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重生的楊桃

熱門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82章 聰明人選擇合作看書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留里克坐镇他的临时旗舰墨丘利号,相比于阿芙罗拉那样的大船,现在的坐舰的确是小了点。
她小可是小,战斗力实在是可以轻松歼灭眼前的那一票独木舟。再看自己的麾下的“维京大军”,两军一旦打起来,罗斯军可不就是杀鸡用牛刀。
“仁慈吗?”耶夫洛又一次站在留里克身边。
留里克瞥了他一眼,“你眼神闪烁,你担心我军会全歼他们。”
“以我军的能力,胜利不过是唾手可得。刚刚的小规模战斗我军完胜,但是……”
“怎么?”留里克又问。
“我还是希望……”
“好吧。”留里克长出一口气,“至少那些投降者,我们可以饶其性命。如果苏欧米人最终投降我们,我倒是可以许诺他们一个和平。不过,贡品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样……这样最好。”
留里克又摇摇头:“也许你不适合这场战斗,暂且回避吧。”
“不必。”耶夫洛狠了狠心,“就像是两位决斗的战士,只要站在这里就必须分出胜负。战斗吧,我只是希望战斗不会太残酷。”
留里克耸耸肩没有多言,他定了定神就在组织人手,准备向全体铺开的船只发号施令。
如何发布进攻命令,手段就是“旗语”。
罗斯人这里并没有明确的旗语制度,留里克只是安排一个人站在船艏,他将拼命挥舞这杆挂着“罗斯桨旗”的旗帜,所谓向所有看到的船只,发布前进命令。
可是这样的手段是否高效呢?
现实告诉罗斯大军的统帅,指挥陆路部队鏖战,可以通过掌旗官和跑腿的传令兵对各个百人队传令。之前的海战,因为参战船只吨位较大然数量不多,调度也是让人员挥舞旗子,大部分时间让人员互相呐喊,也基本完成调度。
是应该设定一套效率又信息传递精准的海上通信手段。
留里克这边有些磨蹭地指挥数量庞大的长船队伍,基于通信条件,他决定不耍什么计谋,就令大军直接不分主次冲上去,接着便是湖泊上的乱杀。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叶扁舟竟脱离敌人的大部队,径直向自己冲来。
“那是怎么回事?”留里克侧目望之。
“大人,也许是他们畏惧我军军威,派遣使者请求停战。再不济也是谈判。”耶夫洛说话有些激动,完全因为他内心里并不希望这场不合时宜的战争。
留里克点点头,“谈判,好啊。就怕兄弟们不能压制住情绪。耶夫洛,你快带着兄弟举着我的旗帜冲上去,你呼吁其他人不要出战……”
“然后就把使者带回来?”
“正是。你告诉使者,我是讲道理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遵命!”
耶夫洛旋即带着十多人跳上一条长船,他亲自举着白底蓝纹的“罗斯桨旗”,从列着长蛇阵的罗斯船队中脱颖而出。
在看苏欧米军这边。
乌科仍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随着距离瓦良格大军越来越近,他的紧张也在加剧。前方一艘危险的长船踏浪而来,莫非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图?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
耶夫洛令划桨的兄弟们逐渐降速,又令大家保持应有的戒备。就算对方是自己的苏欧米同族,不过各事其主,他生怕遭到对方暗算。
长船故意与独木舟隔上一点距离,耶夫洛扛着旗子奋力大吼,汇报自己的身份也在询问对方来意。
现在,轮的乌科大吃一惊了。
“怎么回事,瓦良格人里还有我们的人。难道有兄弟们投奔了他们做了佣兵?”乌科越想越觉得这就是事实。
事情远比他想的更好,瓦良格人的首领决意接见苏欧米使者还许诺完全保障安全。
事已至此任何的犹豫都可能让瓦良格人觉得自己拒绝和谈。不错,乌科这番就是来求得停战和谈的。
这位苏欧米首领便站在独木舟上,张开双臂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战斗之意。
耶夫洛便又命令这条独木舟紧跟自己,方能平稳地通过戒备森严的瓦良格船队。
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划桨的苏欧米人继续昏阙过去,他们仍能划船仅仅是肌肉的本能。
此生如此近距离的去看瓦良格人,他们居然如此捂得充沛!
那些远方来的战士,他们几乎都有着金发,一个又一个戴着剧烈反光的贴盔,头盔延伸的面罩还遮住了半张脸。
他们很多人穿着珍贵的锁子甲,不过最令乌科震惊的还在于瓦良格人竟然都有着统一的装束。
“是白色的瓦良格人,和别的瓦良格有所不用……”
他心里泛着嘀咕,只好勾着头不敢与这些人对视。
终于,独木舟漂到了螺旋桨缓速前进的墨丘利号身边。
这一幕更令人奇异,大船已经收帆,亦无伸出的大桨,船只竟仍在移动。
终究是绳梯抛下,乘坐长船的耶夫洛屹立船上:“苏欧米的首领,你登船吧。你有足够的身份觐见我的主人,放心,我的主人基本听得懂苏欧米的语言。”
“好吧。”
真是怪异连连啊,他们是罗斯人,罗斯人也是瓦良格人的一部分吗?瓦良格首领居然懂得苏欧米语,这是何等奇妙。
乌科和他的几名随从全都登上大船,又见一群披着锁子甲的彪形大汉构成了一堵人墙。恐惧感侵蚀着头脑,乌科连退三步,其随从吓得几乎要条船逃命。
当是时,人墙让开一个缺口。
少年的留里克掐着腰从缺口处走出,他张开双手做欢迎状,脸色和谐毫无动武之意,当然他摆出微笑的面容如何让人想到他实实在在是一介“人屠”。
留里克清清嗓子便说:“苏欧米使者,欢迎来的大船。让我猜猜,你们是来想我求饶,请求停战的吗?”
瓦良格首领难道是个孩子?乌科觉得自己的人格都收到了侮辱,对手的真正首领必是藏了起来,派一个小子过来搭腔。
不过看这局面,自己就是落在狼群中的小羊,如何有不满的?
乌科索性亮出自己的身份,他昂首挺胸强打起精神:“我就是苏欧米首领,大军也是我带回来的。现在,我希望停止这场冲突?”
“是吗?我们并没有向你们发动进攻,为何你方主动进攻我?我的人被激怒了,现在你想终止?”
留里克这话说得,实为给对手一个申辩的机会。
看看形势,双方都意识到谈判已经正是开始,现在不过是最初的双方交换信息。
乌科在零距离目睹罗斯船队的一瞬间就怂了,深知一旦开战自己的独木舟大军只有被他们疯狂屠戮的悲惨命运。
他可不像是塔瓦斯提亚的首领那般刚烈,作为善于商贸的湖泽之民,大家都是很变通的。
乌科立即换了一个口气,态度变得有些谄媚,笑呵呵道:“都是一场误会。”随即就指着另一个随从:“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他是塔瓦斯提亚人的首领,撺掇我们与你们战斗。”
“战斗?”留里克瞥了一眼颤颤巍巍的努欧力,他对此人毫不知情,便有凝视着乌科的双眼:“你是首领,你来就是告诉我你们选择了战争?好吧,我们双方的大军已经摆在这湖面上。我现在把你放回去,然后,我们堂堂正正战斗。”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乌科完全听得懂留里克的这番话,尤其是那个关键词汇——战争。
战争?这是自寻死路。
乌科急忙恭维:“我真是瞎了眼,居然敢于向你们挑战。战斗一旦发生,我们必会全军覆没。”
“你很有自知之明吗?”留里克笑了笑,又突然凝神向前踱一步,“既然不想战斗,就放下武器!”
“啊这……”
“战不想战?投降也犹豫?你是苏欧米首领,快点做决定。”
“……”
留里克绷起嘴,直接拔出自己的短剑:“那就把你扣住,我立即命令大军向你的队伍发动冲击,我会杀死你们所有人,毫不留情。”
一个漂亮的少年流露出凶狠,他就算再清秀也是一只海狼啊!
乌科本打算再和这群瓦良格人套近乎,所谓很多苏欧米渔民见过其在海洋上游弋的船队。
看来,是否选择战争仅在于自己一念之间?!
乌科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嚷嚷,“停战!我们停战!只是我有条件。”
“你?”留里克蔑视道:“居然要谈条件?你们配吗?”
“只有一个条件,我们会投降,只要你们不对我们发动攻击。再说了,我们为何一定要战斗?我们……可以做贸易,何以深度合作。”
“合作?好啊。来人!赐酒!赐肉!”
当这个苏欧米首领说出“请求合作”之后,留里克知道自己的耀武扬威可以暂停了。
他们就是被罗斯军的武威吓断了脊梁骨,当然这群家伙也是聪明的,懂得一个非常睿智的道理——打不过就加入。
事情进展之顺利远超留里克的计划,此事亦是让紧张的耶夫洛完全放松身心。
耶夫洛可是知道自己的主人很懂得契约,既然苏欧米人打算合作,主人也以赏赐酒肉的行为支持了这份合作,就意味着至少罗斯军不会单方面撕毁合作。
接下来的无非还有一件事要做——商议具体的合作。
商议能出一个什么结果?耶夫洛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此时苏欧米人必须向罗斯称臣,倘若不称臣纳贡,战争仍是少不了。
可站在广大的罗斯军战士的角度上看待今日的事情,它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一千多人磨刀霍霍打算在阳光下大杀特杀,以向奥丁展现狂战士之英姿。
现在可好,集结的大军被下令解散,且公爵大人又令,任何人不准攻击苏欧米人的营地。
乌科本人被放了回去,他自称避免了一场可怕的杀戮,各路村庄首领也纷纷表示理解。
大家都是生意人,出来打仗莫得收益那还打什么?谁会为了塔瓦斯提亚人的亡灵去和瓦良格人死磕?再说了,前后已经有二百多兄弟被瓦良格人轻易杀死,到现在仍有多达八十人被他们控制着呢。
三千大军非常窝囊的就丧失了三百人,剩下的苏欧米人普遍想要逃跑,仅仅是碍于面子不想做先跑之人。
下午,苏欧米的大量独木舟靠岸,他们在一处岸边的林子扎营。
再到傍晚之际,苏欧米人精英们经过一番商讨,乌科带着五名大胆的村庄首领,乘坐三条独木舟按照与留里克的口头约定,登陆被罗斯人占领的塔瓦斯塔卢祭祀中心。
这里,俨然成为一座瓦良格城市!
夕阳下,乌科看到了大量的黑头发的塔瓦斯提亚女人被金发的罗斯人控制,入侵者成了这里的主人!
再看湖面上,那些船艏船艉都翘起来的长船大量漂浮于湖面,许多船只亮起了火焰,这是干什么?
乌科并不懂夜间捕捞的奇妙。
和苏欧米首领的阵前口头约定,苏欧米人是否会落实呢?
如果被放鸽子,那就等于对手选择了战争,留里克自知自己就获得了新的开战理由。他原则上已经懒得让战争扩大化,或者说他和大军已经不想再在这东方之地继续浪费时间。
终于,有卫兵汇报独木舟登岸了。
“终于来了!太好了。”留里克从温暖的房子走出,随手示意候命的部下,“做好准备,让他们看看一出好戏!”
好戏,的确是一出可怕的好戏。
乌科和另外五人以及少量的随从,大家置身于瓦良格人的社群里,奇怪是真的奇怪,不过他们也发现己方与他们存在一些共性。
许多金发的瓦良格人搂着自己的小女人前来围观,伸手指指点点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还是耶夫洛带领他们,催促道:“快点走吧,我的主人要给你们看一处好戏。”
何为好戏?
夕阳下,乌科等人看到了一个被绳捆索绑者,此人不是努欧力又是何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留里克掐着腰款款走来,随手指着那人:“你们终于来了,苏欧米的高贵者。现在你们看吧,这是最后的塔瓦斯提亚勇士,将被我处决。”
“这……”乌科瞪大双眼紧闭牙关不知所措。
留里克随手一挥,便有多达四名壮汉拉动绳索,可怜的努欧力被吊起脖子,在痛哭的挣扎中逐渐被绞死。
行刑的过程留里克并不想看,哪怕自己的手下都在欢呼雀跃。这就是必要之恶,仍有一些塔瓦斯提亚男人因混在苏欧米人阵营未被歼灭,这番除却其首领,其他人也就是群龙无首的土鸡瓦狗。
他木着脸对来访者说:“我懂你们的语言,也知道你们的传统。你们觉得灵魂就在于血中,赐予此人不流血的死亡再将至埋葬,他的灵魂就会顺力回归灵魂之海。”
“是……是这样。”乌科已经有些颤抖。
留里克再耸耸肩:“走吧,我已经被备好酒宴。既然你们是来寻求合作的,我们就好好商议一下如何合作。放心,只要你们的人不会愚蠢的向我的营地发起进攻,我也不会发动战争。”
“那真是太好了。”乌科的笑容非常尴尬,这便谨慎地跟在留里克这少年背后,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这少年飘荡的金色马尾,还有那悬在腰间镶嵌着大量宝石的短剑,感慨这位极为年少的瓦良格首领居然可以轻易指挥数以千计的壮汉做任何事,不可思议的背后必是另有隐情。
他们进抵塔瓦斯提亚人的议事厅,此处已经是香气扑鼻,诱人的烤肉气息混杂着酒香,这是何其曼妙呀。
瓦良格人既然愿意就烤肉与美酒做招待,他们应该是值得信任的吧。
乌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合作,只是他和村庄首领们都达成了共识,这份合作苏欧米人必会付出代价。
代价嘛,只要不是触碰底线,一切都是可以谈判的。
苏欧米人底线也很干脆——不能做奴隶。

精彩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56章 奧斯塔拉公爵號與墨丘利號展示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那些抵达罗斯堡的梅拉伦农奴,这群家伙可不是坐着吃白饭的。
其中的壮劳力被留里克指示着去远方伐木,亦或是组成队伍,拖拉着雪橇扛着稿斧去山区挖掘矿石。其中的女人自然不适合这等艰苦的劳动,便被留里克扔给菲斯克的母亲布洛玛,交待做一些裁缝之类的工作。
留里克从这些农奴里挑了一个年轻的女人,她似乎有十六岁还是十七岁?就是面相和身材看起来都要更幼稚。
“反正不是我的菜……”
留里克摇摇头,就直接下令她不再是公爵的奴隶,而是一个男人的妻子。
世间还有这种好事?感恩的女人在获悉这等命令,当即跪下又爬到留里克脚边,去亲吻他的靴子。
那么代价又是什么?代价,就是让约翰英瓦尔必须早点成为男人。
听话的约翰被留里克拉到神庙前,一群罗斯人聚集而来起哄、欢呼。约翰忍着不适通过了这场野蛮人的仪式。
这似乎是婚礼?的确如此。
“如果这里不是上帝的领域,而是被奥丁祝福之地,我……”约翰英瓦尔,他的信仰并非虔诚,眼前的女人正拼命的诱惑自己,那么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为了和过去的屈辱进行切割,他在做出最后的心理斗争后扑了上去……
他再不是一个可以被人玩弄的玩具,甚至于将自己过去的屈辱强加在这女人身上。
那女人被约翰揍得嘴角出血,夜间约翰的住处传来阵阵哀嚎,而目击者看到,白天降临之后那女人打水之时竟然走路困难。
约翰的屈辱以暴力的方式宣泄掉,当他清醒了头脑再审视自己的所作所为,一种负罪感又涌上心头。他试图安慰这女人,不料这女子掩面痛哭,须臾又看着他的眼睛傻笑,嘴上还说着谢谢。
约翰英瓦尔,他带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再度接受留里克的召见,再在宫殿的第三层讲解拉丁语。
他刚攀着楼梯抵达,留里克已经带着畅快的笑意静候了。
“做得好!真正的丹麦人当如此,你是北方的狼,不是法兰克的羊。”留里克拍着手说道。
留里克所言何时约翰再清楚不过,这便急匆匆走来,如实汇报自己的事,言辞之中尽是负罪感。
“所以,上帝会惩罚你吗?”
“这……一定会的。”
“但是奥丁会觉得你是个不错的战士。你觉得她怎样?”留里克故意问。
“很好。”
“好啊,她本是个奴隶,本是一个玩物。也许,你可以善待她。”
“当然!”约翰急忙称是:“我会照顾这只可怜的羔羊。”
“那么,她是女人了吗?”
“已经是了。”
“做得好,这样我们就算是兄弟了。你这个人,我很喜欢!我主要还是喜欢你所掌握的拉丁语。我基本已经学会,不过我想在我的领地进行普及。”
“啊!这……”
留里克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继续道:“很多年轻的兄弟缺乏知识,我要让他们都懂得拉丁语,甚至日常生活也能用拉丁语交流。也许你担心以后的工作,这就是你未来的工作。这里远离教廷,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能威胁到我的权势。我不想听那些教士的废话,我只要能看懂这些经书,就能做出自己的理解。你走过来,我要学习新的……”
想不到这只温顺的羊的内心还是一头狼,很多目击者会把他们的所见所谓发展成罗斯堡喜闻乐见的谈资。
兄弟们最瞧不起懦夫,现在约翰英瓦尔已经不再是懦夫,再无人有所诟病。
十二月的日子,低温与极昼不停侵蚀着罗斯堡,每一天人们能劳作的时间都在减少,等到夜幕降临,绝大部分的事已经无可去做。
被木墙呵护的罗斯堡自然陷入安静中?
也不尽然。
如今各家各户储备的物资前所未有之充足,安稳度过寒冬完全没问题。家庭自然而然发起那屈从于本能的鱼雷,被风声掩盖的是人的呻吟,还有婴孩的突然哭闹。
可以预料的是,罗斯堡的明年秋季又是一场婴儿潮,届时仅就住在这一定居点的人们再生育一千婴儿实为正常。
但露米娅的肚子是一天大过一天,一个新的生命距离降生实在不远。
就在春分之日,她完全成了留里克的女人。留里克算着时间,那预产期就在儒略历的一月十日前后,她已经进入到妊娠后期。
这样的她还能主持举行光明节祭祀吗?
她必须主持,无论有再多的困难都必须主持。
因为在光明节前夕,一项重大工程必将落成。
一支浩荡驯鹿雪橇队从北方归来,他们一行二百多人,有专业的伐木者,亦有提前归来的猎人。最重要的欧洲云杉原木被运了回来,给安放在户外的两艘大船安插桅杆的工作,填满了霍特拉家族的全部时间。哪怕白昼时间已经寥寥无几,就算是举着火把亮着篝火,也得将原木加工成可用桅杆。
新鲜砍伐的树木也可作为桅杆?里面的水分几乎都冻成了冰晶。
其实也还好,在这方面各路维京人并没有太多的挑剔,所谓木材终会变得干燥,生长缓慢而成才的云杉,作为桅杆完全受用。
一群工匠在户外用多种工具敲打着云杉原木,将至打造成桅杆。
就在室内的船坞,一艘船壳建成三分之一的驱逐舰,正由留里克监督着开始安装螺旋桨机构。
这是一个复杂的工作,复杂到霍特拉都拄着拐直呼活了这么久从未接手如此复杂的工作。
他向留里克抱怨:“大人,一定如此吗?难道您没有感觉到其中的难度?”
“确实有难道,不过因此就放弃,可是太愚蠢了。”
霍特拉不想说这套机构也许多余,既然自己的小朋友喜欢,那就继续做的。
工匠们继续在叮叮咚咚,且在木壳上打孔,安装滚轮轴承和那根最高处的旋杆,瞧这阵势非得安装一整天。
盖在船壳上的什么部位安装什么,都由白垩土块画出了白线,此事留里克自觉必须太担心。
观摩太久,留里克抿着他们工匠们喝得秋菊茶水,盘腿坐着皮垫子,自然而然和霍特拉谈及钱的问题。
“这四艘船明年春季下水,六百磅的银币就搬运给你。你们,打算怎样用?”
“这……”霍特拉有些意外,以往这小子从未有这样问过。
“你就实话实话,我得知道我的钱最后流向何方。”
“是。要支付工人们的工钱,所有佣工的钱都要支付。”
“那么,你能赚取多少?”
听得,霍特拉直接犹豫了,他做出一番斟酌,谨慎嘀咕:“大概有一半。”
“那就是三百磅银币。真的很多呀,所以,我去年从你这里收取的税赋还要增加一些。”
“啊!这……这不合适。”霍特拉慌忙中,说话都有些吐露嘴。他非常抱怨自己真是老糊涂了,一张嘴竟不知道少说点。
留里克耸耸肩,双眼望着船:“你们本也不需要太多的财富,或者说你们现在已经拥有了极大财富,这一切都来自于我以及我们罗斯人的庇护。”
“是。”
“现在,我引以为傲的除了冶炼钢铁,就是你们这些造船工匠,明年,我要从你这里收取翻倍的税款。你要太多钱本也没用,还是交给我。”
霍特拉叹了一口气,没有直言拒绝也没有直呼同意,叹息等同于默认。
“让你真正赚到二百磅已经很多,足够你和你的亲戚、朋友们过上舒服的日子。现在继续说说这船!户外的两艘船,光明节前安装桅杆,可有问题?”
“完全没问题。”霍特拉言语斩钉截铁。
“很好。我直白告诉你,这两艘大船,有一艘我卖给了巴尔默克人,另一艘我们自用。船只的名字我也想好了。”
“船的名字?”
“就叫奥斯塔拉公爵号,建成奥斯号。”
听到这个名字,霍特拉一下子就全明白了。罗斯堡的人们非常崇拜自己的公爵,留里克年轻有为,带给族人福祉的同时,可是带着罗斯军队打出了光荣。
这些日子人们都在传说那个奥斯塔拉女首领已经成了女人,小小年纪就会给留里克大人生下一个新的儿子,从而彻底复活奥斯塔拉部族,而奥斯塔拉也自然成为罗斯的附庸。
想到这些,霍特拉嘿嘿笑出声:“你是在给你的卡洛塔献礼吗?”
“是的吧。最近这段时间她把我伺候的很好。”
“伺候?”看着身边的留里克,霍特拉继续笑出声:“真是一个年轻人,年轻真是好,可惜我老了。我年轻时候可没有你这般挥霍的资格,我还是建议你节制一些,现在人人都知道你有十七个妻子!你的女人太多了,这一定是奥丁是恩赐,只是你……”
“不能放纵吗?我现在很有自信!我相信我的身体可以轻易征服她们,也相信我的剑打下更大的领地。所以,这些船必须快点造好。”
话题又扯回造船,提及船只的名字,霍特拉又随口问:“八条驱逐舰,每一条你都想好名字了?”
“是的,就按照星辰的名字来命名。”
“哦?我还以为你会用妻妾的名字命名,让我短时间造够十七艘。”霍特拉略显干枯的举起右手,“这艘正在安装螺旋桨的,她叫什么名字。”
“墨丘利(Merkiori)。”
“这是什么名字?”
“这……这就说来话长了。”留里克暂时比较无聊,他不妨给这霍特拉这个老家伙讲讲奇妙的世界观。
宇宙本无中心,就好比一个球面不存在表面的中心点,所以太阳不是宇宙的中心,地球同样不是。不过让民众觉得自己不是天选之子,是否会让他们觉得迷茫?
留里克直言太阳(萨拉)就是奥丁的化身,有许多个小世界围绕着它转动,人类世界只是其中一个,所有的世界合起来就构成了世界树的一个枝芽,而繁星就是一个又一个枝芽。名为墨丘利的小世界,也如人类世界一样围绕着太阳转……
甭管霍特拉是否想相信,留里克就是这样说。
他更是说明一事:“有些东西,眼睛看不到不代表不存在。就好比我们看不到遥远船只上站着的水手的面孔,也不能在浩瀚繁星汇中找到同样围着太阳旋转的其他小世界。”
霍特拉没心情思考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但听到留里克对这些小世界的命名,显然是有备而来,根本不像是临时编造,考虑到种种迹象表明这孩子的确得到奥丁的祝福,他的话恐怕就是真的。
“八艘船分别是:墨丘利(Merkiori)、维纳斯(Vinas)、莫娜(Mona)、马斯(Mas)、尤比特(Jobiter)、萨图恩(Seturn)、涅普顿(Nepten)、乌拉诺斯(Uranos)。”
留里克已经给这些船只选定了明确的拉丁字母拼写的名词,最后都要钉在船舷处,乃至缝纫独一无二的船旗。
在这些名号里霍特拉就知道一个莫娜,这毕竟就是诺斯语里月亮的名词。
“那么,这八艘船都要安装你的螺旋桨机构?”
留里克摇摇头,有指着正在建造的墨丘利:“这是一个伟大的尝试,挑战了我们罗斯人最高难度的机械成就。如果我成功了,就发扬光大把其他七艘船全部换装。如果我失败了就进行改进。”
“大人,恕我直言。即便不依靠这个,纯粹依靠风帆完全没问题的。”
“不必多言,我意已决。”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待到安装桅杆的那一天,罗斯堡的民众又是大规模出来观摩。
霍特拉的造船船坞不在高墙之内,而这一圈高墙成了绝佳的观景台。
脚手架、木质吊车,以及数百人的协作,他们拼命挥洒汗水,在冰雪中赤膊上阵,这才在人群的欢呼中,把桅杆矗立在预设好的位置。而接下来,对桅杆的进一步固定也开始进行。
在这盛大的场面中,一个年幼的女人难掩面上的泪水。
卡洛塔激动得落泪,只因自己的留里克声称,这艘立下桅杆之船就是奥斯塔拉人的象征,就是奥斯塔拉公爵号。这艘船未来在宣告罗斯人的白底蓝纹的“船桨旗”外,还应该悬挂白底牛头图腾的由卡洛塔自己设计的“奥斯塔拉牛头旗”。
而墨丘利号的螺旋桨机构也已经大功告成,虽然样子让留里克都觉得太过于古怪。
她立在室内船坞里的枕木上,船艉躺着无人合力踩动踏板,左右船舷的两根转杆的确在旋转,那螺旋桨竟如风扇一般,对着船艉侧下方吹风呢!在设计上留里克并没有制造太大的桨叶,它最大直径还不到半米,这样的大小搭着一条小船应该够用。接下来就是在齿轮所在的位置安装一个木罩,尽量保持齿轮运作的密闭性。
船只其他部分的安装也在进行着,相比于阿芙洛拉号那样的大船,墨丘利真是十足的小船,却也比货船更长更高一些,就是宽度相对于长度的比例,使得整条船看起来修长一些。
光明节祭祀也要到了,罗斯堡的民众目睹了两艘大船安装桅杆的全过程,他们一饱眼福更对自己公国的赫赫武功叹服,接着,人们又在期待那“最黑暗的一天”,以及黑夜下最璀璨的欧若拉,还有新的一年的第一缕刺破海平面的阳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