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柯學驗屍官 txt-第413章 拙劣的密室手法熱推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柯学验尸官
当林新一跟着前来报信的毛利兰,匆匆赶到碓冰律子房间的时候,房间外面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有酒店的工作人员,妃英理和她的几个律师同事,
佐久法史和毛利小五郎也都在这里,他们严严实实地堵着案发现场门口,在自发地维持着秩序。
“佐久先生。”
林新一一上来就开门见山:
“我听毛利小姐说,第一个进入现场的是你。”
“能说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
“当然。”佐久法史点头回应:
“我们几个同事,早上本来约好了要一起去逛浅间山的。”
“可碓冰小姐直到大家吃完早餐也没现身,打她电话也没人接。”
“我们心里觉得奇怪,就过来到她的房间找她。”
佐久法史微微一顿,悄然加重了语气:
“结果敲门没人应,大声喊她也没有回音。”
“我们觉得情况不对劲,而她房间的门里还挂着防盗链,从外面根本打不开。”
“所以,没办法…”
“因为担心碓冰小姐在房间里出什么事,我情急之下,只能用力把门撞开。”
“但这已经晚了…”
他错开身子,让林新一看见那房间里,大床上仰面躺着的尸体:
“等我把门撞开的时候,碓冰小姐已经去世了。”
林新一一阵沉思。
他很快抓住了佐久法史这番讲述中的重点:
“佐久先生,你是说…房门从里面挂上了防盗链,一直是反锁着的?”
房门被防盗链锁着,从外面进不去,但里面的人却死了。
这不是典型的密室杀人吗?
还是说,这是单纯的意外?
“不…”
毛利兰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
“林先生,我觉得,这应该是密室杀人。”
“哦?”林新一悄然蹙起眉头:
“你已经找到,确定这是他杀的证据了?”
“嗯。”毛利兰有些犹豫地发表起自己的见解:
“在佐久先生和其他律师先生撞门的时候,我和我妈妈、还有柯南也正好路过这里。”
“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进入现场,并且粗略地检查了一下碓冰小姐的尸体,才去找林先生你过来的。”
听到这里,林新一稍稍放下心来:
既然案发时柯南和毛利兰都在场,那这案发现场应该是被及时完整地保护了下来,不存在被人暗中破坏做手脚的可能。
林新一满意地点了点头,示意毛利兰继续。
毛利兰随即转过头,遥遥望向房间里床上躺着的尸体:
“我看过碓冰律子的尸体。”
“她颜面青紫、肿胀,十指甲床发绀,双眼结膜有广泛性点状出血。”
这都是典型的窒息死亡特征。
那碓冰律子的直接死亡原因,几乎可以确定是窒息。
那么,导致窒息的原因是什么呢?
这刑事案件中最常见的,无非是捂死、勒死、扼死、闷死这几种杀人方式了。
“捂杀、勒杀、扼杀,这三种暴力导致窒息的方式,都会在死者身上留下极为明显的捂痕、勒痕、扼痕等皮下出血和表皮剥离形成的痕迹。”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但碓冰小姐身上却完全没有这些痕迹。”
“她的面部和颈部都很‘干净’,表面上看不到任何损伤。”
“但是…我打开她的口唇之后发现:”
“她的口腔里有少量血迹,口腔粘膜也有明显破损。”
脸上脖子上没伤,口腔粘膜却有破损。
这几乎已经明着揭示了死者的死因:
“闷杀?”
林新一道出了毛利兰的想法。
拿枕头、被子这些柔软物件去闷住受害者口鼻,就能让对方窒息,且体表不留下明显的痕迹。
如果是以前的警视厅,看到这种看上去“干干净净”的尸体,估计早就乐呵呵地一个“意外”结案,回去吃庆功宴了。
但现在,这招可骗不到经过林新一特训过的警察们:
拿枕头闷住别人口鼻,虽然不会在体表留下明显伤痕,但终究还是有个“向下施加压力”过程。
而枕头虽然软,但人的牙齿却很硬。
所以受害者在被摁住脑袋闷杀的过程中,牙齿肯定会和口腔粘膜发生激烈的挤压,从而导致粘膜破损、口腔出血。
“碓冰小姐口腔有少量出血,加上又是因为窒息死亡。”
“所以我判断,她大概率是死于他人造成的闷杀,而且是用了密室杀人的手法。”
“而她的尸体被发现时就在床上,旁边就有可以作为作案工具的枕头,这更加能证明我的猜测。”
毛利兰给出了结论。
而先前为之连连点头的林新一,这时却是悄然停下沉思:
“少量出血…”
“你说她口腔里的出血是‘少量’,到底有多少?”
“额…”毛利兰一头雾水。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具体回答这个问题:
“挺少的…具体什么情况,还是林先生你自己看吧!”
“嗯。”林新一没再追问。
他也没急着进房间勘察现场、检查尸体,只是在门口停了下来。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那根被佐久法史撞断了的防盗链。
这根防盗链在案发时是从里面锁上的,正是它,让这现场变成了所谓的密室。
“这根防盗链有问题。”
‘它被人做过手脚。’
林新一几乎连半秒钟的犹豫都没有,一眼就看出了这个拙劣的密室手法:
“这根防盗链不是被撞断的,”
“而是在遭受撞击之前,就被人用老虎钳给钳断的。”
他甚至一口说出了凶手用来剪断防盗链的工具。
因为常见的几种剪切工具,比如说老虎钳、剪刀、断线钳等,因为各自形态不同,发力方式不同,形成的痕迹形态也截然不同。
比如说老虎钳:
钳刃刚接触客体、不断施加压力,客体接触部位的应力一旦超过弹性极限,就会出现塑性屈服,产生塑性变形,反映出钳刃特征。
刃部在客体内部移动时,一般刃口硬度大于客体,客体上就又会出现线条状痕迹。
这些痕迹在林新一眼里足够特别,能让他一眼就辨别出凶手所用的工具:
“凶手应该是杀人后,用老虎钳将防盗链剪断。”
“然后…”
林新一轻轻俯下身子,一番仔细寻找,很快就在门口附近的地毯上,找到了一根细如牛毛的短钓线:
“然后他走出房间,再用这根短钓线,把断掉的防盗链再给系上。”
“这样一来,这防盗链看着就像是还没断。”
“这房间也就成了所谓的‘密室’。”
“等别人发现问题,撞门而入…看着像是把防盗链撞断了,但其实,被撞断的只是这根小小的钓线。”
他三言两语便揭穿了凶手的密室杀人诡计。
而与此同时,大家望向佐久法史的表情也骤然变得古怪起来:
“佐久先生,你…”
当时是佐久法史打着“急着进去查看情况”的借口,把防盗链给撞断的。
而这防盗链又是凶手设下的诡计。
就等着一个人过来暴力撞门,把早就剪断的防盗链“撞断”,彻底完成这个密室手法。
如此一来,那这个无形中“配合”凶手撞门的人,看着就非常可疑了。
不客气的讲…
他就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大。
“喂喂…”
面对众人的质疑和警惕,佐久法史的态度却很淡定:
“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啊。”
“我当时只是情急之下选择撞门,仅仅是这一点,还无法证明我是凶手吧?”
“……”一阵沉默。
沉默之中,大家眼中的怀疑并没有得到丝毫减轻。
最终却是林新一帮佐久法史说了句话:
“没错。”
“现在就说谁是凶手,还为时尚早。”
“一切点还等我做了详细的现场勘察工作之后再说。”
林新一没有去顺势盘问佐久法史。
反而自顾自地戴上口罩、发套、手套,拎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法医勘察箱,缓缓地步入了现场。
“林先生…”
毛利兰小心翼翼地跟了上来,又小声在他耳畔问道:
“你是觉得,佐久法史先生不是凶手吗?”
“嗯。”林新一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他不太像。”
“因为…”
因为这个密室手法水平太低了。
只要一个人稍微经过系统的痕迹检验训练,就能把这背后的奥秘看出来。
而佐久法史可是专攻刑事诉讼的东京都名律师,他对警视厅,鉴识课,林新一,甚至是林新一身边的狗,都非常熟悉。
佐久法史既然都知道鉴识课的厉害,又知道鉴识课的三大王牌,此刻都在这个酒店。
那他还敢用这么拙劣的手法杀人?
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上门送人头么?
所以,林新一下意识地觉得,这位佐久律师不像是凶手。
所以他没有急着去盘问佐久法史。
而是优先进入现场,给死者碓冰律子做尸表检查。
而这一检查,几乎没费多大功夫…
林新一马上就有了足以左右案情的重大发现:
“皮屑…”
“死者的手指甲里有皮屑!”
林新一和毛利兰都大大地松了口气:
如果在死者手指甲里发现皮鞋,而死者自身又不存在什么可自主形成的抓挠痕迹。
那这皮屑就几乎可以确信是来自于凶手。
大概率是凶手在闷杀碓冰律子的时候,被她在挣扎中抓伤的。
“现在,我们得优先找到那个身上有抓伤痕迹的人。”
“相比于佐久法史先生,那个人才是本案最大的嫌疑人。”
林新一语气轻松地得出了结论。
“抓伤?”
守候在房间外面,自觉帮女儿充当调查助手的毛利小五郎马上激动起来:
密室杀人,百分百是熟人作案。
所以嫌疑人的范围也很好锁定。
即使是专精抓奸业务的毛利小五郎,此刻也能迅速想到,在场那些碓冰律子的律师同事嫌疑最大:
“快——”
“你们都把外套脱了,看看谁身上有抓伤!”
“不用找了。”
一个声音冷冷响起。
妃英理脸色阴沉地站了出来:
“那个人是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