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66、對賭閲讀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对于皇帝的表现,无论是晋王,还是雍王、楚王,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而永安王却是一脸失望!
他老子的板子明明已经举起来了,怎么就这么放下来了呢?
这可不符合他老子的性子啊。
雍王、晋王、和王要是倒霉了,这皇位大抵是会主动朝着他招手的。
父皇生病期间,太子造反,而雍王、晋王、和王,也没有一个老实的,各个拥兵自重不说,眼前居然直接兵临都城。
甚至是南陵王、代王亦是蠢蠢欲动。
哪里像自己,一心侍孝!
父皇要是下点狠心,把他们给废掉,自己不就有机会了?
真是越想越是生气。
暗自沮丧间,突然发现一只胳膊搂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侧着脑袋看到了一张令人讨厌的脸。
“我们哥几个没倒霉,你是不是很失望?”
林逸揽着他的肩膀,叹气道,“哥哥也挺替你可惜的。”
“没有,没有的事,你别胡说,”
永安王见其他哥哥也望向自己,腾的跳起来甩开了林逸的胳膊,“九皇兄莫再开玩笑!”
他被看穿了心事,心中很是生气,此刻紧握着拳头。
他乃五品,真的生怕自己忍不住,一拳头砸过去,把林逸给揍死了!
毕竟对方只会一套五步拳,而且还打的不熟练。
用“废物”这个词来形容,都是在侮辱废物!
“瞧瞧,拳头都握起来了?
说你两句就这怂样了,就这还想当皇帝?”
林逸再次拍上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你把心放肚子里,就是我们哥几个死绝了,这位置也肯定轮不到你的,别忘了,还有五哥和八哥呢。
精彩都市言情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266、對賭讀書
论实力,你不如五哥,论心机你比不了八哥,你还玩个屁啊。
该吃吃,该喝喝,别整天想些有的没的。”
“父皇尚在,九皇兄慎言!”
永安王脸色涨红!
五皇子信王!
八皇子楚王!
都他娘的在后面站着呢,你说话就不能避讳一点?
直接说出来,大家不尴尬吗?
“兄弟几个都是心照不宣的,有什么不能说的,就你这脸皮,可不行啊。
杀猪杀屁股,各有各的杀法,你得学,”
对林逸来说,只要自己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他更加肆无忌惮道,“学你三哥也行,好家伙,我可是他亲弟弟,下刀子从来不留手。”
抛开以往寂照庵的破事不说,前些日子居然还毫不客气的朝着三和民夫们射箭!
众人听见这话,更加愕然,人要是不要脸的话,就可以这么说话吗?
都不自觉的看向了脸色铁青的雍王。
“你九皇兄与你说的没错,”
雍王看向的却是十二皇子永安王,“不忠之人曰可杀!
不孝之人曰可杀!
不仁之人曰可杀!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66、對賭鑒賞
不义之人曰可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杀杀杀!”
语话轩昂,尽显万夫难敌之威风。
“…….”
永安王欲哭无泪。
本来都没自己事情了,这怎么又找上自己了?
一个个的都来针对自己,自己真得这么好欺负吗?
此刻他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其他人被雍王这杀伐果断之气给震撼住了,皆是默然不语。
林逸却淡淡道,“三哥好歹也是个皇子,文武双全之人,这说出来的话怎么就有一股土匪的味道呢?”
“彼此,彼此,承让,承让!”
熱門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66、對賭鑒賞
雍王终于看向了林逸。
论不要脸的程度,他得给他这个弟弟写个服字。
林逸笑着道,“兄弟来的晚,不知道刚刚大殿发生了什么事情?
哪位哥哥帮着说个一二?
这太子哥哥去了哪里,不知近来可还好?
如果有时间,我还准备去看看呢。”
雍王听见这话后,第一个转身就走。
精华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66、對賭熱推
晋王紧随其后。
“九弟保重。”
信王临走之前冲林逸拱了拱手。
老十二永安王也正要走,林逸一把拉过他,没好气道,“你跑个球?
回个话就这么难?”
“我的好皇兄,你别坑我。”
永安王身为五品,很轻易的掰开了林逸的手,逃也似的跑了。
林逸无奈的摇摇头,正犹豫自己往哪里去的时候,何谨走了进来,他低声道,“陛下召见。”
林逸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望了一眼依然垂手站在殿门外的洪应后,跟着何谨,最后在勤政殿停下。
何谨道,“王爷稍等,容老奴去通禀一声。”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起點-266、對賭鑒賞
进去后,不一会儿又出来道,“王爷请。”
林逸背着手慢慢悠悠的走了进去,绕过一处屏风后,看到了正坐在书桌旁的德隆皇帝。
四目相对。
林逸道,“参见父皇,儿子刚刚进门的时候听见了咳嗽声,父皇还是要多多保重龙体。”
这一次他站的笔直。
德隆皇帝冷哼一声道,“孽障!”
林逸被骂的愣了。
这气氛与刚刚在朝堂上不一样啊。
但是,他也不以为意,紧接着道,“儿子不知哪里得罪了父皇?”
他真想说,没有老孽障,哪里来的小孽障?
但是,考虑到德隆皇帝的身体状况,他没敢说。
要是当场气死在他面前,那乐子就大了。
想必在史书上,一定会为他写上浓厚的一笔。
当场气死老子,而且还是皇帝,他一定是千古第一人。
这个名头他当不起!
旁边的何谨眉头紧皱。
就凭和王爷回的这句话就是“大不敬”之罪!
放其他皇子,听见了皇帝责骂,就会直接跪下,高喊,“儿臣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死罪死罪。”
一切都是有规矩可依的。
哪里敢像和王这样反问皇上!
“你说你气运不错?”
德隆皇帝说完后,握拳堵在嘴巴上,低声咳嗽了两声。
林逸笑着道,“儿子自认为不差。”
“好!”
德隆皇帝锐利的眼神看向林逸,沉声道,“朕与你赌一把,看看谁的气运更好。”
林逸好奇的道,“不知道父皇要与儿子赌什么?”
德隆皇帝接过何谨的茶盏,涑口后,轻抿了一口,接着道,“你赢了,就回你的三和。”
林逸没有问要是你赢了后怎么办,只是问,“怎么赌?”
德隆皇帝道,“晚些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林逸没再追问,缄口不言。
房间里安静的落针可闻。
林逸站的累了,干脆自己搬了把椅子坐下,招呼何谨道,“来杯茶啊,本王口干舌燥。”
不知不觉中,今天还是说了很多话呢。
何谨小心翼翼瞧了闭目养神的陛下一眼后,朝着边上的小太监挥了挥手,小太监给林逸奉上了一杯茶。
林逸喝完一杯,发现没有水壶,又不禁嚷道,“没个眼力劲呢?”
小太监告罪,又给续了一杯。
水喝多了之后,肚子又饿了,对着何谨道,“本王中午还未曾用膳,给弄点吃的。”
小太监再次送过来了两盘子的糕点。
老皇帝在椅子上坐着闭目养神,一言不发,林逸坐的焦作不安,如此过了二个时辰之后,他终于忍不住道,“父皇,儿子刚刚回来,还未见过母妃,现在左右无事,还不如先去看看,回头再来?”
德隆皇帝依然合着眼睛,好像睡熟了似得,并未搭理林逸。
何谨却笑着道,“王爷,您还是不要随处乱走的好。”
“哎,听你的。”
林逸本来也没多大的希望,自然也提不上失望。
就这样,父子二人一直枯坐到太阳落山。
百无聊赖之下,他走到了窗口,突然看到了城外远山上冒出的滚滚浓烟,有的已经弥漫进了安康城里,在上空不断的缭绕,一时无处可散。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那里是三和大军的营帐地。
又往宫墙院内看了一眼,原本林立的御林军,此刻已经寥寥无几。
他终于知道他老子要怎么赌了。
他老子在和他开战。
“父皇,如果我赢了,我为什么还要回三和?”
林逸摇头笑笑,终于提出了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德隆皇帝猛地睁开眼睛道,“朕给你的,你才可以要,朕没给你的,你不能拿。”
林逸淡淡道,“如果儿子非要拿呢?”
何谨笑着道,“王爷有所不知,冀州总兵匡大翔、齐州总兵沈占傲领兵十五万,城内尚有十万,晋王与雍王亦有十万,梅静枝将军的十万大军,也将在十日后抵达,而陛下体恤王爷,只派出了十万。”
“哎,大意了,”
林逸这会也才意识到为什么他老子要放过雍王,这是借力搞自己呢,奶奶个熊!
叹口气后,又忍不住问道,“领兵的乃是何人?”
何谨看着林逸的脸,一字一句都,“领兵主将正是王爷的舅舅袁青袁将军,副将是杨长春。”
林逸脸色陡变。
真他娘的狠啊!
他老子抓住了他的弱点。
他最在乎的就是他老娘,而他老娘最在乎的除了一双儿女,便是袁家上下。
他与袁家为敌,没有输赢。
最后最受伤的肯定是他老娘。
他倒是想责怪一下他那便宜舅舅袁青,为什么要领兵跟他对着干。
但是,又非常理解。
袁青肯定是没法拒绝的,毕竟他这老子最喜欢动不动杀人全家。
袁青为了阖族,是必须与他为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