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panz都市言情小說 港綜世界大梟雄笔趣-577 球擺穩,不然打死你鑒賞-5s88z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当年“洛哥”受到陈统探长赏识,将其提携成手下警长,后来便是继承陈统探长的位置。
虽然,当年洛哥能够上位,背后还有结实“白小姐”,获得九龙城寨支持的原因……
但是,洛哥出道便得罪九龙探长颜同,直至十几年后才在庄仔帮助下颜同打趴…
要是没有陈统探长最初的保护,洛哥根本没机会在警队混下去。
而洛哥成为探长之后,陈统探长退休给帮会中做“中间人”,依靠以前的影响力和关系,收些茶水费,让道上的一些事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可是有次陈统探长出面调解,碰上一个硬茬子“响尾蛇”。
最初“响尾蛇”还要给陈统探长几分面子,可是随着“响尾蛇”走投无路,又看不起陈统一个退休探长,干脆便直接劫持了陈统探长。
那时洛哥已经贵为辖区探长,可为营救“老长官”的性命,洛哥亲入虎穴和响尾蛇谈判,冒死把陈统探长救出。
这份“忠义”庄爷也完整的继承下来了!
这就是一种“信念”!
为下面的人做好作表率,将来才会有一个下场。
忠义是要代代相传的…
上梁不正,下梁歪,奸贼也会相传。
庄sir冒险帮“洛哥”出头是没有其他利益因素的,单纯就只为“忠义”两个字,不用管什么利益、好处,干就对了。
不过,事情演变到这一步,庄爷站在旁边抽着雪茄,心里也开始盘算结果。
这件事情解决的方案有、解决的底气有、操作一番也不会亏。
“呼…”
庄世楷吐出一口白雾。
雷洛上前一步,抓住白小姐的手腕,看向她笑道:“好了,月娥。”
他伸手摘下白月娥手上的菜刀,把染血的菜刀随意丢在地下,“叮当”发出一记清响。
地上高老板身中十几刀,有的刀口很重,有的刀口较轻。
不过,高老板满身白衫都给砍破,白衫到处都挂着彩,看起来十分凄惨。
当然,高老板性命还是没大碍的ꓹ 大概是菜刀不够锋利,洛哥阻止的及时。
不管是洛哥还是庄先生ꓹ 两人都明白斩死高老板容易,妥善解决事情很难。
高老板肯定没有一个好下场,不过一巴掌要换一条命是不是便宜高老板了?
接下来还有一大波事情要处理。
先给高老板留一个活口ꓹ 等高老板的人来了再谈,那样一切才会清清楚楚嘛…
白小姐回头搂住老公腰:“不斩死他真是太便宜他了!”
TMDꓹ 当年白小姐也是一呼百应,上街斩人的九龙城寨大小姐ꓹ 没人敢惹的狠角色。
虽然她嫁给洛哥以后乖乖在家相夫教子ꓹ 学做一个好老婆,但是江湖儿女的狠辣一点没有消退,只是深深的藏进骨子里。
白小姐敢替洛哥死、也敢把洛哥的对头斩死。
这时白小姐犹不解气,说完话回头看向高清原,一双明眸眼神可以吃人。
不过她最听洛哥话。
洛哥则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儿子还在旁边,当妈的人不要打打杀杀ꓹ 去厨房把碗洗了。”
“乖。”
这时洛哥说话的语气,充满温柔ꓹ 极近宠溺。
人間苦 甲六一
庄世楷往身边瞥一眼。
玫瑰果然目露羡艳ꓹ 再把目光投向他。
他连忙回过头。
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呵呵ꓹ 我也能替你斩人ꓹ 你怎么就知道打我屁股?”玫瑰表情冷艳,穿着长裙ꓹ 心中暗道。
方国辉则是呆在旁边ꓹ 认清自己“妈妈”是何等人物了。
难怪“爸爸”在外嚣张霸气ꓹ 威风凛凛,回到家里却唯唯诺诺ꓹ 不敢大声说话。
原来“妈妈”真的有一手啊!
很显然,这次事件会改变年轻人方国辉的一些观念,让方国辉更知道什么叫“情义”、“家庭”、还有“斗争”。
如果他足够聪明的话,不仅不会影响到他的个人品格,反而方国辉更加成熟,做出对的选择。
庄世楷看向方国辉一眼,发现方国辉脸色沉稳,渐渐流露思索之色,心里微微颔首,感觉满意。
步步驚婚
白小姐回去厨房。
砍完就走。
漫威之大怪獸傑頓 羊哭
洛哥则放下嘴里的雪茄,摆手讲道:“把高先生处理一下!”
“是。”两名小弟上前拉起高清原。
庄世楷轻笑着道:“走,我们去喝茶,放松放松,等台南帮的人上场。”
“好!”
洛哥跟着走进房间。
……
台北。
市区。
一家高级酒店。
“吱啦。“
一个穿着花衫,戴着墨镜的男人推开木门,快速走出包厢。
只见男人摘下墨镜,露出一张不羁,凶恶的面孔:“妈的,大过年绑我老板,那伙越南佬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实话,每个本地黑帮都有一种天然的强势,往往不会把外地帮会放在眼里。
重生之假純姑娘
就算越南帮已经在台岛发展多年,并且扎下根,可三联帮、台南帮、松林帮都不会以为自己比越南帮差点什么。
因为帮会本就是由乡土情结发展起来的结社模式!一定程度本地黑帮就代表着优势!而且代表着实力!
所以,本地黑帮绝不能怕外地黑帮,一怕就会倒。
大佬更是不能怂!更不能老板出事!
老板出事谁给钱?谁还会罩他?帮会又怎么发展,大佬的位又怎么守好?
“大哥,一个杀手直接撩倒六个保镖,闯进高先生的别墅里,当着他老婆孩子的面直接把人绑走…警察厅先让我们自己处理,他们要过年……”
“而高先生现在就在雷洛的别墅里。”一名穿着T恤的小弟小跑跟在后头。
丁宗树脚步疾快,拿着墨镜,很快就走到酒店大门。
棄妃絕愛 呂顏
“啪嗒。”一名小弟拉开车门。
他弯腰迈腿坐进车内,抬起头,视线穿过车窗问道:“高老板真打雷洛了?”
“打了。”小弟点点头道。
“麻烦了。”丁宗树关掉车门,轿车缓缓朝海滨别墅驶去,心里则在吐槽:“高老板啊高老板,你什么时候打不好,偏偏要在庄先生来台岛的时候打?”
其实,他作为道上混的江湖人,很能理解庄先生的做法。
毕竟,他也不可能亲眼看到自己大佬给人打,什么事都还不去做吧?
不过理解归理解,高先生是他老板,该做的事情还要做。
……
滨海别墅。
娱乐室。
庄世楷手上握着一根球杆,来回在高尔夫球前比划。
他和洛哥泡完两杯茶杯觉得很无聊,干脆便来到娱乐室打室内高尔夫。
这室内高尔夫其实就是一条绿道、一根杆、一个球、再配一个洞。
非常简单。
现在杆和球都没有问题。
绿道放球的起始点则摆着一个大脑袋!
高先生身上刀伤裹着绷带,五花大绑躺在地上,嘴里撅着一个高尔夫球。
洛哥家的一名保镖上前两步,躬身讲道:“雷生、庄生、台南帮的丁宗树到了。”
庄世楷点点头:“喔…”
“咻!”
他迅速扬起球杆,击出一记球,球稳稳进入洞口。
高先生眼神惊恐、满脸大汗、露出劫后余生的表情。
“请他进来。”
洛哥在旁边叫道。
“是。”
保镖鞠躬离开,转身前去带人。
庄世楷再拿起一个球,蹲下身,放在高先生嘴上,拍拍他脸颊:“球摆稳,不然打死你!”
高先生满脸惊恐。
一颗心脏再度悬起。
他真心怕的要死啊!
可他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
庄世楷重新开始比划球杆。
这时保镖带着丁宗树走进娱乐室…
“啪!”
庄世楷狠狠挥出球杆、击出一记球。
不过,这记球可没刚刚那么“恰好”,恰好的擦过高先生脸颊,完美落入洞穴…
这记球在击中球杆的时候,很凶残的擦过皮肉,高先生脸上、嘴角都擦出一块烂肉,然后带血的高尔夫球又完美落进洞穴当中。
“啊!!!”高先生响起一声惨叫。
丁宗树望着地上的“大老板”脸色骤变,非常难看。
他一看就知道“大老板”给来回洗刷过好几遍,给折磨的非常惨。
丁宗树强忍着愤怒:“庄先生、雷老板、新年快乐。”
雷洛手上端着一杯威士忌,坐在一张台球桌边,轻轻抬手,浅笑饮酒。
他懒得去回答丁宗树。
或者说,他的动作便是回答。
庄世楷则拿出一张抹布,把球杆倒过来,用抹布擦着球杆讲道:“丁宗树是吧?特地来救你老板了?”
庄爷脸上挂着轻轻的笑容,双眼里充满蔑视。
他把带血的抹布随手丢掉,拿正高尔夫球杆又做出要打球的样子。
“呼…呼…不要…不要…”高清原躺在地上,喘着粗气,满脸绝望。
“救我…宗树救我……”他又抬头看向丁宗树,想要抓住最后一颗稻草。
丁宗树却感觉有些丢人,收回目光,取出一份文件,伸手递上前道:“庄先生,恰逢新年,我们老板有什么做不对得地方请您原谅。”
“您和洛哥这口气也出了,这里是一份价值五百万港币的商业合作书,您看行不行?有要求咱们可以再提。”
庄世楷停下想要挥杆的手,拎着球杆看向他:“你现在知道过新年,知道大家要阖家团圆?”
“高老板上午的时候怎么就不知道呢?”
撒旦追妻:霸道魅少賴上她
“新年!”
“老子不开心就替他选忌日!”
“啪!”庄世楷再度挥杆,一杆又打的皮开肉绽,惨叫连连。
他全程都没看商业合作书一眼。
丁宗树脸色难看的问道:“真的不能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