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手太陰肺經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 愛下-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熱鬧非凡鑒賞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庙中两人互通了一下姓名,又各自沉默,想起了自己的心思。
旁边那女子见他们说话,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直到庙中的气氛再次沉默下来,才长松了一口气。
只是突然之间,庙中又走进一人,这人葛袍长剑,四旬上下,唇上留着两撇修剪得体的小胡子,看起来颇为严肃。
陈安一看这人不由一乐,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货竟是刚刚在岐山莫名其妙给了他一剑的那个神真。
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不去浪费精力追杀是一回事,对方撞到他手里又是另外一回事。就算是个请帖,就算他主人牛气,以陈安的脾气,扎到手,也照样撕了他。
而那人一走进来,先是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叶遗,些微的仇恨意味在双目中酝酿,却又被他很好的压抑了下来。
接着他似有所觉,顺着莫名的感应又看到了陈安,在认出对方后,他的瞳孔骤缩,身体本能微倾,下意识地就想要合剑飞遁。
只是顷刻间他就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气机锁定,让他知道,他只要敢退半步,就会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原本严肃的面容不禁带上了一丝苦色,他只犹豫了片刻便入内找了个角落坐下,没有选择再试陈安的神通。
陈安的目光又从庙中三人身上扫过,依然看不透叶遗和那小胡子的过往,即便他们并没有完全和超凡因子结合,但在这处洞天的加持下,想要窥视他们的过往和直接窥视一位大罗天尊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不过这其中还有一个人不同。
陈安的目光最终落到那唯一的女子身上,这女人只有轮回五级的层次,即便有着洞天之力的加持,陈安也可以从她身上看到不少东西。
无他,只是位格的天然压制。
女子从小胡子进来时就显得有些紧张,显然她是认得对方的,所以看她也是一样。
只是一眼,女子的过往就呈现在陈安的眼中。
大燕提刑司神捕岳剑屏,一品丹宗,奉命追查小镜庄八十一口灭门惨案,惹到岐山派头上,为叶遗所救……
陈安略有些暧昧地看了两人一眼,这才专注于之前自己所关心的信息,转向另外一边的小胡子。
他嘴角挂着一丝玩味的笑容,让那小胡子无端的有些紧张。
玄冥一剑高辛,神宵榜第八位。
果然不是无名之辈。
小胡子被他看得目光闪烁不定,似在思索脱身之策,可无论怎样都脱不出陈安的气机锁定。
对方给他的感觉有些可怕,尽管当初看起来还是他占了上风,可只有直面那庞然的威压,才能明白其中蕴藏的凶险,前日若不是他当机立断,远遁千里,他相信自己绝对会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高辛是实在想不通,这个世上除了叶玄真,怎么又出现一位这么恐怖的高手。
可想不通归想不通,眼前的情况却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一个叶玄真他虽然打不过,还可以靠着功法特殊与对方周旋。
另外一位就有些麻烦了,那是一种久违的临近死亡的感觉。
在这死亡阴影的刺激下,他大脑急速转动,不经意间发现那位自己心中忌惮无比的家伙和叶玄真似乎不是一伙的,并且看两人相对而坐的位置,似乎还有那么一点针锋相对的意思。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 txt-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熱鬧非凡閲讀
他眼睛一亮,心道机会,若是这两人战起来,那么自己……
他在那转着小心思,不想庙中又闯入两人,其中一个十三四岁,容貌娇俏的红衣少女,她搀扶着身边之人,一脸忧容。
而在她身边的是一个面色青黄的瘦削汉子,汉子一脸病容,边走边猛烈咳嗽,让人怀疑,下一刻他是不是要把肺给咳出来。
两人走进神堂微微一怔,似是不想这庙中竟已有这么多人。
病汉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多看了高辛一眼,却是对墙角那女子微微点了点头,这才带着少女找了块空地坐下。
在他眼中,除了岳剑屏这一品丹宗值得注意以外,剩下三个都是普通人。
陈安自不必说,神通不显,金身自晦;叶遗那打扮也是一副山林樵夫象;唯有高辛带把剑,像个武林人士,但神真返璞归真,再加上被陈安气息压制到半点气势也无,看起来不是多强的样子。
因此,那病汉直接把他们三个都给忽略了,自顾自地清理了一片地方,带着少女坐下,从怀中拿出一只瓷瓶,倾倒出一粒药丸服下,开始打坐调息。
叶遗对来人明显没什么反应,只是抬了抬眼皮,又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高辛此时更是没空关心别人。
只有陈安转首看了这两人一眼,感觉有些无语,相比于高辛,这两人真的是纯凑热闹的。
一个轮回六级也就是这个洞天之中的玄道宗师,还有一个干脆连劲力都没练出的普通人,靠着洞天之力的加持勉强能有个轮回一二品的层次。
待会若是动起手来,只要不注意控制,一个余波,就能将两人扫的连渣都不剩。
动手是肯定要动手,就是不报复高辛,陈安也想看看,这个洞天之中的神真究竟是怎样的层次,只有做到心底有数,他才敢于去见那位发出邀请的洞天之主。
精品都市言情 無量劫主討論-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熱鬧非凡推薦
这也算是那位洞天之主用这种方式给他送请帖的深意之一,算是隐晦的表达一种坦诚之意。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熱鬧非凡讀書
不过叶遗的状态明显不对,显然在思考什么至关重要的问题,只有等他彻底思考透彻,才能展现出全盛的状态。
陈安暂时也不急,既然要看清楚对方的底细,自然就得看对方全盛时的状态,等对方调整好状态,这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至于高辛,收拾他的想法从现在就已经开始了。
对一个人来说,等死比死亡本身更可怕,陈安就不动手,反以气息气机不停的压制对方,就是要对方胡思乱想,恐惧非常。
肉 体上的毁灭只是转瞬即逝,精神上的打击才能玩出无数花样。
高辛也是经历无数才走到这一步的绝顶高手,虽然心中时刻警惕非常,但表面上看起来似乎半点也没被陈安摧残到。
他同样十分的有耐心,两手抱剑,以一个并不怎么舒服,却极易发力的姿势,似坐实蹲在那里。
其实到了他这个层次,发力的姿势,动作都已经不再重要了,武道意志配合能量度的瞬时爆发,才是他们的最强攻击手段。
但陈安算是他生平未见的大敌,带给他难以想象的死亡阴影,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可以,每一分力他都想用起来,不愿有丝毫的浪费。
时间就在这种等待,或者说对峙中流逝,夜幕逐渐降临。
红衣少女小小年纪,似乎也知道江湖险恶,并不和庙中之人说话,独自寻了些枯柴,在庙中燃起篝火。
不过却善意地将篝火的位置,放到诸人中间,企图利用篝火的温暖为庙中诸人驱散夜的湿寒。
可她却不知道,这么做对除了岳剑屏外的三人来说全然无用,以叶遗和高辛的境界已经不再会受到外界环境的影响,至于陈安,他本身就能创造环境。
不过对这小丫头的善意,陈安还是笑着向她点了点头,但却换来了小丫头警惕的一瞥。
陈安略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自忖自己仪表堂堂,应当不似恶人,怎这小丫头这般没眼力见。
见这小丫头缩回病汉身边,陈安又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门外漆黑的夜色。
在他的感知里,有七八个人半个时辰之前就来到了破庙门口,却没有进来,而是在左侧林中埋伏了起来,似在查探什么。
接着又有十来个人攀到了庙后院墙,躲在神像之后。
眼下,又有四十多号人,从官道转来,驻足门口。
这荒凉的破庙今日真是好不热闹。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 起點-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熱鬧非凡相伴
当然,除了叶遗和高辛,其他人当不是那位洞天之主的安排,仅仅只是凑巧,不过那位也没有特意清场,明显不把普通人的生命放在心上。
陈安看似悲天悯人的叹了口气,便也不再在意,人家自己家孩子都不心疼,哪轮得到他来做这个圣母。
还是等会好好看看神真的真实情况,就去玄真观做客。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玄真观在哪他还不知道,从叶遗的过往中,明显看不到这些东西。
其实别说这些东西了,以叶遗的位格,再加上洞天的加持,陈安除了对方当前的身份来历外,其他的东西,一概看不清楚。
所以说,最终的着落,还得在叶遗的身上,等会交手,简单的打死打残,明显不可取,还是得主动交好,让对方带自己过去。
计较完叶遗的事情,陈安不禁又看向了一旁的高辛。
似是察觉到了陈安的目光,他眼皮一跳,却依旧低垂眼帘,没敢和陈安对视。
看这货的怂样,陈安心中一阵快意,刚刚砍老子的凶悍样子哪去了?再嘚瑟啊。
不过随即他就感觉一阵无趣,欺负一个普通人的确没太大的意思,但若就此弄死会不会惹得那位洞天之主不快,无论怎么说,这些人都应该算是对方的“亲儿子”,尤其是这些个珍贵的神真。
只是救这么放了的话,陈安又有些不甘心,此时他倒是想起太上忘情的好处了,恢复人性后,反而思前想后顾虑重重,若他还是秉持天性,早把这货打杀了了事。
正自纠结间,庙外对峙的三方人马忽有异动,他们各自派出一人,来到庙外枯井旁,互相商量了一会,就一起往庙中神堂走来。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科學方法相伴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咳咳咳……”
似乎是被花生皮给呛到了,王庭大力的咳嗽了起来,而后一副怅然心殇加虚弱的样子道:“哎,我这个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便是打申请,上面也未必同意我再去那处洞天……”
“不过你放心好了,”他说着自怨自艾的话,又猛然抬头一脸真诚的看向陈安道:“上面对你十分重视,就是没有我,也会安排好足够分量的人接待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商见秋,他对那处洞天的研究不下于我,你又救过他妹妹两次,对你他敢不尽心尽力。相信我,他对你的帮助绝对比我要大。”
看着这货一脸惫赖的胡扯,陈安也是无语了。
因为能看透过往经历,所以对一个人的心性和想法,陈安都能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王庭这个人,有着一腔热血,有着爱国的情操,有着对社会的责任,只是因为某些经历,他的这些热血、情操、责任都深藏了。
所以在发现陈安的存在后,他第一时间来查看,但在确定陈安并没有颠覆社会稳定的想法后,又变得不是那么上心。
抱着祸水东引的想法,积极的为他打好申请,办好授权,就不再想管这件事情了。
不过,陈安也没想要赖上王庭,他只是想要一张通行证而已。甚至他连向导都不需要,这么明确的索要向导,仅仅只是为了安官方非凡者的心,让他们不要多想。
当然,他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讨好官方超凡者,仅仅只是一种礼尚往来,你帮我,我给你面子,仅此而已。
所以看着躺在沙发上不想动弹的王庭,他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道:“那好吧,你打好招呼就行。”
说清楚这件事,陈安就准备离开,可谈完正事的王庭忽然一脸猥琐地笑问道:“对了,还忘问你新婚这两天过的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力不从心?我给你说,我认识个老中医,专治难言之隐……”
“滚!”
陈安没好气的甩门就走,都忘了这是自己家。如果不是怕激怒官方超凡者惹出麻烦,他刚刚就已经把王庭给掐死了。
優秀玄幻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科學方法分享
回到玉海明珠42号时,天色还尚早,杨晴霜一般都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只是今天似乎有些特别,她今天竟然早早的就回到了家,陈安进门的时候,她都已经在等着陈安吃晚饭了。
饭桌上,孙姨欣喜的看着这感情越来越好的小两口,找个借口躲到了厨房,给他们更多独处的空间。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 ptt-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科學方法推薦
杨晴霜借此首次打破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道:“最近在做些什么?”
她这句话毫无指代,又没看着陈安,声音还小的要命,如果不是整个餐厅就他们两个人,陈安都不觉得她是在对自己说话。
“没什么事,就在附近随便逛逛。”
陈安模棱两可的回答了一句,其实等于什么都没说,因为他发现杨晴霜并不想知道他在干嘛,仅仅只是为了打破沉默强行搭讪。
果然,杨晴霜根本没关注他的回答,而是似乎鼓足勇气的说道:“那天爷爷说的话,我想了很久,虽然我们在一周之前还是陌生人,更是有一些误会和偏见存在,但现在已经结了婚,不说什么情比金坚、海枯石烂,也应该是相守一生、相互扶持的亲人。”
她这番说的先是有些滞涩,有些词不达意,但渐渐顺畅,最后满怀感情。
若真是邵思齐这文青,说不定还会被这气氛烘托的有些小感动。
精品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科學方法展示
但陈安深信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几天杨晴霜是在纠结一些事情,但以她的性格绝对做不出这么大的改变。
因此,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方表演。
只是看杨晴霜的样子似乎真的是感情到了,她起身端起一杯酒递到陈安手中,然后也举起手中的酒杯,道:“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或许以前有什么误会,不如在今天就让它一笔勾销,算我们从今天开始相识,余生请多指教。”
还是凡人时,陈安就是有名的用毒高手、药剂大师,因此只是看了那杯酒一眼,就知道它有问题。杨晴霜没拿出这杯酒时还好,她拿出这杯酒,更让陈安肯定了自己之前的判断——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也没有犹豫,眼中一轮镜光闪过,杨晴霜这几日的经历,就连成一片光影映入他的眼帘。
正常的工作行程倒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今天上午,在一间宽敞的办公室里,她有气无力的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向自己的闺蜜兼得力助手唐文竹吐露心声。
后者本是来汇报工作的,听她这一通牢骚,面色不变的扶了扶眼镜道:“也就是说,你并不喜欢他,却迫于种种压力,要和他生个孩子。”
杨晴霜满脸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意思。”
“那为什么不用别的方法试试?”
说到这个话题,这个刻板的眼镜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话语都变得比较隐晦。
这隐晦的话语听的杨晴霜有些不明所以,奇怪的问道:“别的什么方法?”
“就是,比较科学的方法。”
杨晴霜先是愣了愣,但到底是受过高等教育,立刻反应了过来,苦笑道:“我知道,爷爷是希望我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有一个正常的生活,在他走后,我能有这么一份心灵的寄托,有这么一个依靠,如果当初他老人家只是想要一个继承人,我都去精 子银行了,根本没必要答应他结婚的事情。”
唐文竹认真的道:“事情是这样没错,但你未必要把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
“什么意思?”
“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是很好,但你现在的问题是缺个孩子,杨氏缺一个继承人,你可以把这两件事情分开来做,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的,大可暂放一边,孩子的事情迫在眉睫,必须提上日程。你可以先用科学的方法获得孩子,日后再和他慢慢培养感情,反正都是用他的种子,也不算越矩。”
她这么一说,杨晴霜豁然开朗,但还是有些担心地道:“那种方法会不会对孩子的健康有影响?”
唐文竹又扶了扶自己的黑框眼镜道:“放心吧,我详细了解过,现在那方面的技术已经相当的成熟了,况且就算是自然分娩也很难保证孩子的健康。”
“你这么说也对,”杨晴霜先是点了点头,可忽然又反应了过来,一脸古怪地道:“你为什么会详细了解这方面的事情,难道你想……”
面对自己的闺蜜加恩主,唐文竹丝毫不避讳的承认道:“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所以我只想要孩子,不想要男人。”
杨晴霜撇了撇嘴有些羡慕闺蜜的洒脱。
“好了,不说我的事情了,你对我的提议怎么看,只要你点头,我今天就能把事情准备到位。”
唐文竹一派雷厉风行的样子,却把杨晴霜吓了一跳。
“啊?今天?会不会太急了些?”
“这种事情还是越快越好,你可以再想想,再等等,但董事会等得及吗?杨家等得及吗?杨老先生他……等得及吗?”
这一连三问,把杨晴霜问的哑口无言,起初她的面色还有些挣扎,但渐渐的却是下了决定,道:“好,今天就今天,但我们还要详细计划一下。”
“计划详细不如出其不意,”唐文竹一派成竹在胸地拿出了个小药瓶递给杨晴霜,道:“今天回去,你直接把这个倒在他的酒水或食物中,将他药翻后,就给我打电话,一切都由我来处理。”
杨晴霜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惊叫道:“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唐文竹没说话,杨晴霜话一出口,却是很快想起,曾经的唐文竹也是个爱笑爱闹的漂亮姑娘,但因为经历了一些事,她不止整日里把自己打扮成一副刻板的模样,还很没有安全感。
这样想来,她身上会有这种东西,也算是合情合理。
注意到自己的问题可能会刺激到对方,杨晴霜连忙转移话题道:“这东西的剂量是多少?”
“你就整瓶倒吧,放心,吃不死人。”
“那你联系的那些人专不专业?”
“非常专业。”
“……”
之后,就是唐文竹为了说服心慌的杨晴霜的一些话语,陈安便直接从这些光影图像中抽出目光。
他心中有些被算计的微怒,但又觉得这是人之常情,不过就这么咽下这口气,他似乎又有些不甘。拥有普通人的感情后,做人做事就是这么纠结。
好在眼眸一转,迅速的有了计较,端着那杯酒也站起身,同样一脸真诚地道:“其实也是我的错,贸然闯入你的生活,就让我们借这杯酒原谅彼此,余生亦请多指教,我先干为敬。”
说完,他一仰头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看得杨晴霜眼睛一亮,为怕陈安发现异样,连忙也将自己杯中之酒饮下。
她喝完酒,似乎放下了某个心结,没再摆出那副冷酷的样子,开始和陈安闲聊了起来,陈安拥有邵思齐的整套记忆,也不怕和她聊一些人文艺术。
一个刻意逢迎,一个胡吹海侃,一时之间两人竟然相谈甚欢。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杨晴霜目光渐渐开始变得有些迷离,陈安的话语在她耳边似乎隔着一层纱,越是仔细听,就越是听不清楚,她的眼皮逐渐沉重,只想就这么睡去。
在陷入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她努力地看了一眼依旧在侃侃而谈的陈安,有些迷糊地想,为什么他还那么精神,难道我拿错酒杯了?

082h1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 ptt-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因果靈契閲讀-dia8l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陈安一怔,这才想起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还在。
前面两次,一次是从外界轰然降临将原主的真灵轰了个七零八碎,一次是原主本身就已经魂飞魄散,只有身体上还有一线生机吊着命,总之都不需要陈安烦心这个事,所以他一时之间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一直等到对方突兀冒出,他才注意到。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既然冒出来了,随手将其溟灭掉,或是送他入轮回都没有什么。
末日:战斗吧,蔬菜! 黄瓜妹妹
现在的陈安再非以前,虽然还达不到古老者那种真正的无碍大自在,但也不再把一般的因果业力看在眼里。
事实上到了乾元的层次,诸天万界唯我唯一,也少有什么因果可以束缚的了。
“你,你想要做什么?”
那个声音似乎是察觉了陈安的意图,惊恐不已的问道。他似乎现在才发现当前的形式,知道自己的身体是被这突然冒出的意识占据了。
他当然不会知道陈安的来历,只以为是那药剂的问题。
对这突然冒出的意识,他惶恐不已,也万般绝望,同时也无可奈何。
陈安对这个灵魂的敏锐灵感倒是有些兴趣,不过现在办正事要紧,根本没空理会他,神思一凝就要将之彻底抹除。
“等,等一下,求您!”
那个灵魂的敏锐度似乎比陈安所预料的还要高,陈安这边刚要动手,他就有所察觉,急声道:“我,我现在是要死了,是吗?我,我能不能求您件事,帮我,帮我照顾小瑜……”
他语无伦次的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说完,却让陈安有些失笑,这死到临头了,还在惦记着女人,凡人可笑的爱情。
陈安当然不会因为对方一句话,就许什么承诺,不然堂堂大罗天尊也太廉价了点。
因此,他虽然有些兴趣,却也没想耽误正事,挥手将对方的灵魂泯灭了,同时还不忘留下对方的记忆以做备份。
只是对方的灵魂虽然泯灭成灰却没彻底消失,而是附在这具身体上成为了一个符号。
“因果灵契?”
陈安撇了撇嘴,心道这家伙执念不小啊。
他也没太当回事,随手就想要像掸灰一样,将这道因果灵契掸掉。这玩意对乾元仙帝来说都是个麻烦玩意,对于天仙更是个了不得的枷锁,若是曾经的陈安遇到,不完成对方的心愿,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
但是现在么,他已证道大罗,世间因果业力纵然可怕,可在他看来也就这么回事,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规避闪躲,以致因果不染。
只是当他想要将这灵契抹除时,忽然感觉与这具身体的联系变得紧密了几分。
“这是?”
以他的见识自然不会不明白这都是那因果灵契的原因,对方向他提出要求,自然也要给出报酬。
一个一无所有的死灵能给出什么报酬?自然是只有身体的使用权。
“有点意思!”
皇家特助
陈安笑了笑,他并不是很在意这个身体的使用权,因为就算对方不给,他也可以强行占有,甚至不沾因果。
但与身体的联系更紧密,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于是想了想,他暂时放弃了对因果灵契的抹除,反正这玩意对他也没什么妨害,他随时可以弃了这具身体,或将这因果灵契抹除。
没再去关注这些,他开始阅读起刚刚截取的记忆。
因为决定暂时在当前时代修整一下,所以眼前这个人的身份还是需要利用利用。
陈安首先看的是这个时代的背景:“明国……扶桑……横须8.9级大地震……两百年……”
亿万追妻,冷情总裁慢点追 疚梦
这一连串的关键词,让陈安大概清楚了此时的身处之地。
当前时代,距离他与相柳一战过去了差不多两百年。
当时,他在时空漩涡中的定位也不算差,毕竟这个世界真要说起来,有万亿年的历史,如今与他的定位只差了两百年,可以说是非常的精准了。
个中体会,陈安还仔细感悟了一下,毕竟精准的穿越时空,到达某一个精准的坐标点,这是清净天尊 才能做到的事情。
大罗天尊要想做到这一点,哪怕针对的仅仅只是一方小世界,也是千难万难,或许仅仅只能抗住命运长河的反扑,要想做的精细点,非常的不容易。
所以这一次,对他来说,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体会了。
对于有志于清净天的他而言,自然要好好记录下相关的感悟。
少顷,他继续向那记忆的深处阅读而去。
無限之機戰高達 我的狂想曲
邵思齐,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名字,被称为邵氏集团的宏夏公司董事长家的三公子。宏夏集团不止是在临川市,就是在整个东贤省都颇具影响力。
果然是大富之家,这非常符合陈安大罗天尊的身份运势。
只是还和前面两个身份一样,或许是这个世界的恶意,邵思齐这个三公子的身份非常尴尬。
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是商界精英,下面还有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博士弟弟,邵思齐本人文不成武不就,天天就是沉浸在诗词古籍中混吃等死。无论是在父亲邵正光,还是在整个公司中,都是非常边缘化的一个人。
不过陈安对这个身份倒是很满意,比前面那两个一个被流放,一个活死人强多了。
而且二世祖意味着生活无忧,边缘化意味着麻烦少,这个身份正好可以让他用来修养一下。
浑身一震,陈安掸去身上的尘土,起身往“记忆中”的家里走去,边走边融入邵思齐的身份。
记忆中的家不是什么别墅区,因为自视甚高,不屑于家中的铜臭,邵思齐早早的就从邵家搬了出来,如今算是独居的状态。
对于这一点,陈安更感满意,直接按照记忆走进一个豪华小区的公寓房。这里的地理位置已经远离了市中心,房价并不算夸张,可在邵思齐的记忆中,能住得起这里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小富之家。
用密码开锁,一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间宽敞的客厅,除此之外还有厨房、卫生间和杂物间,客厅一角是一个通往二层的螺旋楼梯,二层有四居室,一间主卧,两间次卧带书房。
没去卧室休息,陈安按照记忆先打开了书房的门。
对于一个文青来说,书房自然是真书房,而且比主卧还大,里面塞满了各式的诗词选集,还有从古玩市场淘来的所谓珍贵典籍。
陈安根本没去看这些东西,目光直落在房间中央,那张堆满杂物的书桌上。
他一步步走到书桌近前,伸手从上面拿起一张残破的羊皮卷。
这玩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破的似乎用力大点都能将之彻底搓成灰,上面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三角形文字,还有一些看起来像是阵法的图形。
对于这些三角形的文字,邵思齐的记忆并不完整,显然就是对此研究多年的他也是一知半解。
陈安其实也看不懂这些文字,广法天尊号称悟尽世间一切法,可那也只不过是号称,仅仅只是对博学的一种夸张修辞。
就是大罗天尊,乃至清净天道主也不敢说真正的能悟尽诸天万界的一切。
祂们的全知全能,仅仅只是相对而言的。
或许只有那传说中无法揣测,无法思量的无量天尊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全知全能吧。
不过那羊皮卷上的东西,看起来却并不怎么高明,陈安一时看不懂,但却可以用相应的规则进行解析,另外照彻阴阳镜还赋予了他洞悉世间万事万物真意的能力。
代嫁之绝宠魔妃 笑寒烟
因此,只是一会儿功夫,他大概就明白了这上面写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文青也想修仙?”
陈安哂笑一声,此时他已经知道了,邵思齐那个喝药自杀的家伙,药是从哪儿来的。
至于对方为什么这么做他也从相应的记忆中找到了答案。
盛华创世集团,是临川市的一家不输于宏夏的大型企业,他们的小公主聂桑瑜,也就是邵思齐都成死鬼了还念念不忘,祈求陈安照顾的那个小瑜。
一开始,陈安还以为是什么酸臭的爱情,可事实完全不是这样。
猴兒們替為師頂住 軒小染
那个聂桑瑜和邵思齐除了年龄,其他的方面完全不一样,反倒是是和邵思齐的兄姐一般,是个商界精英。
處男送上門 上官多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邵思齐面对她时,充满了自卑,虽然喜欢对方到了骨子里,却根本不敢表白,只敢活在自己的臆想之中。
反倒是邵思齐的大哥邵思杰和对方互相欣赏,再加上两家公司有联手合作的意向,因此商业联姻的说法在整个临川市的上流社会中,都开始流传。
大家都非常看好这对郎才女貌的璧人,除了邵思齐。
这家伙也是个奇葩,事情到了这一步,还不想着主动出击横刀夺爱,反倒开始研究起一些神神道道的东西,想要成就一段都市神话,这是标准的读书读傻了。
关键是他接触的若都是骗子还罢了,没想到以他的身份,还真接触到了一些神秘的东西,陈安手上的羊皮卷就是其中一件。
青春追忆
乌仙 老陶
然后邵思齐就把自己给玩死了,也幸亏陈安到来接了手,否则他死就死了,估计还得给这个城市造就一头影响社会稳定的怪物出来。
明白了事情的强因后果,陈安不禁摇头失笑,感叹道:真是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他本就没想管这个闲事,现在更加没兴趣了,至于因果灵契就暂时让它留着,反正也没什么妨害。
毫不在意地丢开那卷羊皮,陈安打算先洗个热水澡,然后饱餐一顿,就好好睡上一觉,再规划之后的事情。
可就在这时他家的门铃忽然响了起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