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三十不惑

pp9kn精彩都市小說 《三十不惑》-番外六:劉小月相伴-y2lk3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三十不惑
我们家与狄家,有着切齿的仇恨,我从小就被这样教导。
没有人告诉我,这些是是非非的正确答案,也没人告诉过,当年的那些事的来龙去脉到底是怎么样的。
他们只要我知道,狄家欠我们的,现在我们有个机会,可以收回这份欠款。
而这个光荣的任务,当然要交给跟狄家有着切齿仇恨的我们。
他们让我更名改姓,前往天心城,潜入一户姓沈的人家。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与狄家有仇,最终却来了沈家寻找报复的机会。
这让我一度感到很迷茫,但我深知我们列家那些鹰犬们的厉害,他们所断定的事,就十有八九会发生。
于是我就耐下性子,在沈家默默的潜伏着,等待有朝一日,得到家族的起用。
沈家的女主人是个颐指气使的更年期妇人,很难侍候,来了不少保姆,最终都败下阵来。
为了家族的荣耀,也为了给我父母争口气,我一直咬牙坚持在这个家里,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了,家族安排我进入沈家的原因。
因为,有一个姓狄的人,开始进入我的视野,也开始进入沈家的家门。
这个叫狄风的人,听说就是他二爷爷,当然害死了我爷爷列沐阳全家,听说只有少数几个不在场的人,大大小小十一口人,死于非命。
我真的没办法把面前这个满脸凄容,长相帅气的男人,跟一个杀人如麻的家族联系在一起。
很快的,我更是知道了,狄氏家族是乎遭受重创,这个叫狄风的人,很可能就是狄氏家族长房的最后一个继承人。
也就是说,我们列家的仇人,到现在只剩下了他一个。
我原本以为,家族给我的指令,会是让我在晚饭里放入毒药,把这最后一个姓狄的人给毒死。或者出场他的行踪,让家族背后的势力,来结果他的小命。
但我全都猜错了,家族给我的命令,居然是让我接近他,让他对我产生好感。
这种好感的程度越强,就能证明我做的越成功。
霸爱devil公主 love小莎
我疑惑了,我不明白,家族那些高层们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但做为一个一线潜伏者,我也只有听命这一条路可以走。
何况这条路,比起我自以为的那条路,不知道要平坦多少,最起码,他不会让我手上沾染上无辜者的鲜血。
没错,你没听错,我一直觉得这个叫狄风的男人是无辜的。
仇恨已经过去了三代人,当年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和他都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上。
这份仇恨也不该强加到我和他身上。
既然家族改变了主义,我也就乐见其成,正好顺着家族的意愿,轻轻松松完成潜伏任务,然后回到家中,算是对家族的一个交待。
但令我没想以的是,越是接近这个叫狄风的男人,我反而越是深深的被他给迷住了。
这个男人温文尔雅,从来也不会粗声大气的对任何人说话,他对每个人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就连我这个小保姆,也受宠若惊。
我有时候不免会胡思乱想,假如我要是有这样一个男朋友,该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不久之后,这个狄风就做了沈家的上门女婿,这一点倒是在我的预料之内。
看着沈婉跟他天天粘粘糊糊的样子,我早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一天。
我把这个消息传入列家的时候,引起了列家不小的轰动,高层们都义愤填膺,认为这全都是阴谋。
在他们字里行间,我没能听明白,为什么狄风入赘入沈家,会是一个阴谋。但紧接着,他们给我的任务,就变成了密切监视沈家人的一举一动。必要的时候,要保护狄风,在危机关头,甚至可以帮助他撤离沈家。
我不明白,高层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我的潜伏是为了找狄家人的麻烦,怎么到最后,却变成了要保护他们唯一的传人?
我糊涂了,但高层们并没有给我太多的资料,他们告诉我,只要我依照他们的安排,时刻做好准备,完成他们交待的任务,就是对列家最大的效忠,就是对当年被害的先祖们最好的告慰。
我相信了他们,并且如果依照我的本心,我更愿意干帮助狄风的事。
这个男人并不让人讨厌,相反还十分讨喜。
他和沈婉的结合,在我看来,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一切都是那么洽到好处,偏偏是我这颗钉子,钉在了他身边,时刻注视着他和沈家的一举一动。
我不明白,高层们为何会作出这样的判断,认为沈家人会害他们的女婿。
直到三年后的某一天,我亲眼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跟在沈婉的身后,摸进了狄风与沈婉的卧室。
我简直要惊呆了,这个女人在我面前,给自己丈夫戴了一顶绿帽。
我忽然开始同情起我的这个敌人来,他做的一直滴水不漏,对这个家也是兢兢业业。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沈婉会选择背叛他,而与自己的表哥滚床单。
我决心帮助他一次,这是家族给于我的权利。
因此,当狄风有所察觉,在厨房里向我垂询时,我便将自己知道的情况,全都向他作了说明。
就在前一天下午,我还在婴儿房的壁柜里,发现了厨房的剔骨尖刀。
我知道,那是狄风拿走的。
身为男人,他遭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我相信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忽然有些开始担心,他会被沈家人算计,最终难于走出沈家的大门。
所以我开始时时处处,关心起狄风和沈婉的那些事来。
家族给我的任务,是保全狄风,和他建立起一种亲密的关系。
所以我现在所做的一切,也算是在完成任务。我每天小心的照料着他和沈婉的孩子,一边密切的监视着这个家的所有人。
没过多久,我就把奸夫的名字透露给了狄风,狄风果然愤怒极了,我本来还害怕,他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准备了一大堆说辞,要劝他放弃这个念头。
没想到,狄风愤怒的点,却和我猜测的点大不相同。
我有一种直觉,他所愤怒的并不是沈婉的出轨,而是沈家人的态度。
沈家人是乎与他有着不可调合的某种矛盾,只是我一时还没有弄清楚而已。
我每天提心吊胆的观察着所有人,忽然发现他们是乎都在同时给狄风挖坑,好等着他跳下去。
那次真假名表礼品的事,好险就让人识破了狄风的真实身份。
当我听他们说起包装盒的事情时,我的心几乎要提到嗓子眼里,但不知道怎么着,狄风在看了一下手机之后,立刻就转危为安,让那些人无功而返。
我把这件事完整的向列家人回报之后,他们的猜测是,在沈家还埋藏着第三股势力,但无论他们给出多少种可能,我也没能找到这第三股实力存在的迹象。
因为沈家就只有这些人,除了我和狄风之外,再没有一个外姓人。哪里来的第三股势力?
但家族的高层们却深信不疑,十分确凿的告诉我,在沈家还存在着第三股势力。而我下一步最好的选择,就是能够单独跟狄风一起,离开沈家这个是非之地。
列家的高层们告诉我,这招叫做釜底抽薪之计,唯有如此,我们列家才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那时候的情形,狄风与沈家的矛盾,已然到了白热化的阶段,恐怕离开会是他唯一的选择吧。
果然不出我所料,狄风很快便提出了要离开沈家。
但令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在那个晚上,吻了我。
我说过,我对他并不反感,但也没有到跟他接吻的地步。
可那种奇妙的感觉,却深深的吸引住了我,让我无法自拔,凭心而论,我喜欢他,从第一眼看见他,我就不觉得,他会是我的敌人。
就算真有那么一天,列家的高层们告诉我,是到了消灭狄风的时候了,我想我也下不了那种狠手。
我自问是个善良的人,也能够感知到狄风的善良。
他那次亲密的接触之后,我忽然爱上了这个犹如邻家哥哥一般的男人。
狄风向我提出了,要带着我一起离开沈家的想法。这想法完全与我的目的相吻合,我几乎不用思考,就可以给出肯定的答案。
但我最终还是犹豫了,我的犹豫并不是针对家族交给我的任务,而是真的担心,我这样做会害了他。
当我完全取得他的信任时,也许就是家族开始向我派发任务的时刻。
可那时,恐怕我也早已深陷感情的泥沼,无法自拔了吧。
但家族的使命不可违背,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走上那条不归路,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知道狄风他需要我,仅仅是为了帮他照看孩子,我在他心目中的份量,可能仍然还没有办法同沈婉相比。
但我愿意等到他爱上我的那一天,我相信岁月会证明一切。
尽管我知道,我这是在玩火自粉,但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我的心想逃,却总也逃不开。
我只愿家族的潜伏任务是个没有结束期限的任务,那样我就可以和我心爱的人,共度此生。
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狄风在搬出来之后,很快就和沈家彻底的决裂了。
他开始夜以继日的忙碌起他父亲的案子。
在些其间,我也逐渐的明白了,列家人让我潜伏在狄风身份真正的目的。
原来,他们的目的,就和刚刚以失败告终的沈家人的目的是一样的。
他们全都是想要得到狄家的家传至宝,血劫经。
明白这一点的时候,我几乎无法呼吸。
我站立的这个位置,也许是五经世家其余四家人梦寐以求的位置。
这个绝佳的位置,轻易就可以探知狄风的一切隐私,甚至可以跟他来个亲密接触。
如果这个位置上的人,最终没能得到那块血玉,那么五经世家的所有人,都不可能会成功。
那些日子里,我的心总是七上八下的,我总能感觉到,列家人是乎随时都会向我下达指令。
或者在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或者是在一个刚刚睡醒的清晨。
我就会忽然接到列家人发来的信息,他们也许会在信息里说,在饭菜里下安眠药,然后取出狄风体内的那块血玉。
为此,我常常在睡梦中惊醒,然后一身冷汗的惊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大床上。
我不敢太接近狄风,怕他能够从我的表现中,看出某种异样。
但列家的那些高层们,仿佛都沉睡了一样,一言不发。
每当我将狄风的最新动态,转发给他们的时候,他们总是只有一个好字。
其它的再无半点提示。
我不知道这种日子要延续到什么时候,有时候我甚至怀疑,狄风是我们列家的恩人才对。
我离家几百里,来到这陌生的天心城,就是为了来报恩一样,帮助他照顾他儿子。
虽然我喜欢跟他在一起,但我一直都知道,爱之越深,到那时所受的伤也就越深。
我怕自己陷得太深,到时候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从那种状态中走出来。
因此,尽管我对狄风心存爱慕,却也时刻努力的控制着内心的冲动,将他看成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野兽嗅蔷 月下金狐
但想法是单纯的,事实却一再事与愿违。每当我得知他有危险的时刻,心都不由自主的揪成了一团。
我知道自己已经不争气的爱上了这个男人,甚至有时候,我真的想要告诉他,我是列家人,我是潜伏在他身边的,无耻的卧底,目的就是为了他体内的那块血玉。
也许是觊觎那块宝石的人太多了吧。
在他身边,总是汇集着行行瑟瑟的人们。让人眼花聊乱。
每次他从外面回来,只要不是特别劳累,都会跟我和孩子一起共进晚餐。
他也会在饭桌上,向我讲述关于他身边的一切事情的动向。
有一次,他告诉我,他的一个最关键的证人的丈夫,被人无端给杀死了。
我的心顿时就猛得一揪,内心开始无比的担心他的安危,那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早已爱他爱得无可救药。
我不现顾及家族的那些高层们的指导,也不在顾及我自己的身份。
我喜欢他,并且已经跟他站在了一起。不知道哪一天,他就有可能从我的生命里消失。
他信任我,比列家人对我的信任更甚。
列家人隔三差五的就要向我发布指令,还要不停的纠正着我的错误行为。
但狄风从来就是将我捧在手心里,对待我就像对待他自己的爱人一样。
为了这份信任,我就不该辜负他,更何况,他有可能随时会没死。
盯着他身上的那块血玉的人,大有人在。
我真的很担心,有一天他不能活着回来。
那时候,我所有的付出,都将付之东流。当然,我的目的也已经悄然发生了某种变化。
现在,我要嫁给狄风,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至于列家人,对不起了,我不能做他们的帮凶,去对付一个善良之辈。
不管他们讲多少得失,论多少仇恨。在我心里,狄风永远是最完美的。
从那以后,我心中的痛苦减轻了很多,过去的表里不一,让我深受其害。
所以,我不再频繁的给列家人通风报信,也逐渐开始隐藏自己的行踪。
我甚至想要完全脱离列家的掌控,独自跟着狄风一起,远走他乡。
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狄风一心想着要为他的父母昭雪,这件事没有完成之前,他是决对不会离开这里的。
很快的,我就真的脱离了列家的掌控,因为狄风把我和弘儿送到了一个不为外人所知的地方,对于这样的结局,我非常的高兴。我相信,就算是列家人,也没有办法再找到我。
手机号我已经丢掉了,换成了狄风给我新买的号码。
但我是乎还是太过天真了,直到狄风大仇得报后的某天晚上,列家的人突然找上门来,我才明白,我对这个世界了解甚少。
列家人威胁我,要我抱走小狄弘,否则,他们将会当场抢走他,留下我一个人,接受狄风的询问。
狄弘才一岁大,更是他的儿子,我又怎么能令他受到一点点伤害呢?
我知道,就算他们带走了我和弘儿,我的意中人,早晚有一天也会踩着七色的云彩来娶我,带我脱离列家那个苦海。
我深信会有那么一天。尽管我孤独的等了一个又一个白天黑夜。
若干年后,我终于等来了我的盖世英雄,他果然满身光环的出现在我面前。
只可惜,我们却没能在对的时空相遇。
狄风引领着我们,揭开了千百年来的秘密,让我明白了,这个宇宙之间,还存在着无数个我。
现在这个我,不能相伴他左右,那么,在遥远的某个时空里,我一定幸福的依偎在他的肩头。
向我仰望着星空,感觉着来自异世界的他的温暖吧。
我们的心,时时刻刻都在一起,在无数个平行宇宙里,不曾远离。

bk7r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三十不惑 txt-513,破土讀書-00ntj

Published / by Doyle Anne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第二天一大早,当我将这个决定告诉沐老的时候,沐老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凭心而论,他当然也是希望能够目睹五经世家最后的辉煌。但我仿佛就是他手中的一件艺术品,可是说,是他一手缔造了今天的狄风,如果为了一睹五经世家最后的辉煌,而需要牺牲掉这件对他来说,无比珍贵的艺术品。
我相信,他会毫无犹豫的选择拒绝。
但沐老知道我的性情,所以他一个字也没有说,只是沉重的点了点头,就默默的掏出了车钥匙。
我驾着车,带着一家四口人,踏上五经世家最后的征程。
从燕京出发,一路上,在华夏的大好山河中,到处都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我真希望这条路漫漫又长远,永远也没有尽头。让我们就这样,在这条路上,朝着一个方向,一路幸福的走向人生的终点。
但我知道,再长的路也有尽头,经时六天,我们最终还是来到了神农山的深处。
当我们再次站在太阳部落的那座金字塔前的时候。金字塔的顶端早就已经不复存在,而一座金光灿灿的罗天塔的上半部,已经完整的呈现在了我们眼前。
金字塔内的地宫的屋顶,也已经全数露了出来,那些可怖的野人们的祖先的尸体,一旦暴露在阳光之下,立刻就如同一个脆弱的气泡一般,在空气中化作飞灰,消失于无形。
师唐
五经世家的相关人等,也都陆续到来了。
悠然见田园
滅界殘兵
有些令我意想不到的人,竟也不请自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当我拥有十块玉石的时候,一切过往的那些仇恨,仿佛都只不过是生命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已经难于引起我太大的兴趣。
列家的代表,来了列胜男,列小月,列艳雪。
杨家的代表,来了杨绍安,杨元生父子。
杜家的代表,来了杜诗音,叶美娜,杜炎午。
沐家的代表,来了沐春风,沐千寻,沐雪。
狄家的代表,我让人请来了二爷爷狄向天,还有狄家的第三代,我的弘儿。
此外,赵卫国作为军方押送杨家父子的代表,也来到了现场,还有杜家的那五位生命科学方面的专家。
神秘老公晚上好
这些人中,有人曾经十分急切的想要我死,有人曾经千方百计的,想要得到我身上的某件东西。有人爱我,也有我爱的人。有人对我恩重如山却不求回报,有人与我仇深似海,而我却早已释怀。
当一切的一切都已过去,整座金字塔的最后一块砖石,被锦绣盟的那些弟兄们搬走之后,一座熠熠生辉的罗天塔,就呈现在了所有五经世家传承者们的面前。
这座塔,跟其它四座并没有什么两样,我终于发现了五座完整的罗天塔,也同时得到了十块完整的玉石。
我将涅槃经的白玉,交给列胜男。
我将厚生经的黄玉,交给杜诗音。
我将青囊经的青玉,交给杨元生。
我将善泽经的黑玉,交给沐千寻。
我将血劫经的红玉,交给狄向天。
这时候,我催动真气,以千里传音入耳的法门,大声的叫喊道:“银龙。”
一声震动天地的怒吼声中,一条巨大的银龙,自几十里的湖水中一跃而起,迅速的向着太阳部落的废墟中飞来。
妃同寻常:四朝皇妃 冰雕雪儿
银龙身姿矫健的降落在了太阳部落的罗天塔前。
我抬手示意,那些拿到玉石的五经传承者们,爬上龙背,只留下了我二爷爷一人。
他们战战兢兢的爬上去,银龙怒吼一声,带领着这些,前往他们各自的罗天塔。
而二爷爷,也跟着进入了太阳部落的罗天塔中。
我依照太爷爷告诉我的方法,意念动处,已经来到了五大部落中间的那个天坑之中。
站在那里,我默默的等待着,等待半夜子时的到来。然后便以传音入耳的方式。告诉那些传承者们,可以将手中的玉石,嵌入他们各自罗天塔的立柱之上。
当我的话音才刚刚落下,大地一阵强烈的震颤,仿佛地底之下,被禁锢着一个上古的洪荒巨兽,他随时都有可能破土而出,冲天而起,在浩荡的群山之中,暴走狂奔。
我将身体内的那块罗盘上的五星图案,奋力与正央天坑里的那个立柱上的五星图案相互重合。
当两个图案完美契合的那一瞬间,大地震颤,星月暗淡。整个天地之间,忽然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强大的威压。
这种威压足以令天地变色,令万灵匍匐。
大地剧烈的震动起来,地底的那头巨兽,是乎更加疯狂的在发泄着自己全身的力量。
夜空之下,巍峨的两将山就如沙堆泥塑的一般,顷刻间土崩瓦解,向两边坍塌开来。
五座罗天塔的顶端,和中间的天坑里,都同时迸发出一股足以毁天灭地的能量,直指苍穹,穿透大气层,射向浩瀚无际的宇宙空间。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一阵接着一阵的轰鸣声,自地底发出,那些尚存在五大区域的野人们,眼中都流露出了无比敬畏的神情,纷纷跪倒在地。
大地龟裂,缓缓的开始向上抬升。
那种生长的力量,无人可以抵挡。
拐個小妻來愛愛
而我体内的那个罗盘,也在这同一时间,光芒大盛,开始迅速的旋转起来。
钟乳石之家 源秀一
壹品悍妃 蕪瑕
从他的几部,源源不断的冲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像是在不断的哺育着地底的那个怪兽。
直到这一刻,我才终于明白了什么,想要挣脱那根立柱的束缚。
但显然,为时已晚,我的身体,犹如被一个力量巨大无比的磁场所吸附,无论我使出多么大的力量,在他的面前,都无济于事。
或者说,我是和这个巨大无比的磁场,共同拥有着我体内的那个罗盘的力量。所以,我根本无法摆脱他。
地底的那个超级大怪兽,正在以惊人的力量,破土而出,向着地面抬升。
而使得压在他上面的所有一切物质,都在同一时间,面临灭顶之灾。
千年古树被连根拔起,奇珍异草,被破坏一空。河道断流,山峦崩塌,蛇虫鼠蚁,豺狼虎豹惶惶惑惑,四散奔逃。
只有那些野人们,匍匐在大地上,眼中流露出信仰的力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