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pqp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逍遙初唐笔趣-第1017章 抗旨不遵-tcokh

逍遙初唐
小說推薦逍遙初唐
李牧稍犹豫,规规矩矩跪地接旨道:“臣李牧接旨。”
犀照 倪匡
太监拖长声调念起来:“诏曰,欣闻王师于塔姆河畔大破鞑虏,卿乘时追击破灭渠魁。备见忠义之气,通于神明,却敌兴邦,唯卿是赖。然则兵法云,穷寇莫追。孤军深入漠北,实乃兵家大忌,望卿切不可贪功冒进,宜早日班师,封功受赏,以解官民相望之苦,朕当为爱卿亲解战袍,共享太平盛世。遣此亲札,想宜体悉。望于见诏之日,即将兵马交付兵部侍郎崔望,切记,切记,钦此。”
太监不慢不紧的念着诏书上的内容,语调抑扬顿挫,竟也煞是好听。然则在场李牧的身边人,却一个个七情上面、火冒三丈,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忍不住,把那圣旨和太监一同撕个粉碎……
李牧的面色渐渐的沉了下来,胸中同样怒火升腾,他实在没想到,长安城那边忌惮自己道这种程度,居然宁肯放弃彻底剿灭西突厥,还西域彻底安宁的天赐良机,也要让自己把兵权交出去!
交给谁来的?崔望?还兵部侍郎?听都没听过!
不知不觉诏书念完,李牧还沉浸在愤怒中不可自拔,根本不按套路接旨。
这下小太监就非常尴尬了……他环视着周围众人一个个要吃人的样子,尤其是李牧那铁青的脸色,他吓得两股战战、一脑门子冷汗,哪里还有一点传旨钦差的威仪?他被人扶着站在那里,犹豫了好一会,只好硬着头皮,怯生生道:“公爷请接旨吧。”
谁料李牧眉头紧锁,置若罔闻,依然不肯接旨。
小太监心中暗暗叫苦,他是被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旨意送到李牧手里。见李牧不肯接旨,他只好支撑着上前,将旨意递到李牧面前。你不肯接,我递给你总成了吧……
就在双方相持不下之时,乌斯满怒气冲冲上前来,一把夺过小太监手中的圣旨,废纸一般攥在手里,双目圆瞪着他,愤愤的质问道:“这到底是谁的主意,大军全胜在即,此时却让侯爷交兵权?这是什么意思?能杀尽贼兵却不杀尽,大唐北境岂得安宁?!那个崔望在哪儿,你把他叫出来,我来问问他到底有什么本事,能替代得了侯爷!”
小太监冷不防被夺去圣旨,登时愈加手足无措,但他该说的话还是得说,只能迎着乌斯满要吃人的目光,带着哭腔道:“咱家只是个带话的。既然这位将军已经替公爷接旨,就还请准备一下,奉旨还朝吧。崔侍郎不在此处,他行得慢一些,如今算算,当是刚到定襄吧,咱们现在返回去,就能看到他,肯定能!”
“呸!我接个屁旨!什么叫我接旨了?!”乌斯满把那黄绫丢到地上,使劲踩了几脚,然后拔出宝剑,就要宰了小太监!
“老子杀了你这个阉奴再说,看看你还怎么跟老子班师回朝!”
風流醫生俏護士 若尋歡
小太监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尖叫起来道:“我是传旨的钦差,杀了我便形同造反一样。将军三思啊,你想要被诛九族吗?!”这厮纵然吓得魂不附体,依然忘不了自己的身份。可见,这小太监临来的时候,早就被嘱咐过了,到了什么情况下应怎么办,一点也不慌乱。
侯門閑妻
“老子就杀了!”乌斯满狞笑一声,一剑劈向小太监的脑袋。
“住手!”李牧终于出声了,他一开口,乌斯满的动作硬生生停止下来,距离小太监的脖颈,只有一个拳头的宽度。
“哼!”乌斯满恼火的别过头去,太监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众人突然问到一阵骚味,原来这厮吓尿了裤子。
李牧撑着双腿,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的草叶和泥土,看也不看那太监道:“你管远道而来,一路上吃尽了苦头,还请下去休息。至于军事自有我等安排,等做了决断,再与你知道。”
李牧说完,马上便有侍卫架起太监出去,至于太监带来的那些随从护卫,早就吓的筛糠一般缩成一团,哪个还敢解救自家公公。
太监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到周围的将士各个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一个个紧攥着剑柄,恨不得要把自己剁碎的样子,小太监终究还是惜命,快到嘴边的话,深深的咽了回去。
等到太监的背影消失不见,乌斯满弯腰捡起已经黑乎乎的圣旨,走到李牧面前晃一晃道:“这恐怕不是皇帝的主意,侯爷三思,也许长安有变故?”
此时李牧才伸手拿过那圣旨,摊开后扫了一眼,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怎么侯爷要遂了他们的意不成?”乌斯满咆哮起来道:“侯爷怎能受这样的鸟气,不如……挥军南下,但……”
“住嘴,这样的话,我不想在听见!”李牧的目光如电,乌斯满不敢言语了。他现在虽然是大唐的将军,但是对大唐,却没什么忠诚可言,他的忠诚,全都是对李牧个人的。
“侯爷,咱们还要追么?”
李牧想了想,道:“等我写一篇陈情表,让太监带回长安去。再分五千兵马,让他带回定襄,剩下一万人,按计划继续追击!”
……
数日之后,快马回报长安,李牧所率骑兵并未完全班师,而是追着同娥的踪迹而去,只带回了五千人到定襄。
跟着消息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封李牧手书的陈情表,上书不能班师的数个理由。
炮灰逆襲之女配來了 世子爺
“自寻死路,自寻死路!”房玄龄在进宫的路上就已知晓李牧并未班师,他喜忧参半,心中却暗道:‘这下神仙也救不得他了!’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也许李世民在这件事之前,还心中没有芥蒂,但李牧不尊圣旨,这本身就是一个大事儿!“老子就杀了!”乌斯满狞笑一声,一剑劈向小太监的脑袋。
“住手!”李牧终于出声了,他一开口,乌斯满的动作硬生生停止下来,距离小太监的脖颈,只有一个拳头的宽度。
“哼!”乌斯满恼火的别过头去,太监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众人突然问到一阵骚味,原来这厮吓尿了裤子。
李牧撑着双腿,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的草叶和泥土,看也不看那太监道:“你管远道而来,一路上吃尽了苦头,还请下去休息。至于军事自有我等安排,等做了决断,再与你知道。”
李牧说完,马上便有侍卫架起太监出去,至于太监带来的那些随从护卫,早就吓的筛糠一般缩成一团,哪个还敢解救自家公公。
太监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到周围的将士各个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一个个紧攥着剑柄,恨不得要把自己剁碎的样子,小太监终究还是惜命,快到嘴边的话,深深的咽了回去。
等到太监的背影消失不见,乌斯满弯腰捡起已经黑乎乎的圣旨,走到李牧面前晃一晃道:“这恐怕不是皇帝的主意,侯爷三思,也许长安有变故?”
此时李牧才伸手拿过那圣旨,摊开后扫了一眼,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怎么侯爷要遂了他们的意不成?”乌斯满咆哮起来道:“侯爷怎能受这样的鸟气,不如……挥军南下,但……”
“住嘴,这样的话,我不想在听见!”李牧的目光如电,乌斯满不敢言语了。他现在虽然是大唐的将军,但是对大唐,却没什么忠诚可言,他的忠诚,全都是对李牧个人的。
“侯爷,咱们还要追么?”
李牧想了想,道:“等我写一篇陈情表,让太监带回长安去。再分五千兵马,让他带回定襄,剩下一万人,按计划继续追击!”
……
数日之后,快马回报长安,李牧所率骑兵并未完全班师,而是追着同娥的踪迹而去,只带回了五千人到定襄。
跟着消息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封李牧手书的陈情表,上书不能班师的数个理由。
“自寻死路,自寻死路!”房玄龄在进宫的路上就已知晓李牧并未班师,他喜忧参半,心中却暗道:‘这下神仙也救不得他了!’
也许李世民在这件事之前,还心中没有芥蒂,但李牧不尊圣旨,这本身就是一个大事儿!
“老子就杀了!”乌斯满狞笑一声,一剑劈向小太监的脑袋。
“住手!”李牧终于出声了,他一开口,乌斯满的动作硬生生停止下来,距离小太监的脖颈,只有一个拳头的宽度。
“哼!”乌斯满恼火的别过头去,太监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众人突然问到一阵骚味,原来这厮吓尿了裤子。
殺手王妃 明月憔悴
李牧撑着双腿,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的草叶和泥土,看也不看那太监道:“你管远道而来,一路上吃尽了苦头,还请下去休息。至于军事自有我等安排,等做了决断,再与你知道。”
李牧说完,马上便有侍卫架起太监出去,至于太监带来的那些随从护卫,早就吓的筛糠一般缩成一团,哪个还敢解救自家公公。
逆命
太监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到周围的将士各个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一个个紧攥着剑柄,恨不得要把自己剁碎的样子,小太监终究还是惜命,快到嘴边的话,深深的咽了回去。
等到太监的背影消失不见,乌斯满弯腰捡起已经黑乎乎的圣旨,走到李牧面前晃一晃道:“这恐怕不是皇帝的主意,侯爷三思,也许长安有变故?”
此时李牧才伸手拿过那圣旨,摊开后扫了一眼,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
“怎么侯爷要遂了他们的意不成?”乌斯满咆哮起来道:“侯爷怎能受这样的鸟气,不如……挥军南下,但……”
“住嘴,这样的话,我不想在听见!”李牧的目光如电,乌斯满不敢言语了。他现在虽然是大唐的将军,但是对大唐,却没什么忠诚可言,他的忠诚,全都是对李牧个人的。
“侯爷,咱们还要追么?”
李牧想了想,道:“等我写一篇陈情表,让太监带回长安去。再分五千兵马,让他带回定襄,剩下一万人,按计划继续追击!”
……
数日之后,快马回报长安,李牧所率骑兵并未完全班师,而是追着同娥的踪迹而去,只带回了五千人到定襄。
跟着消息一起回来的还有一封李牧手书的陈情表,上书不能班师的数个理由。
“自寻死路,自寻死路!”房玄龄在进宫的路上就已知晓李牧并未班师,他喜忧参半,心中却暗道:‘这下神仙也救不得他了!’
也许李世民在这件事之前,还心中没有芥蒂,但李牧不尊圣旨,这本身就是一个大事儿!
“老子就杀了!”乌斯满狞笑一声,一剑劈向小太监的脑袋。
“住手!”李牧终于出声了,他一开口,乌斯满的动作硬生生停止下来,距离小太监的脖颈,只有一个拳头的宽度。
“哼!”乌斯满恼火的别过头去,太监烂泥似的瘫在地上,众人突然问到一阵骚味,原来这厮吓尿了裤子。
李牧撑着双腿,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膝盖上的草叶和泥土,看也不看那太监道:“你管远道而来,一路上吃尽了苦头,还请下去休息。至于军事自有我等安排,等做了决断,再与你知道。”
李牧说完,马上便有侍卫架起太监出去,至于太监带来的那些随从护卫,早就吓的筛糠一般缩成一团,哪个还敢解救自家公公。
太监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到周围的将士各个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一个个紧攥着剑柄,恨不得要把自己剁碎的样子,小太监终究还是惜命,快到嘴边的话,深深的咽了回去。
等到太监的背影消失不见,乌斯满弯腰捡起已经黑乎乎的圣旨,走到李牧面前晃一晃道:“这恐怕不是皇帝的主意,侯爷三思,也许长安有变故?”
此时李牧才伸手拿过那圣旨,摊开后扫了一眼,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负手站在那里,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