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江山不落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江山不落-第573章 危與機展示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这次的金融危机,从积极意义上说是一次完全无预兆的总演习,也是检阅以老、少帅为首的奉系对于危机的处理能力。他们在利益面前的表现,也考验着他们的团队凝聚力;从坏处讲,一个应对不慎,东北几年来的新政,有被人一锅端的可能。
得意的日本人觉得应该收网了。
完全把东北的摊子打烂不是他们的期望,乘此时机向东北几大银行注入资金从而控制其控股的各大实业托拉斯才是重点,因为张汉卿东北新政就是以银行为纽带合全东北之力组建几个超大规模的实业,银行注资占了绝对大头。
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最大限度有吸收游资迅速做大做强,等到国家稳定时才会考虑让银行让度于民间资本…当然对日本人的好处是只要控制了这几家银行,就等于控制了几乎全部东北各工业集团。
以吉田茂为首的沈阳头面人物在其背后人物的示意下又来到大帅府,要面见张作霖,讨论由日本人帮助进行东北救市的计划。
东北的财经界头面人物一直都在大帅府商议策略,这次连军界的张作相、政界的王永江、远在黑省的吴俊升都来了,可想而知局势的恶化程度。张作霖是不是想到用武力解决这次危机?如果是这样,那恭喜,我们又可以合理介入了!
吉田茂首先向张作霖表达了日本政|府对东北各政|府能否度过难关的殷殷关切之情,他说:“我奉我国政|府之命,再次征询张大帅的意见,看是否需要由我国政|府注资缓解贵方面临的困境。”
这次张作霖不那么“嚣张”了,他看着身边与他同患难的一帮老将帅们,沉声说:“不必要了吧?我们应该有办法筹集到一笔资金…”语气之犹豫,连他自己也不能相信。
吉田茂笑笑打断他的话:“张大帅,我们不妨敞开天窗说亮话,您觉得能够在两天之内筹集到足够的资金来应付目前的局势?据我的情报,虽然贵国有部分人选择了停止兑现您所发行的国库券,但您仍需要兑现价值6亿元的大额到期债券,此外要想恢复金融市场的信心,您需要至少另6个亿。作为您一惯的朋友,大日本帝国可以协助您解决目前的困局。”
张作霖显得信心不足但又不甘心:“我在努力筹钱,也许用不了多久,局势会转危为安。”
吉田茂胸有成竹:“努力?大帅,您知道这需要多少钱吗?等待只会使局势变得更恶化!”
张汉卿忍不住了:“吉田先生,您刚才说有办法协助解决目前的困局,不知是真是假?”
吉田茂笑了:“少帅,作为一名帝国的领事,我对我的话负完全责任!据我所知,目前帝国在华资本拥有大约留在市场上的6亿到期国库券,只要他们选择暂停兑换,您就会有一大笔资金来全额兑换其它的小额数量。而民众只要能够兑出,信心自然也就恢复了。信心恢复了,自然证券所的股票也不能例外,这样一处活,一盘活。”
张汉卿点点头,“是这样。”他记起后世的金融危机:“不就是个信心二字吗?”
这两个字可重逾重钧,市场要看得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信誉良好、可兑换、有继续升值潜力、货币不缩水。这些都需要强有力的杠杆支撑,而杠杆,就是一大笔启动资金。从这个意义上讲,前生后世的经济危机都是如此。
张汉卿又问道:“日本朋友准备用什么样的条件来换回不兑换国库券的承诺并干预证券市场?”
终于问到正题了。
吉田茂笑着说:“我来之前已经与我国的各位同僚充分磋商,他们认为,贵政|府没有充分的能力来控制东北银行的央行地位,所以我们希望贵政|府改组目前东北的银行业架构,我们以国库券金额为本金额,取得东北银行的三成股份,并取得原始股东地位。所差部分,由各位协商着出让股本—-我知道诸位是东北各大银行的幕后大股东。”
众人都大吃一惊,原来这日本人所图非小,竟然要用一笔小支出,换取这么大的利益,怪不得他们在之前上窜下跳,宁愿亏本也要把东北金融秩序搞乱,原来症结在这里!
原始股东,是公司未上市前发行的股票,一般是赢利和发财的代名词。
东北几大银行成立之初总金额为58亿元,为各位奉系元老当初响应张氏父子限制土地、房产及在外资银行存款的呼吁而变卖家产投入的,经过两年的发展,特别是张汉卿把抢来的300吨黄金合法化后才正式上市,所以张汉卿占了最大头,独占将近40亿;
于翱舟因为东北农业银行的飞速扩张也以6.9亿排名第二;
张作霖以5.45亿元排名第三,连于凤至都因为最早投入5%及于家出让的5%股份获得1.8亿在东北农业银行中获得一席董事之位。
紧跟张氏父子的奉系元老们也赚得盆满钵满:他们入股后随着张汉卿几次腾挪关键是几大银行处于垄断地位,又是初期,政|府、企业的各项事宜都与这几家银行挂钩,手中股份都是以成倍的利润每年翻滚,几年来至少翻了两番,据猜测共同以11.84亿占据重要位置。
倒是张汉卿因为特别关注于政治军事上的成效,在其后收果实的时候较少参与,幸好有大笔黄金在手,不然隐性第一大股东位置还能被抢了去。
就凭日本人掌握着6亿国库券就要平白获得三成原始股的收益?这也太黑了!那可是价值17亿多的金额、东北这几年都没能净赚到的数字!日本人还真是大手笔:这6亿将来还是要兑的吧?
这下触动了奉系全体既得利益者们的逆鳞:他们有些人怕日本人不假,但日本人想要从他们手里硬夺属于自己的好处,这挣扎一下的勇气也就来了。当初张汉卿之所以这样设计,就是要奉系抱成一团…现在看来,这个做法是成功的!
吴俊升首先发难:“这还不如去抢…”
吉田茂难得地露出真诚的笑容:“吴大帅,如果您有其他办法,我们就不必再谈了。在商言商,我只是代表他们提出意见,您是否同意,悉听尊便!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討論-第573章 危與機展示
精品玄幻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起點-第573章 危與機相伴
但是我要提醒诸位,如果任局势恶化下去,我保证下周一的时候,你们的损失要远比这三成来得多得多!想像一下一旦银行破产之后,你们的股票将一钱不值,那时候不但没人去抢,作手纸都嫌硌得慌,哈哈哈!”

优美都市小说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txt-第541章 廢督裁兵(上)讀書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在张汉卿逐渐安顿了两湖局面后,下一步动作已摆上案头。两广、云贵鞭长莫及(湘南、湘西诸地尚未平服,张汉卿以新兵1个师及靳云鹗旅围剿中,一边练兵,一边既作为西南、华南的缓冲)。
四川交通不便,且已四分五裂,短期难成气候,倒是直系扼守北方心藏,背靠京畿,又拥有河南、河北人口大省,兵员充足,为心腹大患,是统一北方的重要劲敌。
张汉卿决意东进安徽兵力薄弱之地,而后据皖观江浙沪,以取得在华东的重要财源支撑。此时安徽许世英主政期间所提出的反对贿选、撤督裁兵等的政策遇到了地方军阀强有力的阻扰,皖争迭起。
1921年10月许世英临危受命,在安徽省担任了第七届省长。上任次年,即宣布了倪道烺等包办的贿选省议员资格无效,进行重新改选,以支持全省各界人士反对第三届省议会贿选的斗争。
1914年在袁世凯为复辟帝制而首次解散国会(全国议会)之前,安徽省议会已被北洋皖系军阀、安徽都督倪嗣冲解散了,创全国解散议会之先例。
1916年,袁纪洪宪帝制失败,各省议会复活,皖省亦恢复省议会活动。
1918年在第二届省议会的选举中,倪通过私党“公益维持会”在幕后操纵,使所产生的108名议员中,十之八九皆倪氏私党。
第三届省议会选举,循例由“公益维持会”指定竞选人,公开收买选票,伪造选举册,使第三届省议员均为清一色的倪氏私党,因而反对贿选成了安徽人民斗争的主要目标。
在“六二”学|潮推动下,社会各界组织了“澄清选举团”,调查贿选情况,搜集证据,分别向就近的法院起诉。旅居沪、宁、京、津的同乡团体,也纷纷驰电声援。当时省长为聂宪藩,不敢召集省议会,恐舆倪嗣冲发生矛盾而辞职。
倪的胞侄倪道烺则以40万元巨款,买通国务总理靳云鹏发表李兆珍为安徽省长。因李兆珍是倪嗣冲的幕僚,为倪道烺的老师。
消息传开,安庆市全城罢市,拒李风潮,很快波及全省。李兆珍隐匿在省署视事八天,则感到呆不下去,即宣布决不恋栈而离去。李兆珍被逐后,安徽旅京同乡会提出“皖人治皖”的口号,并提议由许世英出任安徽省长。北京政|府采纳了此意见。
许世英于1921年10月底回皖担任省长。他首先宣布第三届省议会议员的资格有待法律解决,同时声言公开民政、财政、维持教育经费等。当时的皖境,军阀势力盘根错节,如不欲与其同流合污,将处处棘手,寸步难行。
许世英的表态,虽然受到了各界人士的欢迎,可是贿选议员在慌恐不安的同时,竞群集安庆,先行发难,他们强迫新任政务厅长王淮琛召开省议会,王淮琛被迫辞职。接着贿选议员复自行公告于 1922年1月19日召开第三届省议会。
许世英则针锋相对,以省长名义贴出公告,明令禁止。贿选议员不理,如期在该日下午三时开会,省府派警察厅长前往阻止,贿选议员不接受劝制,私推临时主席、议长、副议长。许世英又揭告示,宣布“此种自由集会无效”,并电呈北京政|府大总统、国务院、内务部、司法部。
贿选议员这时一面贿通许世英的左右僚属及亲戚故旧,对许威胁利诱;一面电内务部控告许世英“违抗教令、破坏法律”,自称自行集会行使职权,符合国际议会惯例。双方各不相让,各自派人赴京、津等地活动,霎时间,安徽政潮迭起,风浪滔天。
许世英因同时整顿吏治,得罪了各县的军阀余孽和饥鹰饿虎的爪牙,攻讦诽谤之声由此四面袭来。安庆城内,无是生非、无中生有地恶意中伤许世英的印刷品到处可见。
面临这种情况,许世英沉稳应对,一方面借公布赈抚情况之机,对社会流言诬陷,加以批驳;另一方面继续推动反贿选运动日益扩展,自1921年冬至1922年春,先后由法院判决无为、桐城、宿松、舒城、广德等地第三届议员资格无效。
这时,诸贿选议员狗急逃墙,又分别去京、津、沪、宁、汉等地煽风点火,千方百计与许世英为难。
另一件棘手的事,就是执行裁兵的重大决策。
1922年2月,华盛顿会议,继海牙会议之后,提倡各国裁兵,亦呼吁中国裁兵。远在武昌的张汉卿首开废督之先例,率先宣布辞去所兼陕甘巡阅使、甘肃督军职务。
接着韩麟春亦发通电,自辞陕西督军。张作霖、孙烈臣、吴俊升也不让人专美于前,相继宣布辞去本兼各督军职务。
这时奉系麾下各省均已达成文官治政,军人统一控制在人民军、关外奉军、东北边防军及东北护路军各司令部之下。彻底摒弃了民国初军阀林立,军人干政的不良风气—-张作霖父子要的是全国的“大政”,祸乱地方之弊端,当然不能在治下出现。
而且军人不干政,装备、军饷统一由总部发放,各路诸侯都没有足够的实力自成体系,也间接地防止其拥兵自重,实在是一条控制军队的妙计,张作霖推行起来不遗余力。
各省也掀起了废督的口号:山西督军阎锡山也顺应民意,改督军为军务督办。粤、桂、滇、川、黔、闽、浙各省督军改为军务督理,虽然换汤不换药,却也说明军阀统治之不得人心。
在此大气候下,废督裁兵也成了皖省的舆论中心。
当时安徽的军队为倪嗣冲和张勋的遗产,全省成了倪嗣冲旧式巡防营的天下。倪嗣中被袁世凯封为安武将军后,该部亦改称安武军;张勋定武军的徐州镇守使所部,亦驻守在皖北境地。张勋复辟失败后,徐州镇守使张文生所率的定武军,即归属倪嗣冲节制,改称新安武军。
新委武军有40营(每营号称万人),旧安武军共五个混成旅。当时皖省岁入800余万,支出军费为其大宗,计旧军年380万,新军140万。皖省本贫瘠,灾歉之余,综计新旧债项,毛愈400万。
许世英认为皖省的财政因支付军费过巨,以至百业不振,为此他建议:先将新军的军费全部由中|央承担,并归中|央主持裁撤;旧军的裁撤,则照国务院规定办理。
安徽的废督裁兵运动,得到了省内外各界人士的全力支持。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愛下-第483章 臨門一腳陷進去了看書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
小說推薦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祖列欣本能地觉得有诈,因为这根本不是刚才顽抗自己部队时的表现。但此时已无暇多想,炮兵部队正在按部就班地摆开阵列。
这回对面的人民军不跑了,祖列欣又有些侥幸。只要大炮架起来,不管对方有什么计谋,也不管他们采用什么防守方法,在绝对的火力面前都是渣。背后是亚洲骑兵师的主力部队,远远的两侧都已经派出骑兵去侦察了,辽阔的大地上基本上一览无遗,打自己的埋伏是有相当难度的。
夕阳的余辉斜照在哥萨克炮兵的阵地上,在寒冷的季节,即使在阳光下,仍然没有一丝暖意。“今天晚上一定要在买卖城避寒,这鬼天气,真让人受不了。”祖列欣扯紧了大衣,望着不远处低矮的买卖城,不无遐思地想。阳光的余晖洒在他的脸上,让他有些恍惚,好一会才适应。
城头上慢慢抬起几个烟囱,在这种萧瑟的寒风中让人有家的感觉,打了好一会仗,该吃白饭了。不过,烟囱应该早就竖在那里才对,为什么还会动、而且是向着自己这里?列祖欣忽然神情一凛,“不好!”
他的反应很快,他的声音甚至比远方剧烈的呼啸声还早了几秒,不过火光更快。在他还没有作出下一步命令时,爆炸声已经响了。
三枚炮弹几乎同时落地,其中一枚落到布好的骑炮阵列里,把两门炮掀了起来。四溅的碎石从祖列欣脸颊边穿过,风声甚是犀利,扫在脸上比寒风刮过还疼些。
不过祖列欣没时间感受这些,他已经声嘶力竭地大喊起来:“快把大炮推开!”
不用考虑,他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错了。敌人以大胜而退,自然有其道理。他光顾着提防伏兵,却在不经意间被一步步带到人民军炮兵提前设好的炮火覆盖区。刚才第一轮的试射便如此精准,其后的杀伤力将是惊人的。尽管他是骑兵,却对大炮有着相当的研究。
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是要想在仓促之间移动一门已经固定好了的大炮又谈何容易?
由于沈阳兵工厂的不懈努力,特别是吸收了西方先进的液压机械复合制退机构技术,人民军的火炮射速可以轻易地达到每分钟10发。几乎在祖列欣下达命令的同时,又三发炮弹呼啸着飞来,专门攻击白匪军的骑炮阵地。这一次精度奇准,不但破坏了三门大炮,更可恶的是将十几名拼命护炮的炮兵打得千疮百孔。
没有炮手的大炮就是一堆废铁,可是没有了大炮的炮手也是废人一个。在犀利的火炮威胁下,炮手们开始躲避了,他们有的趴在地上,有的甚至远远地离开炮群。祖列欣虽然很想架起大炮对攻,可是一时无法召集到足够的人力,另外他也知道对方的大炮远在自己的射程之外。虽然蒙古地处内陆,他还是有望洋兴叹之感。
买卖城低矮的城墙上,李杜架起望远镜观察炮击效果。为了这次炮击,李杜可是动足了脑筋。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討論-第483章 臨門一腳陷進去了展示
所有城外的防线,最终一定守不住的,因为人数太少,这个结果他早就知道。防守城外的壕沟代价太大,反不如拒城而守有优势得多。凭城中这些横七竖八的坑道和足以抵挡子弹的城墙、房屋,敌人的骑兵部队完全发挥不出战力,而他的步兵则可以发挥巷战的优势。
只是亚洲骑兵师携带的骑兵炮是巨大的威胁。想象一下,21门大炮对着方圆不到四里的小城猛攻,尽管其威力比步兵炮小很多,但土墙木门绝对抵挡不了;敌人如果无差别轰炸,巷战的优势也荡然无存。
所以必须设法打掉他们的炮兵部队,于是有了高福源的诱敌之战。
火熱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83章 臨門一腳陷進去了
先用迫击炮的火力让敌人明白,不使用大炮将无法顺利攻到买卖城下,然后且战且退,步步为营。为了抵销火力的弱势,敌人一定会设法架设大炮,这时候,坑道的作用便体现出来了。
其实挖掘坑道时,李杜已经赌了一把。他故意在挖掘各处的坑道时在中间留有一块很窄很浅的通道,这样敌人为了省时省力,极可能会优先从这里经过。然后根据惯性思维,敌人一定会选择一条相对笔直的通道向前推进,要知道架设大炮时可都是需要用人工来做的。
预设敌人大炮通行的路上相对平坦一些,这样一来,敌人炮兵运动的轨迹便大致清晰了。等到高福源退到既定的防线后,为了攻克这道防线,敌人炮兵一定会老老实实架设阵位。
这个阵位已经被提前替敌人选好了,当然也是买卖城炮兵分队测量好了的。为了此战,炮兵分队做足了功课,足足有两百发炮弹摆在旁边,那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只要打垮了敌人的炮阵,骑兵再行走如风,也只是风一般刮过而已。在机枪、迫击炮甚至大炮组成的火力网面前,在一步一个坑的买卖城内,他们与靶子基本没什么分别。
计谋得逞了。
近百发炮弹倾泄到骑兵师的炮兵阵地上,几乎把它打烂掉。就在这三五分钟里,强大的亚洲骑兵师所属的炮骑兵连武器加炮手都灰飞烟灭了。不但如此,炮火还波及到为它们护卫及协助布阵的极为有限的步兵,他们一起倒在血泊中。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83章 臨門一腳陷進去了閲讀
就是旁边的骑兵们也有被流弹击的情况,不过人民军的大炮主要是针对其炮阵,所以这些被株连的人,只能说是运气太差了。不该啊!
祖列欣心在滴血,这些重武器可不好弄啊。他们的武器,大都是延续旧俄国军队当时的,在苏维埃变天之后,因为战乱,导致不但红军补给成为问题,在远东部分的白军因为交通被切断的原因,完全断绝了武器的增援。他们的大恩主日本,自身的经济和工业条件也不是非常的好,所以能得到的补充也极为有限。
特别是作为重武器的骑兵炮,日本人自己装备都不多,所以就不用奢望他们了。这样一来,打一个少一个,现在,曾经伴随他们几年的这支重武器就算彻底和他们告别了。从此,亚洲骑兵师就成为真正的“骑兵师”了,这种变化让祖列欣悲痛万分。一个疑问也在心中隐隐浮现:“他们的大炮为什么打得那么准!?”
不容多想。温甘伦男爵出于对自己的信任,把这么一支重要的力量交给自己,却被自己玩砸了!看着人民军火炮仍然在断续发出的火焰,祖列欣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骑兵下马战斗力大打折扣,是不是可以采用大迂回的方式发挥一下骑兵机动的优势?虽然道路条件并不好,虽然人民军用战壕、石堆和土块做出了许多障碍,但是沿城三面,总还是有些地方能够发挥骑兵长处的。现在没有了火炮,再进行慢腾腾的步兵冲锋只会伤亡更多的人。
“骑兵部队全线压上!他们打烂了我们的炮兵,但是我们仍然有战无不胜的哥萨克骑兵!冲进买卖城,炸毁他们的大炮,把这些中国人赶进色格愣河中去!”激愤之下的祖列欣做出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直接把他的精锐“草原之鹰”骑兵团带进死亡之地里。
环城三面,约有五里路,都是相对宽阔的平地。祖列欣站在一处高岗上放眼望去觉得使用骑兵的条件还说得过去,这才有了这道命令。可是他远观是一回事,身处一线的白匪骑兵所感受的又是一回事。
全面冲锋的命令虽然下达了,但是大家的速度却仍然跑不起来,不是因为别的,是作为骑兵看到乱石丛挡在前面本能的寻找更合适的路。
横七竖八的沟渠确实有一些适合骑兵走的地方,但是当几百上千人一齐从某个缺口挤进去时,祖列欣预想中的奔腾局面却没有发生。在人挤人马挨马的不利地形中,骑兵们本能地一个一个勒紧马缰,不由得放慢了脚步。在高岗上望时,就是几堆人马在进行不规则的队列接力。这种速度,只能说是比徒步稍快一点。
这就是我的骑兵么?祖列欣声厮力竭地大喊:“分散开来,不要吝惜马匹,你们这些笨蛋是要吸引他们的大炮么!”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第483章 臨門一腳陷進去了推薦
也许是他的话提醒了远处的炮手们,也许是指挥官们的心有灵犀,李杜已经注意到白匪军骑兵的这种无意识的破绽。或许,这个场景正是他乐意看到的。他果断地命令炮兵们把砸向敌人残炮的炮弹向挤成一团的骑兵们抛过去。
首发两炮稍微偏了,只炸伤了两个零星的骑手。毕竟,这是突发状况,炮手们还需要进行校射。不像之前瞄准白匪军炮阵,是事先经过多次计算才成功的。
不过这也要不了多长时间,随着一阵训练有素的大喊,瞄准诸单元重新完成坐标计算,一枚6.3公斤的榴|弹炮弹便呼啸着向人群飞过去,从马群里钻进去砸到地上,头部钻进泥里,就那样直直地竖着,仿佛一座丰碑。
人氣連載小說 穿越民國之少帥春秋笔趣-第483章 臨門一腳陷進去了鑒賞
人群在瞬间死一样沉寂,这突如其来的一个铁家伙把大家的心都拧紧了。在下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涌起一个字:“跑!”
但为时已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