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11fx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新白蛇問仙 ptt-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丟失-g45in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
树丛里,小手拨开枝叶……
天機悟道
丹凤美眸藏于阴影扫视山谷,石桥不过几尺高,数块青石巧妙堆砌而成,溪水潺潺流过桥洞。
桥上有两个人,记得之前在山门外荷叶上见过,找死的岑氏年轻天才俊杰,以及四十余岁中年外貌的岑氏男仙,看似仪表堂堂,却仗着山谷繁茂老树遮掩鬼鬼祟祟。
岑琸看着这位名义上爷爷的爷爷辈同族,恼怒想发作却忌惮对方修为。
强压怒意尽量心平气和开口。
“晏老,您唤小子来这山谷究竟所为何事?”
“哎~见外了见外了,同族太多辈分早已说不清,何必麻烦,叫我一声我晏老哥即可。”
名为岑晏的岑氏男仙热切的有些诡异,仙家无情,氏族大了难免生分疏远,忽然热情简直不可理喻。
“这……小子就喊一声晏老哥了。”
“对嘛,琸老弟。”
岑琸一听顿时暗道坏了!
修为高的长辈不顾辈分称兄道弟,必有所图谋!
岑晏笑眯眯与岑琸肩并肩,站在小石桥上倒也有点仙家景象。
“琸老弟请看,前方乃金鸡峰,半山金塔所在为青元宫,呵呵,老哥前些日子在山门客堂有幸遇一佳人,美貌无双,哦,当然比不得龙女灵秀。”
“……”
“唉,吾之爱妻仙逝已三年之久,本欲孤老终生。”
岑晏唉声叹气,岑琸点头做感慨状实则心底暗骂虚伪,两千多寿元妻妾死了不知多少,这是看上哪个道门女弟子了吧。
“谁知在仙山再次感受到姻缘,若是能成,老哥以后将再无遗憾。”
惆怅表情很到位。
岑琸修为虽年轻但熟悉自家族人秉性,什么姻缘全都是借口,直白说自己也是一样,谁能拒绝美色?
“佳偶难得,老弟提前恭贺老哥马到功成。”
“哈哈哈~借老弟吉言。”
二人低声微笑,岑晏捋了捋下巴打理精致的胡须。
“咳,那位仙子并未同意ꓹ 可老哥没时间消磨,所以求老弟相助。”
木葉之火之意誌
这是进入正题了。
“莫非……”
“没错ꓹ 老弟手中宝物能定姻缘。”
心底再次暗骂老不休简直愚蠢至极,执行老祖旨意时竟然敢多生事端,怪不得今日诓骗自己来到这偏僻山谷ꓹ 为了美色昏了脑子,乱用姻缘神器被道门高手察觉岂不是要坏老祖谋划?
可是……
都市成王
被发现的概率应该很小ꓹ 谁会知道此行带了这等宝物,借此机会获得人情也不错ꓹ 人情债可比神丹宝物更实在。
叹口气ꓹ 无奈的看看这位好老哥,哭笑不得。
“老哥,其实根本不必来这金鸡峰山谷,在山外一样施为。”
“啊?不是得接近四丈吗?”
岑晏目瞪口呆。
岑琸扶额压制心中恼怒。
廢柴嫡女覆天下 俏巫
“龙女是神兽,是真龙,洪荒为数不多能跳出命运长河的存在,唔ꓹ 连众位仙君也做不到,没办法ꓹ 某些古老神兽与生俱来ꓹ 羡慕不得。”
缓了缓继续说道。
“你看中的那位仙子非龙族ꓹ 只要知晓生辰与名姓ꓹ 随时随地可施法。”
岑晏喜出望外,早知如此何必大老远跑来金鸡峰。
正准备让岑琸使用姻缘宝物时ꓹ 蜿蜒清幽山路忽然出现三位道门仙子ꓹ 有说有笑下山来ꓹ 岑晏眼睛一亮,看上的那位仙子也在!
三人中ꓹ 一位高挑长腿仙子美貌动人……
瞅这位便宜老哥模样就知正主来了。
也好,省得问生辰,默默将姻缘红绳藏于袖子里,只需简单将红绳牵上就再也逃不掉桃花劫,无色无形无迹可寻,她躲不掉,唉,简简单单小事非得翻山越岭。
树丛里,白雨珺将二人所有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超强听觉天赋,尤其近距离窃听,任何秘密都无法隐藏。
将目光对准岑琸。
毫不犹豫开启天赋注视过去,虽然有些身影看不清但足够推测出一切。
眼前一幕幕镜像流水似的划过,岑琸短短数日所经历诸事被仔细翻看,镜像里他所见过修为越过的仙人越模糊,反之则清晰,逆天本领让他毫无秘密可言。
白雨珺很生气,此刻很想将两人撕碎吃肉!
嘴角尖锐龙牙越来越长……
树丛里的身影消失,白雨珺面无表情出手,其胆敢用姻缘宝物暗算自己,这事儿没完!
山上下来的美貌仙子很熟悉。
时常在山门接待访客,当年还调戏过,确实很美。
岑晏上前打招呼。
“数日未见,仙子可好。”
美女看见小石桥上的两人后直皱眉。
仙山广袤宫观无数,许多访客登山后可在部分区域游玩,金鸡峰平日罕有人至,想不到他能找到这里,心中不喜,因为其背景又不能翻脸闹僵,深感无奈。
“见过二位岑道友,山中多美景,就不打扰二位了。”
美女领着俩同门欲走,岑晏赶紧朝岑琸使眼色,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岑琸微微点头,袖子里的手抓住红绳即将发动宝物特效……
貴姝
突然,身子猛地一震。
總裁誤寵替身甜妻
姻缘红绳不见了!
明明刚才还在手里怎的突然就没了?
岑琸脸色瞬间煞白,不可能无意滑落,堂堂仙人怎么可能丢东西!只有一个可能,刚刚有高手窃走了姻缘红绳!
我的未來有點萌
短短刹那间宝物就失去感应,岑晏没察觉到任何异常,很强!到底是谁?
藏在袖子里的手控制不住哆嗦,脑袋一片空白,惊恐之余想起同心锁仍在,只要完成老祖交代的任务丢一件宝物的罪过能减轻许多,毕竟有了龙女气运加持未来前途光明,或许能够网开一面。
还没等松口气,忽然有种不妙的预感……
储物法宝呢?
完了……
仿佛一股寒气从脚跟升起直达脑后,浑身僵硬面如死灰。
惶恐后暗暗庆幸,资产丢了便丢了,幸亏当时为求稳妥将同心锁藏于丹田,丢失财物无所谓,老祖嘱托最重要,只要同心锁还在就能完成任务,但此时真的不敢拿出使用。
岑晏一看便宜老弟还没动手顿时大急。
“老弟?还不快快见过仙子,前些日子在山下多亏仙子接待。”
情急之下眨眼撞肩膀,岑琸仍旧一动不动,岑晏搞不懂了,莫非姻缘宝物看不见摸不着就能施法?
輪回進化 瘋狂的小賤
美女和两位同门与岑氏二人擦肩而过。
待三人走远。
“老弟?那宝物竟这般使用?”
“我……”
岑琸本打算实话实说,可话到了嘴边决定换个说法。
“老哥放心,你们之间已有红线牵连,莫急,就算牵了姻缘也须等些时日,我们早些回去吧。”
实在是怕了,再耽误下去恐怕同心锁也保不住,硬抢怎么办……
“琸老弟帮了大忙,嘿嘿,这份情老哥记住了,到时一定要参加宴席。”
岑琸调整情绪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沿着来路快步往回走,心里纠结这事该如何交代,第一次觉得这任务根本不是好事。
二人渐渐远去。
山谷溪流,胖水獭回到心心念念的水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