留下治疗风疾的药方。
结果不大好。
本来在家里拿着药杵捣药的华老头一听“风疾”二字,脸色当即大变!
再听是为李世民治病,那张老脸就差没阴的滴出水来!
可恨当初萧寒还不自知,一个劲的追在华老头屁股后面问能不能治。
所以,当李世民第二天再看到萧寒的时候,他连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了。
哎,都说医者父母心,这他奶奶的一定是后妈!
那么结实的药杵朝腿就砸了过来,要不是萧寒反应快,腿断几乎是一定的!
不过,这也实在怨不得别人,谁叫他光想着华佗治过这病,没想过华佗就是治这病时死的呢。
如此这般,经过上一代神医,和这一代药神的隔空会诊。
李世民的“风疾”,最终还是没有想出办法来根治。
不过李世民与曹操不同的是,他对以利斧劈开脑袋,取出风涎的方法颇为意动,为此还特意问过萧寒可不可行。
当时的萧寒刚刚挨过华老头揍,再一听李世民这个异想天开的法子,眼珠子都差点没翻出来。
二话不说,直接把李世民领到了御膳房,让厨子劈几头牲畜给他看看开颅的下场。
可惜,头一次见到皇帝的厨子当时吓得腿都哆嗦了,菜刀拿都拿不稳!
到最后,还是李世民亲自动的刀,下的手,至于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不管是圈养的猪羊牛鹿,一刀下去,就算没当场死亡,那脑壳下白白花花的一片,也让人看的头晕目眩。
在那上面,别说要割掉其中一块,就只是用木棍轻轻一搅,牲畜也是立刻倒毙,绝无例外。
见到这个结果,李世民总算是长叹一声:“原来,曹操杀华佗,还真不能算是枉杀!要是真依华佗的治法,那死的,可就是这位奸雄了。”
看李世民去了这个危险的想法,萧寒也总算松了口气,他是真怕这家伙那天疼的走火入魔,非要人砍开他的脑壳,那估计就是历史上最大的医患纠纷,且没有之一!
渐渐的,一轮月亮,爬上了夜空中间。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txt-1321 夫妻夜話鑒賞
外面一阵风呼啸而过,睡榻上的李世民眼皮也跟着动了动。
“二郎,您醒了?”
还未来得及完全从睡梦中醒来,一个温柔的声音就从李世民耳边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诱人的甜香。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慢慢的睁开眼睛,李世民从睡榻上坐起,看了一眼窗户,那里已经是漆黑一片!
“快子时了。”身旁的长孙一边轻声回答,一边取了一块湿毛巾,拧干水分,将其敷在李世民额头上。
感觉到清凉的毛巾贴在脑袋上,刹那间李世民只感觉浑身轻爽,就连原本头疼欲裂的感觉,也突然消失不见了。
“现在好些了吧?想不想吃点东西?”长孙贴心的问道。
“也好!”
李世民欣然点点头,经过长孙这么一说,他方才感觉肚子里已经是空空如也。
优美都市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321 夫妻夜話
一碗冒着热气的银耳莲子粥很快就端了上来,也不知道这锅粥熬了多久,里面的白米已经熬成了米花,一口下去,软糯香甜。
端着碗,大口的喝了几勺粥,李世民突然想起什么一般,抬头对长孙问道:“对了,萧寒押送米粮到哪里了?”
长孙仿佛早就知道李世民会问这个,微笑着答道:“按照日程,明日就该到达洛阳了。”
“洛阳?”李世民的眉头舒展了一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那就是很快就要到长安了!这小子一走就是足足一年,现在总算舍得回来了。”
长孙看出李世民心情大好,也跟着打趣道:“你呀,当初他可是奉你的命令前往江南做事的,怎么现在又变成了他赖在那里不走了?”
李世民几口把粥喝光,起身走到门口往洛阳的方向看去:“哎,你难道没看出来,他一直都不喜欢长安,所以才会找借口,好跑的远远的?”

ebrhp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大唐騰飛之路》-1294 着火閲讀-p7y83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傾城之半城煙沙 紅塵滄陌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殘魂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网游之一刀夺命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情人不退货(索情黑道总裁) 顾盼琼依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公主的复仇之恋 梦小洁
奇俠系統 蕭胡
女王太嚣张
假戲真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第三次機遇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仙籍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