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g64好文筆的小說 大唐第一村-第一О一三章:突利警覺?預熱閲讀-cut8n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
席云飞几乎忘记了自己上次见阿史那突利是什么时候。
但席云飞知道,一年前的阿史那突利,绝对没有这么胖。
冥海血域 雪雨帝尊
没错,是胖,不是壮。
“呵呵,郎君,好久不见!”
阿史那突利的姿态放得很低,对于席云飞,他更多的是恐惧,至今他还没有想到抵御特战队攻城的办法,所以只能从心。
席云飞微微颔首,有些诧异的问道:“大可汗最近伙食很好啊?!”
席云飞不是有意揶揄阿史那突利,只是他就是这个性子,有话直说,也不怕得罪人。
阿史那突利愣了愣,扫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尴尬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突厥官员面面相觑,尽管对席云飞的态度不忿,但他们也知道利害关系。
倒是那个突厥管事比较机灵,急忙上前化解尴尬,道:“大汗,郎君,眼看着比试就要开始了,咱们还是新进去入座吧。”
阿史那突利借驴下坡,连忙拱了拱手:“不错,郎君,里面请,本汗特地让人准备了最好的美酒和食物,希望郎君能够喜欢。”
席云飞也不客气,点了点头后,与阿史那突利并肩走进了土木堡。
只是,在席云飞看来很普通的一幕,落在周围排队进场的人群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阿史那突利是什么人?
太子的現代寵妃
东突厥的大可汗啊,就这么一个人物,竟然在席云飞面前表现得如此卑躬屈膝?
当然,最主要的是,以这群人的身份和地位,还接触不到真正的信息。
年初发生在突厥的易主之战,被李世民直接封锁了起来,毕竟事关重大。
···
土木堡的马场很大,面积比后世标准的马场跑道还宽了很多。
席云飞目测了一下,长度大概有一百五十米,宽有八十米左右,跑一圈下来,接近六百米,这是因为东西两侧的跑道是有弧度的,并不是直线。
然而,这仅仅是最里面的内圈,真正的跑道比这还要长一些。
席云飞与阿史那突利观看比赛的地方,就在跑马场南边最中间的位置。
軍婚寵不停:首長大人,翻墻來 椰子絮
此时正好是正午,等过了午时,太阳往西南方向移动,这个地方观看比赛就不会觉得刺眼了。
跑道上,十几个突厥小年轻正在做最后的检查,类似碎石块,碎木头等等的异物,全部都要清理干净。
原本这个跑马场是种满了牧草的,但是,前几天一场大雪,让草儿都蔫吧了,不得已,突厥人只能全部都割掉,此时的跑马场是黄铜色的泥土地,一会儿跑起马儿来,肯定是尘土飞扬。
風華貴女 貧嘴丫頭
席云飞扭头朝起点看去,张亮跟段纶正在跟五个代表大唐的骑士认真的交待着什么。
那五个骑士高矮胖瘦不一,此时一个个面色都有点紧张和忐忑。
席云飞又看了一样人声鼎沸的观众席,心下一动,朝身后的王大锤交待了几句。
王大锤闻言,点了点头,急忙朝台下跑去。
不多时,出现在起点。
踏平巔峰 懶人
“张将军,段尚书,郎君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五位骑手。”
正在安抚五个骑士的张亮两人愣了愣,扭头朝抬头上的席云飞看去,见席云飞正在笑着朝他们招手,好奇的看向王大锤:“郎君有什么交待?”
王大锤略过他们两人,走到那五个骑手跟前,沉声道:“你们虽然是临危受命,但是却代表了我大唐的百万民众的荣耀,郎君知道你们现在很紧张,为了激励你们,郎君表示,只要你们能够进入前五,就奖励你们一台电动车。”
说完,王大锤直接转身跑回了看台,留下张亮和段纶面面相觑。
“没了?就这?”
张亮愣了愣,还以为席云飞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语来呢。
可是,当他回头朝那五个骑手看去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看台上,不少人都在关注他们五个人。
此时有人忽然指着起点喊道:“你们快看,他们好像忽然不紧张了,还很亢奋!”
隱婚萌妻很大牌
哐!
就在这时,第一轮淘汰赛的锣声正式敲响。
十名骑手,按照抽签的顺序,依次骑着马儿来到跑道上。
狂妃駕到:戰神王爺硬要寵 洛九殤
最強棄少混都市 我吃芒果
原本对这场比试不屑一顾的五个突厥骑手,忽然发现他们的对手变得不一样了。
一开始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他们,此时竟然对着自己露出敌视的眼神,不,算不上敌视,而是一种激动中,充满无限期待的狂热。
这时,南边的看台上,阿史那突利作为东道主,点燃了比赛开始的冲天炮。
咻……
爆!
蓄势待发的十名骑手,几乎是同时扬起了他们手中的马鞭。
“孛尔斤,孛尔斤,孛尔斤……”
“马骝,冲啊,冲冲冲……”
“老孙,你腰扭了,可千万悠着点啊!”
一时间,整个跑马场响起巨大的轰鸣声,看台上,群情激昂,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嘴上呼喊着自己最看好的骑手……
隆隆隆!
尽管只有十匹马儿,但他们奔跑起来的气势却足以掩盖所有人的惊声尖叫。
卷起的灰尘铺天盖地,强壮的蹄角在黄土地上留下一个个凹坑。
至尊寵魅之第一魔妃 茶靡月兒
第一圈下来,十匹马儿几乎是势均力敌。
但接下来还有四圈……
看台上,所有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因为,第二圈开始,已经有人被抛在了后头。
但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两个落后的人,竟然都是突厥的骑手。
席云飞身旁,原本对这次闹剧并不感兴趣的阿史那突利,豁的站了起来。
我大突厥的勇士,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吗?
阿史那突利养尊处优养出来的肉脸,笑容正一点一滴的逝去。
第二圈跑完,那两个突厥骑手足足落后了半圈,这已经注定了他们的结局。
深宮寵愛:小丫頭,給本王暖腳
而买他们赢的观众,已经开始大声的叫骂起来,其中不乏一些大唐的公子哥。
第三圈跑完,又有一个骑手脱离了先头部队,而他,竟然又是突厥的骑手。
看台上,不少突厥人平静的面孔渐渐被惊恐取代,这怎么可能,什么时候大唐的马术竟然也这么厉害了?他们不是缺少好马,没有练习的机会嘛?
反倒是阿史那突利,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笑着与席云飞说道:“呵呵,这五位大唐人应该都是玄甲军中最英勇的骑兵吧!”
席云飞闻言一怔,接着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笑着说道:“大可汗太高看他们了,他们不过是五个热爱马术的普通人而已,就是他们胯下的宝马,还是从张将军府上借的呢。”
“……”
阿史那突利笑出鱼尾纹的眼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两下,如果是李世民,或许他会认为对方是在说谎,但席云飞,根本没有虚张声势的必要。
面对阿史那突利的变化,席云飞笑而不语。
就在这时,第一轮淘汰赛已经结束。
最先冲破终点的前五名中,有三个是大唐的骑手,虽然有两个位居第六和第七,但这样的成绩已经很好了。
感受着整个马场的热情,席云飞嘴角微微扬起,心中无比的期待,期待大唐馆正式落成的那一天。
因为,在大唐馆的后面,也有一个跑马场,而且还是按照后世港岛赛马场的规格建造的。
至于今天这场马赛,其实只是为了大唐馆面市,而提前布置的一场小小预热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