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9zn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唐錦繡 ptt-第一千零五章 天命誰屬?相伴-og4pm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两日之后,斥候来报,吐谷浑大军依然突进至距离大斗拔谷只有五十里的地方。
房俊站住舆图之前,先是扭头看了看外头的天空,已是阳光普照、碧空如洗,前两天遮满天空的阴云已经被秋风吹散,担忧的大雨自然尚未降临,便即消失。
这给房俊吃了一颗定心丸。
回头看着舆图,问身边的裴行俭与程务挺:“咱们埋设火药之地,在何处?”
程务挺上前,指着大斗拔谷内一处标记的红点:“便是此处,两侧山坡各埋设了数百斤火药,选择之处皆是山体受力的地方,一经引爆,会使得山体大面积崩溃滑坡,足以阻塞整条山谷。”
那处地方距离谷口有三十里左右,只需半天功夫,吐谷浑大军就会越过这里。待到开战之后将此地埋设的火药引爆,阻断山谷,吐谷浑大军便无路可退。
当然,眼下的火药威力有限,不可能引发整片山体的崩塌,滑坡的山石即便阻塞谷道,但高度、宽度都极为有限,不可能严格意义上隔绝内外。吐谷浑军队若是放弃战马,还是能够翻越回去的。
不过一旦吐谷浑冲不出谷口,必然遭受右屯卫火器的疯狂打击,损兵折将不说,士气更会跌落。而丢弃战马的吐谷浑兵卒纵然逃出生天,又能有几分战力继续袭扰河西诸郡?
單手持球 江奉先
房俊颔首,道:“传令下去,全军做好战斗之准备,所有人从此刻起都务必待在各自的阵地上,擅离职守者,斩立决!”
“喏!”
程务挺应下,正欲出去传令,便见到一个斥候脚步匆忙的走进来,在门内一步处站定,施行军礼道:“启禀大帅,有最新战报!”
说着,将手中的战报呈递。
裴行俭离得近,随手接过,转递给房俊。
房俊接过,拆开来仔细一看,登时蹙起两条浓眉,然后将战报递给裴行俭,自己则反身再次来到舆图前,查看地势。
裴行俭拿过战报一看,也忍不住蹙起眉毛,再将战报递给一旁眼巴巴的程务挺。
程务挺看过,顿时骂道:“这个诺曷钵也太过狡猾了吧?娘咧,简直成精了!”
裴行俭沉声道:“倒是吾等以往小瞧了此人,共计七万大军,至谷口五十里处扎下营寨,放出斥候,然后只让两万人继续前进,试图冲击谷口的堡垒,而不是一窝蜂的冲上来……大帅,此战怕是难竟全功啊。”
房俊沉吟不语。
他着实没料到诺曷钵征集七八万大军气势汹汹而来,临门一脚的时候却忽然缩了,变得谨慎起来。
總裁的獨寵嬌女
两万人来攻,右屯卫也必须全力以赴,不敢有丝毫懈怠,到时候如果诺曷钵见到右屯卫火力强劲,心生惧意,干脆顺着原路撤回,化整为零沿着祁连山中各处狭窄谷道突进河西,以此避开大斗拔谷谷口的堡垒,那就麻烦了。
五万骑兵散布开来,战力、破坏力自然分散得多,难以对右屯卫形成致命威胁,但是这些兵马在整个河西撒下去,必定使得右屯卫疲于奔命,不得不长时间驻守河西与之周旋、混战。
这不仅对于河西一地之民生产生致命破坏,更会将右屯卫拖在河西,即不能返回长安宿卫京畿,也无法前往西域协助安西军对战强敌。
良久,房俊方才说道:“若是稍作抵抗,将敌军两万先锋放过去,待到其主力跟进之时再全力拒敌,守约以为如何?”
裴行俭也来到房俊身边,并肩看着墙壁上的舆图,思忖良久,犹豫着说道:“示敌以弱、诱敌深入,此法固然可行,但是以右屯卫之兵力无法做到兼顾前后,一旦被突围过去的两万敌军先锋抄了后路,皆是前后夹击,必败无疑。然则河西诸郡原本之驻守兵力究竟能不能挡得住这两万敌军先锋,坚持到右屯卫彻底击溃正面来袭之敌军主力?末将不敢担保。”
长安地势形胜、易守难攻,然则历史以来,却有多次被敌人从西边击破防御直抵中枢之遭遇,故而自隋朝开始,及至大唐,但凡驻扎在关中以西的军队,皆是精锐,以抵御各部胡族自西而来,攻略关中。
然则如今整个关中、河西之地尽皆兵力空虚,河西四郡驻守之兵力不足两万,且这些兵力毕竟不可能倾巢而出护卫右屯卫之背后,使得四郡城池形同虚设。否则一旦被一股敌军攻陷其中任何一座城池,城中十余万百姓遭受屠戮,这个责任谁背负得起?
所以,满打满算,从四郡之中能够抽调之兵力亦不足一万。
这些兵卒固然精锐,可是面对被右屯卫故意放出来的两万吐谷浑铁骑,无论兵种、气势都处于绝对的劣势,究竟能够坚持几时,怕是只有天知道……
裴行俭说完,又琢磨了一下,续道:“不过眼下之形势,怕是也只能如此行险一搏了。否则若不能将吐谷浑主力吸引过来,其见到右屯卫火力强横势必心生忌惮,一旦胆怯后撤,转而从化整为零从祁连山各处山口渗透进河西诸郡,那会将整个河西诸郡都卷入战火之中。到那个时候,咱们兵力薄弱的弱点更会被无限放大,而吐谷浑铁骑却刻在平坦之地恣意冲锋……时不我待啊。”
说来说去,还是这一句“时不我待”切中要害,更是无奈之感慨。
换做任何时候,自可以各种各样的战略战术予以应对吐谷浑骑兵的入寇,无论歼灭战亦或是消耗战,吐谷浑都注定失败。
然则眼下局势危急,关中兵力空虚,西域强敌入侵,故而河西一战不仅只能胜、不能败,且要速战速决。
房俊当机立断,下令道:“统治四郡守将,即刻抽调一万兵马,交由尉迟宝环统御,护住吾军之后阵。另外,告之尉迟宝环,此战若胜,本帅亲自在陛下、太子面前为他举荐一个县侯之爵位,若败,本帅亲手斩下他的项上人头!”
裴行俭心中一凛,颔首道:“喏!末将这就去传令。”
海軍之陸戰榮耀 南海雄鷹
心中着实为尉迟宝环祈祷了几句。
一万步卒对上两万吐谷浑精锐先锋,这仗如何打?若能获胜,也的确值得一个侯爵之勋。
不过纵然侥幸得胜,也必然两败俱伤……
可是除去尉迟宝环之外,其余几位河西守将要么能力不足、要么站队有问题,又岂敢将护卫后阵这样的重任放心交付?
被窩裏的流氓
……
大斗拔谷中,诺曷钵仰天望着渐渐疏朗起来的天空,太阳从云层之后播洒万丈光芒,将山谷之内的阴霾水汽驱散,两侧山坡上的山石树木都愈发明朗清晰起来,心中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吐谷浑盛产战马,故而麾下皆是骑兵。大斗拔谷本就险峻,狭窄之处仅容十余骑并肩而行,且谷中山石嶙峋、沟渠密布,并不利于骑兵冲锋。若是再下一场大雨,势必将两侧山坡上的土石冲下,谷地愈发泥泞,连通行都极为艰难,更遑论骑兵加速冲锋?
这两天眼瞅着天空阴云密布,诺曷钵心情又是紧张又是低落。
自己谋算多年,如今终于坐上吐谷浑可汗之宝座,希望能够借此一战提振自己的威望,将这个位置坐稳当了。难不成出师未捷,却就要遭受上苍之抛弃,降下一场大雨来惩罚他?
雷霆雨雪,皆乃天时。
仙路無敵 淚孤星
而天时,便代表着天运。若是尚未开战便下一场雨,那必然是上苍在给于他警示,让他趁早撤军返回青海湖,这辈子都别想踏足河西之地,更休想坐稳可汗宝座……
眼下天气晴朗,漫天乌云尽散,自然使得诺曷钵兴奋鼓舞,信心倍增。
这等眼瞅着就下起来的大雨却忽然云开雨散,难道不正是上苍对自己眷顾?
连老天都站在自己这一边,天时地利人和,此战必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