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文九曄

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全才奶爸 線上看-第708章 八公成精了看書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全才奶爸
小說推薦全才奶爸全才奶爸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易又心疼小丫头的伤,又心疼小丫头劳累,最后就只能跟她达成协议,如果早上起来恢复了,那就不去医院了,如果没有恢复,就必须要去医院检查。
当天晚上,姜易都没有睡得怎么好,他一直在想着小丫头的伤,并且决定要给小丫头的护具换一种。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易又心疼小丫头的伤,又心疼小丫头劳累,最后就只能跟她达成协议,如果早上起来恢复了,那就不去医院了,如果没有恢复,就必须要去医院检查。
当天晚上,姜易都没有睡得怎么好,他一直在想着小丫头的伤,并且决定要给小丫头的护具换一种。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姜易又心疼小丫头的伤,又心疼小丫头劳累,最后就只能跟她达成协议,如果早上起来恢复了,那就不去医院了,如果没有恢复,就必须要去医院检查。
当天晚上,姜易都没有睡得怎么好,他一直在想着小丫头的伤,并且决定要给小丫头的护具换一种。
小丫头这边在老师的帮助下快速的补充着缺失的那些知识,再加上左手写字越来越溜,在周三的时候,已经完全赶上了学习的进度,完全没有之前的那种拉下课程的担忧了。
甚至,小丫头还放出豪言,说等期终考试了,那第一名还是自己的,跑不了。
对于小丫头的这种自信,两个老师也是表示了极大的肯定,告诉小丫头,如果她保持这种学习劲头,这个愿望,那是非常容易实现的。
小孩子都是需要鼓励的,只有鼓励才能让他们非常快速的进步。,
只不过,小丫头在这种鼓励当中有些用力过猛。
三四天过后,小丫头的手臂伤口算是好了很多了,于是乎小丫头就有些飘,就开始用自己的右手做一些常规的操作。
甚至还在一次体育课上因为觉得自己的护具有些碍事儿,自己把它给拆除了。
就是这么莽撞的一次操作,最终让小丫头付出了很严重的代价。
下午的体育课,倒是跟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丢沙包、拍球、跳皮筋儿。
但是最终到了晚上回到了家,后遗症就出现了。
文安安在给小丫头洗澡的时候,就发现她的手臂肿的厉害。
要知道,这可是白天刚刚去换完药的,当时医生还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四五天就可以拆线了。
现在,突然闹成这样,文安安也是有些疑惑,当然更多的还是担心。
就直接拽着小丫头问道: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宝贝,你白天都干什么,是不是用自己的右手了?”
小丫头倒是很诚实,也没有撒谎,立刻兴致勃勃的跟妈妈分享了自己白天做的事情。
说的那是眉飞色舞,丝毫没有注意到妈妈的脸色随着她的讲述变得阴沉了起来。
“小东西,你爸爸要是知道你白天自己拆了护具,他一定得心疼死!”
这个时候,文安安总算是明白了小丫头为什么要在白天的时候询问那个给她换药的医生阿姨,问她怎么方便的拆掉自己的护具。
小丫头的护具是那种特别容易拆卸的快拆扣具固定的,只要掌握了方法,想要拆掉,那是非常容易的。
以小丫头的聪明,那个阿姨给她讲明白之后,她就完全学会了。
再加上现在她的手臂压力完全消失了,所以,就有了白天的行动。
文安安小心翼翼的给小丫头洗完了澡,就把小丫头白天擅自拆除护具的事情给姜易说了。
果然,不出她的所料,姜易知道后,立刻就跑去小丫头的房间,查看小家伙的情况。
当他看到蕊蕊的手臂有些肿胀的时候,当即表示要带小家伙去医院,但是,小家伙那可是相当的固执,一点儿也不愿意妥协,表示自己非常的困了,等休息一下就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