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yic4優秀都市小说 我在大明開無雙 戴小樓-二百九十一章 我從道德上譴責你相伴-odahf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一段琵琶语。
行文至此,或许有读者老爷要骂了,辣块妈妈,有你不会的么?
作者老爷却想说,有你会的么?
你不想付出,就想着得到?你不会钢琴,好歹学个小提琴,不会小提琴,好歹也学个吉他,不下苦工练音乐技能,大学怎么泡妞?
異域求生日記 憤怒的香蕉
多金公子撿到寶 艾蕊兒
知道骨肉皮这个词怎么来的么?
你明明知道玩音乐的身边女人不断,却又不肯学音乐,自己身边没女人,又要骂女人眼瞎,学音乐的渣男……
皮裤汪长那样,因为玩音乐,都能那啥,对吧!
当年窦仙儿骂唐朝,说你们睡了那么多大姑娘……其实窦仙儿自己睡的也不少。
庶出三小姐:傾城狂妃 冰水仙
獨寵:最強狂後 墨傾長風
你瞧,睡得少的,还能在道德上谴责睡的多的。
所以说,一定要学音乐啊!
副本二次元 晝之星
至于为什么康飞会吉他就能弹琵琶,废话,都是拨弦乐器,难道这个可以拨,那个就不能拨了?
我要会刀法,难道剑法我就不会了?全世界除了天朝,刀剑都不分的好不好,别人说不会我就不会了么。
器械,无非是手臂的延长,我不但会刀,会剑,我还会棍子哩。
总之,康飞成功用音乐征服了在场的人。
至于用女声这个小节,话说,大明穿女装的老爷都比比皆是,像是张居正那种大胡子,傅粉熏香,可是写在史书里面的。
是有看不惯的,道貌岸然,说女人穿个两尺八的扬州样,又短又窄,实在不成个体统,说年轻秀才们穿个女装ꓹ 还涂朱(注1:画口红),真真没了个体统ꓹ 可是,自己玩表子玩得飞起,家里面除了门口两个石狮子干净ꓹ 其余都脏得不能见人……
这种人,哪朝哪代都少不了ꓹ 不过,康飞是漫不在乎的。
马顺卿砸了砸嘴ꓹ 说:“世兄这首曲子ꓹ 是好,可惜,我却也说不出哪里好。”
旁边他那小妾白了他一眼,拿个帕子擦了擦自己眼角,就说:“小戴相公这首曲子,情感真挚,我见犹怜……”说罢ꓹ 她转首就去看徐线娘,忍不住有些羡慕ꓹ “五姑娘真真是个有福气的。”
但凡女性ꓹ 【你只不过失去一条腿ꓹ 紫菱失去的却是爱情】这种调调就没一个不喜欢的。
易求无价宝ꓹ 难得有情郎。
大明小婢 沐非
她是真羡慕线娘。
线娘未免就有些难为情,原本ꓹ 她是有些瞧不上这人的ꓹ 不过ꓹ 这会子却觉得她顺眼了许多,当下红着脸把眼泪擦了ꓹ “姐姐莫取笑我。”
她这一声姐姐,马顺卿听了欢喜,赶紧冲自己小妾使眼色,那小妾心领神会,顿时笑着,就附和着线娘说话。
康飞放下琵琶,却是有些没趣了。
许多话,原本要哄哄线娘的,这会子自然也张不开口。
当下他把琵琶原物奉还,便要下楼,线娘自然也张不开口,说你们赶紧滚蛋,我要跟姐夫卿卿我我。
两人心中都惋惜,未免心有灵犀一点通,齐齐抬眼,眼神一撞,胸中俱是一跳……
线娘晕着脸,就低下螓首。
康飞老脸一红,心说我肯定是因为最近没缴纳公粮,俗话说,月满那啥,人满那啥……
马顺卿瞧出端倪,未免心中大叫不好,自己耽误人家好事了,赶紧拽着小妾要走。
可是,他这么明显的姿态,徐线娘怎么好意思?不由死死拉住他那小妾……
康飞和马顺卿下楼来,马顺卿未免就说:“是我老朽了,眼神不济,坏了世兄的好事……”
康飞赶紧声明,“我与线娘,那是诚挚的兄妹感情……岂不闻,赵匡胤千里送京娘。”
马顺卿闻言就劝说他,“世兄,我托大,劝你一句,虽说魏国公府如今不算最顶尖的勋贵,可即便如此,他家嫡小姐,却足以配得上任何一家了,世兄你家,若能与魏国公府上联姻,那是大大地好事。”
如今的勋贵,不成器,更何况魏国公家世代在南京,可谓远离中枢,故此说,不算最顶尖的勋贵。
康飞就解释,“我实在是已经与扬州卫指挥佥事凤家定过亲的。”
马顺卿未免哼了一声,“那扬州卫指挥佥事若识相,便应该早早退亲才是,春林兄……那是他家那样能攀上的么?”
这话,康飞听了未免可笑。
他老子什么样儿,他还不知道么?
但是,随着他两次抗倭,入了朝廷大佬的眼,他老子可谓水涨船高,讲真,即便这时候礼部侍郎徐阶,看见他老子,免不得也要上来,拉拉手,再说两句,可是冶春诗社戴春林当面……
重生校園之天價謀妻 南灣茶暖
所以马顺卿说,扬州卫指挥佥事,那算个什么官宦?该当自己自觉,早早把婚退了才是。
不过,这些,也轮不上他来操心了,凤蓉娘跟他也不是青梅竹马或者情比金坚,倒是老丈人,未免可惜了,凤指挥是个好人啊!
想到这些,他未免有些沉默。
马顺卿以为他想家了,当下就说:“眼看年关,世兄想念家中父母亲人,这也是人之常情,不如我叫个戏班子来,唱两折六郎探母,聊慰世兄……”
康飞赶紧摇手,“这南戏就不看了,咿咿呀呀的,说实话,我也看不太懂,要是有打戏还行,最好打得结棍的……不过,老世叔要是有什么差事,让我忙一忙也可以,其实都是闲的。”
他这么一说,马顺卿倒是略一沉吟,随后,说了一番话。
“原本,我不该麻烦你,你这一说,倒是有一桩事情。”他说着,就细细道来。
原来,是当地香山番,也就是濠镜澳,那些佛郎机人建立番庙,势力日渐大了,有些人便略显得跋扈起来,前几天,香山知县来说,当地百姓出举,说有几个佛郎机人,玩表子不给钱。
当地香山知县是个要体面的人,觉得,为了几个表子钱,跟佛郎机人去要,未免坏了我天朝体面。
只是,当地百姓非要出举,他也没办法,只好上报到了府衙这边。
马顺卿看了这个未免觉得莫名其妙,要几个表子钱,居然也要上报到我广州府衙来?你这是把府衙当什么了?
香山知县也是叫屈,说,下官也是没法子,当地百姓闹得厉害。
马顺卿未免骂一句,这些南蛮子,着实可恶。
大明规定【不得官本土】,他马顺卿又不是广东人,再则说,即便他是广东人,那些百姓,跟他读书老爷,也不是一道人,骂两句南蛮子,算是客气的。
香山知县自然也不是广东本地人,附和着知府大人骂了两句,说,大人说的是,这些南蛮子着实可恶,尤喜诉讼,下官真是,三生为恶,才做了这香山知县。
官员考核,要【息讼】,也就是老百姓打官司,老爷必然要劝说。
约瑟公,你坐下,听俺说说知心话。约瑟公,咱都坐下,咱们随便的拉一拉。
都市驅魔師 龍成傑
叫老百姓不要打官司,这是非常紧要的一条,如果碰到当地喜欢打官司,那可真是头疼的紧,别的不说,考功上上必然是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